《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611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得,咱们也别操这个心了。”王枫道,“马局长这人怎么说是个干事的人,在他手下,得把事情办妥了,要不他肯定不满意。”
  两人边走边聊,一会就分了各回办公室联系事务,准备把绿化带的填充土全部换掉。
  换土这点事,对马小乐来说无所谓,不就是花点钱费点时间么,没关系,反正是公家的,捂着心口睁开眼,咋样不行呐!
  不过这个时候的吉远华就不是无所谓了,榆宁县zf新办公大楼被曝光的事,可不是像换个绿化带的填充土那么简单儿戏。现在,虽然在梁本国努力下开始还楼于民,但影响还是强有力地存在的,而且从舆论来看,没有丝毫淡化。
  舆论监督没淡化,梁本国和吉远华就是用屁股也能想出来,还是马小乐的“功劳”。
  的确,马小乐确实没放松,只是没有亲自过问而已,他只是给张浩下了个指令,这个被他一手提上来的榆宁县卫生局副局长,对他绝对是服帖的。马小乐告诉张浩,要密切注意县zf新大楼动向,有啥大动作就给拍下来,把照片传给他看看,合适的,他就再传给经济研究报的刘记者,作为后续报道继续刊发。
  刊发的目的,不为实际推动还楼于民问题的解决,而是增加曝光率,毕竟这种负面报道越曝光就越丢人,通港市能丢得起这脸?就算市里能,省里也不一定。马小乐从方瑜那里知道,这件事一开始,省委就不高兴,给市里加了压力。
  张浩拍的照片,让马小乐最满意的其中两张画面是榆宁县政协班子搬出新办公大楼、搬回老办公楼的场面。楼是要腾出来,但新买的办公用品不能留下,都带走。可政协那老办公楼太小了,带走的那些办公桌椅是按照新办公室买的,超大,根本就不好摆设,甚至连门都进不去,结果很多都卡住了。
  这下倒好,马小乐把照片传给了刘记者,两张照片组合刊出,形成了鲜明对比。画面直观上去,最强烈的一个感觉就是,蒙羞!太他娘的丢人现眼!事后用夏田豪的一句话总结就是:榆宁县领导班子的丑陋嘴脸,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组新闻图片,说明貌似柔和,但软中带刺,越琢磨越觉得尖锐,不但把榆宁县zf乱作为的事抖落了,而且还顺带点了通港市的监管漏洞和失职。
  报道一出来,梁本国蹦了起来,直觉告诉他,这次曝光事件的危害程度要远远超过他的预料。
  梁本国找到吉远华,问知不知道又有记者来过。吉远华傻愣愣地摇摇头,“梁书记,好像没来吧。”
  “不能好像,应该确定!”梁本国几乎是大叫着对吉远华说的,“你应该考虑到事态的严重性,要严加关注,起码要通知榆宁县委宣传部,最近要密切注意和新zf大楼的一切动态,你做了吗?”
  吉远华摇摇头,在梁本国面前,他不敢撒谎。

  “瞧瞧,人家记者回来了,杀了个回马枪,你一点都不知道!”梁本国两手背到身后,焦急地走来走去,“这下看怎么办?如果省委再有电话下来,夏书记估计就不会像上次那样一带而过了。”
  “我去与榆宁县了解了解情况。”吉远华摸着额头,慌极了。
  “现在去了解有什么用?”梁本国站住步子,歪头看着吉远华,“事情都摆到报纸上去了,你去了解干什么?我问问省委宣传部,看有没有什么消息。”梁本国说完,到办公桌前顿了一下,拿起电话拨通省委宣传部外宣处。
  放下电话的时候,梁本国平静了。
  吉远华似乎看到了希望,眼巴巴地望着梁本国,“梁书记,情况如何?”

  梁本国抬眼看了下吉远华,叹了口气没说话,一直走到座椅前倒下来才开口,“小吉,情况不太好啊,现在这事让省里很不高兴,估计夏书记会发火。”
  “啊!”吉远华惊愕地张着嘴,眼神透着无助。
  吉远华的确是无助的,这次没有人能帮得了他。
  夏田豪再次被省委电话之后,看着摆在面前的经济研究报,鼻翼不住地抽*动,马上召开了常委会,说出了那句“榆宁县领导班子的丑陋嘴脸,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句话,其实不是针对榆宁县,毕竟借民生工程搞办公大楼这事不是榆宁一家独有,但被如此接二连三地曝光,确实独一无二的。
  “宣传部门的职责是什么?”夏田豪手指点着桌面“咚咚”直响。夏田豪不是太好意思对梁本国发火,因为梁本国是省里下来的,还是高配正厅,从级别上说还和他平级,说严重了不好。

  “我觉得榆宁县zf大楼被曝光这次事件,宣传部门的责任是难以推卸的。”方瑜不会放掉这个可以打击梁本国的机会,而这也是夏田豪所乐见的,因为有些话可以借方瑜的口说出。
  梁本国听了方瑜的话,没作反应,只耷拉着眼皮抽烟。
  “据我所知,经济研究报的记者来采访时,和市县两级宣传部门都有过接触,而且初期和榆宁县委宣传部接触的还比较融洽,只是后来和我们市宣传部门接触后,事情才起了不良变化,这个问题值得关注。”方瑜说得很自然,“因为此类事件或许以后还会碰到,决不能重蹈覆辙!在事关全市大局工作上的问题,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不能掉以轻心!”
  “嗯,我同意方瑜市长的意见。”夏田豪很稳重地点点头,“虽然榆宁曝光事件的结果无法改变,但导致事件发生的原因值得思考,吸取教训总结经验,能为以后的工作提供良好借鉴。”

  夏田豪表了态,方瑜不再吱声,做事要注重个程度,照目前这形势,已经不用再多说些什么了。
  “不错!”梁本国狠狠地将大半截香烟掐灭在大理石质地的烟灰缸里,“刚才夏书记和方瑜市长都说了,宣传口既然有责任,当然要追究下去。亡羊补牢,为之未晚嘛,为了以后避免此类事件发生,还是要下点力度追究的,该处理到人就处理到人,绝不姑息!”
  “本国书记,也不用这么大动肝火嘛。”夏田豪呵呵一笑,“对于这类事情,我们要按照一贯方针办事,打击的面要小,但教育的面要宽,对那些没有犯原则性错误的同志,既要严肃批评,明辨是非,还要从团结的愿望的出发,努力帮助他们改正错误。”
  夏田豪这番话语,其实在座的已经听腻了,但是没办法,他就是沿袭了那一套理论,讲起来还头头是道。不过夏田豪似乎没有意识到,每次讲的时候还都很精神,很起劲。
  “夏书记,不是我动肝火,现在的年轻干部在培养使用过程中一定要严格!”梁本国的这个决心表得很是时候,作为市委宣传口的负责人,虽然是兼职,但责任在身,他不表态显然是说不过去的,有推卸责任的嫌疑。
  梁本国知道,作为领导,必须有一定的担当,没有担当,就缺少一种气度,拿不住人。

  “是要严格!”夏田豪接过话,“但凡在原则问题上犯错误的,绝不姑息!”夏田豪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严肃,但随即就温和了下来,“呵呵,不过宣传口的事,其实比较复杂,也不能把人一棍子打死,还是那个意思,惩前毖后是必需的,但治病救人也要讲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