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67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成龙现在提到了这件事,钱保国也很想知道,目前马成龙对这件事的真正态度是怎么样的?要知道,在官场里混,或许就一件小事,或者是很短的时间,对于一件大事的决策,领导就有可能一拍脑袋改变主意。
  钱保国试探着问马成龙,马书记,既然卫老板以前很重视,那么这个项目等到很多事被人遗忘了,他还要谈的,要是卫老板找自己谈项目的事情,自己到底要不要积极支持。
  钱保国的话说的很滑头,他没有回答马成龙的问题,卫老板到底找没找过自己,却又把问题抛回给了马成龙,那就是假如卫老板谈项目,那么县委县政府的态度是如何?
  马成龙听了这话,两只小眼睛一立说,这个项目的事情已经拖了这么长的时间了,不能再拖了,当然是越快上马越好,卫老板要是最近没联系你,你回去后,赶紧主动直接联系他,无论如何你跟他先见个面,把一些具体事情沟通一下,争取尽快开工。
  马成龙说完后,又想了一下,对钱保国交代说,河湾乡小区项目建设的事情,合同签了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如果不是因为拆迁的事情发生了意外,这件事说不定都结束了,现在我们的百姓已经为了拆迁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作为党的干部,我们不能让老百姓的牺牲白费啊,一块这么大的空地闲置在那里,会让多少人在咱们的背后戳脊梁骨说咱们这是政府不作为啊。
  钱保国听了马成龙这番话,心里暗暗发笑,这段时间没跟马成龙有过多的接触,但是马成龙的政治素质他是太知道底细了,最近马成龙思想中的政治觉悟那根弦被贾珍园教导的不错,说话也知道扛着老百姓这块大旗了。
  尽管心里想笑,钱保国的脸上却是一副深受领教的表情,他点头顺着马成龙的话说,是啊,这项工作确实应该尽快提上议程,我一会就到国土局胡一佳那儿去一趟,和胡一佳认真的商量一下,关于土地的出让手续,等到手续全部办齐全了,立即通知开发商尽早动工。

  马成龙对钱保国的回答显然是很满意的,看来自己没看错这个人,他交代钱保国说,你办事,我自然是放心的,不过我要提醒你,第一期土地建设的时候,一定要提前考虑到第二期的土地拆迁工作,这次的拆迁一定要吸取前车之鉴,尽量争取和好拆迁,不要出事。
  钱保国听马成龙提到第二期的土地拆迁工作,不禁有些头大,他如实向马成龙汇报说,马书记,我不得不当着领导的面说软话,第二期的拆迁工作力度可是比第一期的力度难多了,经过上次的事情,估计更加的难拆迁了,再说补偿的资金也比以前要高很多啊。
  马成龙一副不解的表情说,这有什么难的,无非是拆迁户想要多要点钱的事情,你记住了,这次的拆迁中,只要是合理要求,能满足的尽量满足,关键是要保证工程建设的进度,如果乡里的资金有问题,县里的财政也可以扶持一点,保证重点工程的进度吗。
  钱保国见马成龙对自己的话会错了意思,赶紧解释说,老领导,很多问题不是出在钱上,而是很多方面?。
  马成龙眉头一皱,钱保国看得出来,马成龙的心里已经有点不高兴了,但是作为当地的乡政府一把手书记,有些问题既然存在,是无法躲避开的,既然始终要面对,不如趁早把这件事当着领导的面提出来,以后发生了什么意外事故,也算是在领导的面前提前打了预防针。
  钱保国解释说,在第二期的拆迁土地上,有一片地相当特别,是当地百姓用于安葬已故亲人的坟场。
  马成龙看着钱保国。
  钱保国就慢声细语的跟马成龙解释说,您是知道的,咱们这地方有种风俗,挑祖坟位置的时候,都是要请风水先生左看右看的的,一旦风水先生挑好了地址,这祖坟的位置是要决定下一辈人的生活质量好坏的,因为项目的事情,把大家的房子拆迁了,老百姓知道这是大趋势,政府已经定下来的事情,总是要执行的,所以思想工作相对好做些,但是关于祖坟的清理,要知道难度可能会比房屋拆迁的难度大多了,毕竟,谁能容忍别人刨了自己家的祖坟呢。

  马成龙听了这话,眉头锁的更紧了,这也确实是一个问题,不得不小看啊。
  马成龙于是对钱保国说,这件事倒也确实是个不小的问题,你看能不能这样处理,帮助拆迁户的祖坟统一找到另一个位置不错的地方,集体搬迁,你看怎么样?当然坟地搬迁的费用,政府可以多给一点,只要不是过分就可以。
  钱保国没想到,马成龙会说出这样的一个主意,虽然不是最佳,但是钱给的多一点,老百姓也还是能够接受的,他只得说,我回去可以先试试看再说吧,有问题再汇报。
  马成龙见钱保国对此事一副信心不足的样子,对钱保国说,钱保国,你跟在我后面也有不短时间了,你是知道的,只要你认真干工作,我这人从来都不是亏待下属的领导。
  钱保国听了这话,心想,马成龙这话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自己以后的升迁总是要马成龙的照顾才行,自己要是把拆迁这件事办好了,马成龙必定会给自己一个交代。
  想到这里,钱保国对马成龙说,马书记,我跟在你后面这么多年,你是知道我这个人的,考虑的问题比较多,但是,你放心,这项工作我一定把他当成乡里的头等工作来抓紧落实,争取尽快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
  马成龙听了这话,笑了,他把身体往椅背上一靠说,你做事我是放心的,我就知道,当初我把你放到河湾乡去就是一个明智的决定,要是别的人我那是不放心啊。
  马成龙后来又跟钱保国闲聊了几句题啊外啊话后,钱保国适时的从马成龙的办公室里告辞出来。出来后,就跟卫老板打了电话,说卫老板,是不是在公司,我是钱保国,刚才从马书记办公室出来,有件事向你汇报一下。
  最近钱保国的手里有点紧,心里想,只要自己和卫老板谈起第一期项目建设的相关事情,那么卫老板是一个聪明人,就会该把奉献的自己的辛苦费给自己的,至于说第二期关于拆迁的事情,那就等自己慢慢的狮子大开口吧。
  钱保国不管这个项目的来头有多大,只要是在自己管理的一亩三分地上,那么就要看自己的脸色行事,否则,自己会让这个项目进展的很慢,让老板看到自己就叫爹。
  县官不如现管,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卫老板听到是钱保国的电话后,赶紧说自己在公司,等着钱书记。对一个开发商来说,时间就是金钱,只要小区开工建设,那么就可以看到财源滚滚而来,至于说弄点钱把那些猪喂饱,那是必要的。
  猪吃饱了,也就不哼唧了。
  马成龙跟钱保国谈话结束后,等钱保国出去,想起贾珍园昨晚说的关于甲鱼节的事情,他也必须放在重要的工作位置上,争取有个工作亮点,争取多联系上几位大的领导,对自己还是很有好处的,做官,最怕的就是上面没有人。
  马成龙看了一眼电话机上显示的时间,见离下班还早,又伸手拨了王子军的手机,问王子军在哪儿,如果在班上,立即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一趟,汇报一下关于甲鱼节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