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66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成龙坐起来,眼睛看着贾珍园盈盈笑脸,有些兴奋的说,是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顾市长既然能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说明他的心里尽管对我有些气,但是毕竟还是没把我当外人。
  贾珍园说,你现在总算是想通了,依照我的看法,其实普水的地盘上不管发生多大的事情,你暂时都不要过分的关注,只要不是你自己出事,现在你的目标就是常委或者副市长的位置,眼看就要换届了,你不能再浪费时间在其他方面了。

  马成龙听了这话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说,拉倒吧,我现在是不敢惦记着常委或者副市长的位置了,只要这段时间普水县内不要再出现什么大的案件,让市里的领导对我的印象逐渐改观,能保住我现在的县委书记位置就算不错了。
  贾珍园伸出一只兰花指轻轻的点了一下马成龙的额头说,我看你做那事的时候也很猛的,像个小伙子,怎么遇到的事情就不行了,你看你这点出息,八字还没一撇儿呢,你自己倒是先打起退堂鼓来了。
  马成龙说,那个男人愿意这样,关键是事实摆在眼前,普水不断出事,我有什么办法呢,顾市长估计也不愿意帮我,我又能怎么样呢。
  贾珍园把嘴巴靠近马成龙那张肥嘟嘟的脸庞,摩擦了一下,笑着说,你总算是心里还有点数,知道你能不能坐上常委或者副市长的位置,主要掌握在顾市长的手里。
  马成龙斜了贾珍园一眼,说,这话说的,我就是顾市长一手提拔起来的,这点自知之明都不知道,你还真把我当草包了。
  贾珍园听了这话,忍不住笑出声来,普水官场不少人给马成龙起的绰号正是“马大草包”,只不过,马成龙自己却绝对不可能知道,有哪个下属敢到领导的面前,说这种有可能引起领导不高兴的话呢,今天,草包这两个字从马成龙自己的嘴里冒出来,贾珍园实在忍不住想笑的冲动。

  马成龙见贾珍园笑的前俯后仰的,不由奇怪的问,我说的话,有那么好笑吗?莫名其妙,真是女人。
  贾珍园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拼命的控制住情绪,看着马成龙说,没什么,我是想到了其他的事情笑笑而已,和你没关系。贾珍园肯定也不会说出人们背后称呼马成龙为大草包的事情。
  马成龙很不理解地说,女人就是***啰嗦,我这跟你说几句真心话,你倒想其他的事情上去了,这女人心啊,可真是成了海底针了,男人是无法理解啊。
  贾珍园赶紧解释说,你也不要理解女人,因为女人对你来说,都是服侍你的随从,我现在想的事情自然也是为你的发展考虑,你想想看,现在顾市长最关心的一件事到底是哪件事?只要我们做好了,他对你肯定会重用的。
  马成龙一头雾水的说,顾市长现在最关心什么事情我哪里能知道,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要是我,肯定关心能不能上市委书记的位置。

  贾珍园看到马成龙没进正题,只好主动揭开谜底说,能不能做书记当然很重要,但是顾市长对你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把河湾乡的那个项目按照他的意图落实好,不出问题。
  马成龙恍然大悟说,对啊,我怎么这阵子把这件事抛到脑后了呢,那个项目对于顾市长来说可是个掘金的地方,自从上阿访事件过后,有一段时间没理项目的事情了,他不催,我也就忘记了。
  贾珍园说,我敢保证,只要你把项目上的事情处理的妥妥帖帖,到了换届的时候,顾市长如果真的如传说的一样做市委书记,一定会赏你一个常委或者副市长当当,再说,即使顾市长换届坐不上市委书记,只要他力保的人呢,提拔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马成龙叹了一口气说,贾珍园,我就说你虽然是一个女人,但是看问题考虑事情比男人还要透彻,是个做大事的人,有机会一定要重用你。你说的没错,我只要把河湾乡的那个土地项目的事情处理好了,相当于送了座金山给顾市长啊,他能不帮助我,能不给我一个位置吗,顾市长之所以全力支持这个项目,最终目的还不也是为了钱吗。
  贾珍园用手拍了拍马成龙的凶脯,笑着说,老马,最近被下面的人气的够呛,考虑问题都有点跟不上了,现在总算是开窍了。
  贾珍园继续说,另外,你也不能把所有的宝都压在这一件事上,压在顾市长身上,正好甲鱼节马上就要开始了,趁着这次的好机会,赶紧加大宣传力度,需要邀请的省市领导,你最好亲自出马,多联系上一个上面的领导,对你来说,就多了一分成功的把握。
  马成龙听到这里,用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贾珍园嫩白的脸蛋说,你这个女人啊,头脑还真是够用的,你说的没错,甲鱼节的事情是个好机会,要是抓住了这次的机会,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
  马成龙话音一转说,不过,自从刘猛将出事后,我对底下那帮人真是很不放心啊,想想刘猛将当初在我面前表现的像个绵羊似的,背后却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来,我真是不敢再随便相信任何人了。
  贾珍园说,甲鱼节的事情交给王子军负责,我这心里一直有些担心,这个人做实事不如赵正扬,也不如秦书凯,如果真想把甲鱼节搞好,我看这个王子军不是最好的选择。

  马成龙说,现在这种时期也就只能是在矮子里头选举将了,王子军说到底还算是自己人,你是知道的,赵正扬为了他儿子的事情欠了秦书凯的人情,有时候我说的话,他也不一定全都坚决执行,至于秦书凯,我看还是算了吧,他办事再怎么稳妥,再有能力,也绝对不会为我所用,我就指望着他不要故意跟我作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贾珍园说,我看也未必,这个秦书凯我也观察了一段时间,凡是大事上,他的原则性还是比较强的,都是站在大局的角度看问题,如果你真的把甲鱼节这件事交到秦书凯的手里,说不定这件事能成为你们两人关系和解的契机。
  马成龙冲着贾珍园摆摆手说,这件事以后不要再谈了,王子军虽然工作能力不行,说到底还是自己人,我的话到了他那里总是能行得通的,再说,他为了甲鱼节这件事,已经忙活了好一阵子了,这个时候把他换下来,不是过河拆桥吗,再说了把王子军换下来,也没有信任的人能丁上去啊。
  贾珍园正想再次提到秦书凯的名字,马成龙接着说,秦书凯这个人,做事是可以的,不过这个人性子很刚烈,不服从管理,上次因为编制清理的事情闹得很僵,他必定不会心甘情愿为我所用。
  马成龙如此地固执己见,贾珍园就不想再多说什么了,她对马成龙说,秦书凯清理编制的事情,其实也是出于公心,从另一个角度讲,正常上班的那些人,跟被清理的那几个人性质是不一样的,前面一帮人只能算是正式工作人员没有正常上班,而跟胡一佳女儿一样情况的几个人则是从来没有上班过,而且都是在校生,如果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我也是跟秦书凯一样的处理办法。

  马成龙一脸奇怪的问,你既然这样认为,那你还为了你侄女的事情跟胡一佳一起联名上告,这不是明知道是错误,还要去做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