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57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板娘就朝梁健妩媚的笑笑:“我懂了。我这里有一款杯子。”说着,就拿出了一个玻璃茶杯,做工非常精细,玻璃质地也很好,上面竟然还有黑色印记勾勒出来的吻。
  这杯子绝对是高质量的东西,但是这个吻痕,梁健心想,会不会让人浮想联翩。老板娘似乎看出了梁健的犹豫,就道:“不用担心,女孩子都喜欢这种杯子,高档又温柔,放心吧。”
  梁健心想,为打击那个江东流,有时候就必须夸张一点。就对老板娘说:“帮我包装一下吧!”
  收起了杯子,梁健告别了老板娘,就回市委党校。到了党校,看到那些住宅楼,梁健恍惚之中,感觉就如回到了大学时代。
  大学之中,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是分开的。但是在市委党校,大家已经是领导干部了,男学员和女学员的房间都是安排在一起。梁健的房间和古萱萱他们在同一层。
  梁健翻看了住宿房间,就朝古萱萱的房间走去。到了门口,敲了敲门。没有回音。难道不在房间?
  就这么回房间,感觉有些闷闷的,梁健就走出了宿舍楼,想着在林荫之中走走。
  这是镜州市西北丘陵地带,夜晚的空气是比城市之中好了许多倍。梁健心想,出来走走还真是对了。校园西部是小桥流水,平时就是给学员散步用的,只是此刻似乎有些晚了,散步的人也有些稀少。

  梁健往河流和树木深处走,感觉有些荒凉的意思。灯光也愈加暗淡。梁健心想,市委党校圈的地还不小,这些林子和小河,以后都可以作为扩建之用。只是此刻,却荒凉的有些慌兮兮。
  不过梁健向来胆大,感觉着空气中的寂寞氛围,也不失为一种享受。再往内走了几步,梁健突然听到隐隐传来呼吸急促的声音。
  这声音是陌生的,但呼吸的急促节奏,只要是有经验的男人都听得出来。梁健心想,难道在党校里,也有人如此大胆,竟敢在这里玩“野战”?带着一丝好奇,梁健又想起,先前敲了敲古萱萱的门,她却不在。梁健忍不住就往前寻觅过去。
  声音来自一丛灌木之后,如果没有任何声音,梁健根本就不会想着要去灌木之后探看。然而,就是因为那放纵的声音,梁健的好奇之心被勾了起来。
  他拨开树丛,钻进了里面。在树丛深处倒是有一盏很小的射灯,也许是学校为营造氛围之用,给周围形成了一圈光晕。那“啊……嗯”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梁健循声看去,简直吓了一跳。原来树丛之后,还有一棵樟树,在樟树的树干上,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正拥抱着干事。只见那男的,裤子褪到了脚下,那女人双腿盘在男人腰里,因为快活,忍不住哼哧着,眼睛都闭着。
  梁健本想马上退出去,碰到这种事情,最好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然而,梁健脑海里又冒出一个疑问,先前到古萱萱房间敲门,没见着人,难道古萱萱跟人在这里玩野战?
  这么一想,梁健的好奇心就又起来了。
  梁健偷偷地靠近,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一直来到两个人的左侧,借着射灯依稀的灯光,基本已经能够看到两个人的脸孔了。如果真是古萱萱,也许梁健会稍稍有些失望。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如果贱到跟随便哪个男人在这里打野战,自己的某些印象也就被颠覆了。
  带着纠结的心情,梁健就朝那个女人凝神望去,幸好,不是古萱萱!

  这个女人比古萱萱年纪大得多了,大概有三十六七岁左右,与古萱萱天仙般的容貌相比,这个女人的容貌没那么出彩,但也是皮肤光滑、五官妩媚,特别是从裙子里伸出的双腿,缠在男人身上,也足以勾起男人的某些念想。
  看到不是古萱萱,梁健也不想再偷看下去,毕竟自己不是那种偷窥癖,然后只见那男的猛然加快了动作,有些忘乎所以地摇动脑袋。等那男的脸转过的一刻,梁健惊呆了。
  这男人不是市建设局基建处处长董跃吗?董跃跟江东流是一伙的,年龄在三十三四左右,比这个女人要年轻,看来这家伙也是御姐控啊!但是不知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应该不会是董跃的女朋友或者老婆吧!
  梁健本想马上走人,然而一想,这个董跃也甚是讨厌,梁健心想,不如给他这激情一刻留个纪念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得到。
  于是,梁健就拿起手机,对着董跃和那个女人来了一张。没想到,手机在这光线不足的情况下,自然就启动了闪光。“咔嚓”一下,梁健吓了一跳,马上就“窸窸窣窣”退出了树丛,往林子的出路快步出去。
  被吓得更惨的,还是董跃和那个女人。
  “有人!”董跃被这突然的闪光,吓得一下子就萎靡了。女人也一把推开了董跃:“快去追,如果让人曝光了,我们就死定了!”
  董跃提起裤子,不管那女人,直接追了出来。
  梁健急步往前面赶着,来到一处假山的地方,就躲了进去。刚躲好,隐隐就听到了一个声音:“萱萱,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梁健用心一听,那声音就是男人婆鸡蛋!她说的,萱萱肯定就是古萱萱了。没错,古萱萱说道:“什么秘密啊?你说吧。”
  梁健知道,这处假山已经到了林子的边缘,外面就是党校车行道,假山外面有石凳子。也许她俩就坐在这里聊天呢!只听男人婆说:“萱萱,今天梁健这家伙对我说,他对我有意思呢!”
  “噗嗤!”梁健差点就喷了。他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如果后面没有传来董跃的声音,恐怕梁健当场就被发现了。
  只听外面,董跃正在问:“两位,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人,从里面跑过来了?”古萱萱悦耳的声音说:“没有啊。怎么了?你在找谁?”董跃说:“我还以为有人从里面走出来呢!”
  季丹说:“我们就看到你一个人,从里面走出来。”董跃说:“哦,那好,谢谢。”季丹突然说:“喂,董跃,你的皮带……”
  原来董跃匆匆从里面追出来,连皮带都忘记栓上了,而且衣衫不整。古萱萱和季丹相互神色古怪的看了一眼。
  等董跃走了之后,古萱萱说:“董跃这家伙是不是不正经啊?”季丹说:“你看他这德行就知道了。”
  古萱萱说:“不管他了。你刚才说,梁健说对你有意思,这是真的?”季丹说:“那是当然,上午他亲口告诉我的。然后,他又问我,说你一直对他不怎么友善,他很想知道原因,我当时就告诉他,你是看不上他的。”
  古萱萱抬起脑袋,看着夜色中的树木,说:“其实,我对他冷漠是有原因的,他做过对我舅舅不利的事情。”
  梁健的耳朵都要竖起来了,古萱萱说到正题上了。梁健贴在假山上的手腕忽然有些冰凉凉的。
  借着微弱的灯光,竟然是一条蜈蚣正从手腕爬过。梁健差点就要甩动手臂,将蜈蚣摔到地上。然而一想,假如打草惊蛇,非但自己说不定被蜈蚣给蛰上一口,最关键的就是古萱萱接下去的话,肯定会被自己打扰。而且,说不定他们会认为自己有意跟踪并偷听他们,以后对他就更加有成见了。
  梁健只有忍受着手上蜈蚣爬过时那奇怪的感觉,牙齿咬得紧紧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