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00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跟柳智慧久了,也学到了一些东西。
  所谓行为矫正训练法是指学习心理学的原理,特别是条件反射的规律,如强化消退、示范等,帮助心理与行为异常者改变异常的行为,形成新的适应性的行为的一种方法。
  我简单的和她说了一下,她就明白了怎么做。
  首先就是直接面对恐惧,然后,不要相信这些事情真会发生,当然还要做不少的治疗,只能慢慢来了。
  她的恐惧症可以治好,而我的恐惧症呢?

  我现在一旦出去,我就担心自己小命不保。
  送走这个恐惧症的女囚后,我靠在椅背上,抽烟。
  抽烟引发癌症死亡的概率是多少了?
  我走到窗口,人不小心从窗口跌落死亡的概率又是多少了?

  妈的,我也要被她整疯了。
  下班后,我下楼梯去食堂吃饭,下楼梯在想,人从楼梯滚下去摔死的概率是多少了?而且,吃饭噎死的概率又是多少?
  多少万分之一?
  最经典的还有一个,她说,她从来不穿有鞋带的鞋子,因为有鞋带的鞋子,会在走路的时候,很可能不小心其中一只脚踢到另一只脚的鞋带上绊倒自己从而摔死。这种情况出现的概率很小,但不是没有。有很多小概率的意外,都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例如她不去坐车,就不会出车祸了。
  是的,她不吃饭,就永远不会有噎死的情况发生。
  靠。
  从那里之后,我就一直经常走路看着自己的脚,看看会不会绊倒自己。
  还有,以后看到别人打球,我就想,他们会不会绊死自己?

  我想我真的会被这样的人搞疯掉。
  晚上,我没有出去,因为感觉很累。
  回去了宿舍,洗澡后躺着。
  外面天气有点冷,风呼呼的吹着。

  我裹着不厚的被子,有点发抖,然后看着书。
  这本书我都忘了从哪里弄来的,你要学会内心强大。
  靠,谁不想内心强大啊,但哪有那么简单。
  看着看着,有人敲门。
  我很奇怪,怎么会有人来敲门?

  是谢丹阳?朱丽花?
  一开门,果然是朱丽花,见她手抱着一张被子。
  我说道:“怎么你来了啊?”
  朱丽花顿时脸色不好看:“你等别人?”
  我说:“没啊。”
  她说:“你是不是希望来的人不是我?”
  我说:“没呢我就是打一个招呼,你干嘛乱想啊。”
  我的确是随口打个招呼,天知道她想到哪儿去了啊我靠。
  她直接转身就走呢,妈的。

  脾气那么**。
  我急忙拉住了她:“别生气嘛,我真的没那个意思。”
  她是真想多了,因为上次一开门进来,看到谢丹阳骑在我身上,她以为我等谢丹阳,或者以为我希望进来的人是谢丹阳呢。
  她还是强行的要走,我一把把她扯进房间来,然后关上门,抱了抱她:“好了好了乖,别生气了啊,真的没其他意思,我就随口说说。”
  朱丽花很不高兴:“随口说说,越是随口说就越是真话!你是不是希望进来的是她!”
  我说:“真没有。”
  我想着岔开话题:“哎呀你送被子来给我啊,真是雪中送炭啊!我都冷的发抖,你抱着被子来给我。”

  她说:“冷死才好!让那个女的给你带来吧。”
  她还是要走。
  我只好拦住她,捏了捏她的脸,她甩开她的头,然后我握住她的手,说道:“好了别生气了,陪我好好聊聊天,我这里有,有什么喝的我看看。”
  她说:“我不喝!”
  我拉着她坐下来,然后把被子放在了床上,然后坐在她大腿上,她推开我:“你要干嘛!”
  我说:“别误会,我是担心你跑了,别跑了,我去给你倒热水,天气有点冷,你暖暖手。”
  她说道:“冷吗?”
  我说:“不冷吗。”
  她说:“十二三度,要冷死你了吗?”
  我说:“我这普通人,和你这种女强人,当过兵的女汉子不同。我怕冷。”
  我给她倒了一杯热水。
  朱丽花拿着热水吹了吹,喝了一口,我点了烟,她说道:“别抽那么多烟。”
  我说:“好了知道了。话说,你今天没出去啊?”
  朱丽花说:“今晚要替人值班。”
  我说:“那,那你说帮我找人给那个什么黄苓装个窃听的,没去装啊。”
  朱丽花说:“我打电话给我弟弟了,让他安排去了。”
  我说:“谢谢你啊。”
  朱丽花说:“你跟我说说,她是怎么做的?”
  我说:“怎么做啊,找个人,给那个人钱,让那个人开车,买了个烂车,小货车。然后我出去的时候,就开车来追着撞我啊!各种追!我靠如果不是谢丹阳技术好,早就被撞死了!后面他自己技术不行翻车了,我马上抓了他,他受伤了,我问了他,他说了是黄苓,但是后来却让他逃了。”

  说完后。
  她看着我。
  我也看着她。
  我问:“事情就是这样,然后,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朱丽花问:“你是和谢丹阳一起出去的?”

  我说:“这,这,没什么奇怪啊,她约我去玩,我就去了啊。”
  朱丽花说:“哦。”
  这妞是不是在吃醋啊?
  我说道:“郁闷的是,让他跑了!所以我现在没有了证据。”
  朱丽花站起来就走,我急忙又拉住她:“又干嘛啊!”
  她说:“你让谢丹阳帮你去!”

  我说:“我靠,要不要那么小气啊?”
  她问道:“你和她干嘛去了?”
  我说:“还能干嘛,随便开车转转,我们就转转,纯聊天。”
  朱丽花说:“你说我信你吗?”
  我说:“唉,现在重点不是这个好吧!”

  朱丽花问:“那什么才是重点?”
  我说:“人家要杀我!”
  朱丽花说:“我觉得这不是重点!”
  我说:“我要死了还不是重点?”
  朱丽花说:“你是活该,明知道有人针对你,你还跑出去和女孩子约会,你不是活该吗!你要是老老实实呆在这里,你会有事吗!”
  我说:“那我总不能一辈子呆在这里吧!”
  朱丽花说:“那你等一段时间,再出去不行吗?”
  我说:“等一段时间,是要等多久?”
  朱丽花直接推开我:“死了都活该!”

  说了她就直接要走。
  我也不高兴了,妈的走就走吧。
  她出去的前一脚,我直接一脚把门踢着碰的关上了。
  然后跳上床,把她送我的被子铺好,钻进去,关灯睡觉。
  被子很暖。
  但想到朱丽花那人,心里就各种不舒服,妈的凶什么凶啊,真是的,还是李洋洋好。

  唉,李洋洋啊李洋洋。
  去哪儿找像李洋洋性格那么温顺那么好的女人啊。
  真要和朱丽花相处,每天不打个头破血流的才怪啊,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