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56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和十面镇的老上访户杨连应可谓有缘。梁健还记得杨连应到镇上上厕所,被综治办阻拦,还是梁健帮助他解的围。后来,镇上拆迁遇上难题,梁健与石宁比赛拆迁进度,幸好自己最后一户是杨连应,老杨一看是梁健,马上给签了拆迁协议,使得梁健获胜。
  想到这些事情,梁健脸上不由浮现出笑容。这些事情,虽然也没过去几年,但却像陈年往事了,回忆起来,真是别有一番滋味上心头。

  杨红珏说:“是啊,是我外公,他一直说你是一个好官。”梁健说:“真是难为老爷子了,还记得我,以后有空我们抽个时间去看看老人家。”
  杨红珏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那我外公肯定会开心死了!”梁健说:“哎,不能说‘死’,对于老人家,不能说这个字,哈哈。”“对,对,梁常委说的对。”
  梁健说:“那今天就谢谢你了。我也该去市委党校报到了。”杨红珏似乎有些不舍的神色,不过嘴上还是说:“好,我送梁常委下去。”梁健说:“不用这么客气,你自己干活去吧,我又不是什么大官,要什么迎来送往的。”
  本来县里要给梁健配备专门的驾驶员,被梁健挡了回去,他说就用镇上原来的驾驶员小茅吧。小茅自从当了梁健的驾驶员之后,工作认真、可靠,梁健看在眼中,梁健对他的信任,也让小茅更加卖力和用心。
  梁健对小茅说:“我们去市委党校。”
  镜州市委党校坐落在镜州市西北国道旁边,这里属于丘陵地带,草木繁盛、空气清新,端的是好去处。梁健曾经担任长湖区委组织部副部长时,到市委党校来组织过一个青干班,参加的都是一些即将提拔担任副科级的年轻学员。
  时隔这么久,终于轮到自己也来参加培训了。不同的环境,真会给人一种不同的心境。进了市委党校,从车上下来,清新的带着香樟味的空气,让梁健精神为之一爽。梁健顿觉,能在此处学习充电一段时间,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边上有几个学员模样的人,朝梁健望过来,梁健不认识,也就没在意,依着“镜州市中青班”的指示字样,去报到和缴费。看到报到处已经有不少人,梁健便走过去排队。
  先是签到,再是缴费,然后是领取房卡和资料。资料袋中是几本书和一支笔。梁健对着房卡准备上楼的当儿,从后面上来两个男人,说着:“听说,我们这次青干班里,有人已经提拔担任县委常委了,你知道是谁吗?”
  梁健走在后面,不由警觉,他们是在谈论自己?果然另一人说:“你说的那个人,叫做梁健,不就是以前的市长秘书嘛!”
  “哦,原来是市长秘书啊,怪不得提拔得这么快!”“那是,上面没有人你还想提拔啊?不过,你也算幸运的了,将近四十岁就让你参加中青班了,你看我,都四十三岁了,还来参加中青班。”“一样一样。”
  听人家议论自己总是感觉怪怪的,梁健想,如果他们知道他是谁,恐怕就不会这么不忌口了。

  其中一人的袋子掉在了楼梯上,梁健正好在后面,就帮那人捡了起来。那人还算礼貌,说了声:“谢谢。”
  看了下自己的房间,一个小单间,倒也舒适,还配备了一台电脑。梁健想,不过自己真正能在这里呆的时间估计不会很多,毕竟身后还有一个向阳坡镇,镇长的岗位还空着,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处理,他最多也就是个半工半读。
  根据日程安排,上午就有个开班式,梁健见时间差不多了,便走出房间。刚到楼梯口,迎面一惊,一位身穿黑色纱裙的女子亭亭玉立于栏杆处,纱裙的领子和裙摆处印着白色小圆圈,看起来很有格调。
  梁健忍不住注意了她的脸,大眼、翘鼻、圆润的下巴,形成一个美丽的轮廓。这样的美女有点像是从电视中走出来的,在现实生活中颇为少见。为此,梁健的一惊也是有道理的。
  美女似乎没有注意到梁健在看她,或者,因为习惯于别人的注视,对于梁健的注视也就熟视无睹了。
  “我来了,等等。”这时候,从一个房间里冲出一个人来,身穿牛仔裤,一件寻常t恤,手中一个蓝色资料袋,脸蛋也没有任何给人以美感的诚意,简直就是一男人婆。

  美女说道:“没事,不急,你慢慢走,别摔了。”声音听起来也很是悦耳。
  梁健不由“扑哧”一下就笑出声来。
  这一笑,倒是引起了两个女人的注意。男人婆很是泼辣:“帅哥,你笑什么笑呐!”
  梁健笑的是,这一个绝版美女竟然会和一个男人婆是好朋友。不过想想也是,以前在读书的时候,经常发现美女的伙伴一般都是这种类型,这就是一种相互衬托的作用。想到这一点,梁健不由就笑出声来。
  但是这些话,显然是不适合说出来的,梁健说:“哦,两位美女,你们好,我不是笑你们,我是在想刚刚看到的手机上的一个段子。”

  男人婆盯着梁健的手,他手里并没有手机,就盯着梁健说:“你手里都没有手机,怎么说看到手机上的段子?”
  一旁的美女拉了拉男人婆:“丹丹,算了,别理他了,我们赶紧去开班式吧,否则就晚了。”
  叫丹丹的男人婆却不肯就此放过,她说:“不行,我看他刚才就是在嘲笑我们!”
  梁健赶紧说:“我真没嘲笑你们。你们一个这么漂亮,一个又这么极……”梁健本来脱口而出的是“极品”两个字,赶紧刹车。
  “极什么,极什么?”男人婆丹丹不依不饶地说。梁健好不容易急转弯:“极其漂亮。”
  丹丹这男人婆却极其难以搞定,她盯住他不放:“我不相信,你说你为了一个段子笑,那你倒是说说看那个段子看!”
  梁健心想,这男人婆怎么这么难搞,这是要逼我露馅的节奏啊。不过,有时候,人就是能够急中生智,梁健忽然之间,脑袋里灵光一闪,就冒出了一个曾经看到过的简单笑话,就说:“我看到的段子,是这样的,你听好了:以为遇到心动的人会说好多甜言蜜语,可是真的碰上了,却连话都说不出来,导致她哭着问我:大哥,您说话啊!到底是劫财还是劫色?”
  两个女人听了,相互望了望,并没觉得好笑。
  丹丹说:“你忽悠人啊,这是段子吗?这有这么好笑吗?我看你就是不怀好意,想要对我们两个美女劫财或者劫色。”
  日期:2015-05-01 08: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