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56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无语,王雪娉指的是那次两人坠河的事情了,当时,他为了救她,解开了她的衣服,还为她做过人工呼吸,身上最紧要的地方,梁健都见过了,亲也亲过了。
  梁健只能辩解说:“当时是迫不得已。”王雪娉说:“现在没有迫不得已的事,我相信你不会做错事了。”
  梁健无法,只能让王雪娉送自己回家。王雪娉将梁健送到家门口,看他状态已经好转,就说:“我不进去了。你好好休息。”梁健转身,瞧着王雪娉,终于明白王雪娉之所以要送他回家,只是不放心他。
  瞧着王雪娉转过身去的倩影,梁健真想将她搂在怀里,可他克制住了。
  王雪娉在电梯中看着他,电梯门即将闭合。梁健突然伸过手去,挡在了两扇电梯门中间。王雪娉吓了一跳,赶紧也用手挡住了电梯门。

  好在电梯门没有发生任何问题,又回弹开来。
  梁健冲进电梯。王雪娉说:“刚才那样太危险了,你没听过电梯门,有时候会发生事故吗?”
  梁健忽然搂住了王雪娉,嘴唇贴在了她的唇上。
  王雪娉挣扎了一下,两下,三下,然后就不再挣扎了。两个人的唇合在一起,仿佛那是一种啜饮不尽的甜蜜……
  电梯在一路向下。
  两人深情的吻着,直到电梯打开的一瞬间,梁健才松开了王雪娉。

  外面正有人进来,两人刚刚分开,微微低下头,走出了大楼。王雪娉说:“你知道吗?曾经有些官员在电梯里跟下属亲热,被拍出去挂在上的,结果都被处理了。”
  梁健笑道:“我不怕,我还没有结婚呢。大不了,跟你结婚得了!”王雪娉羞涩地在梁健肩头敲了一下:“什么叫大不了跟我结婚?谁要跟你结婚啊?”
  梁健笑道:“你就这么回去了吗?”看到一辆出租车正往这边驶来,梁健顿时有些不舍。
  王雪娉道:“那还能怎么样?”梁健本想说,我希望你能留下来,但是这句话到了嘴边,他还是克制住了:“没怎么样。我送你回去吧。最近听说,有些出租车司机残害年轻貌美的女孩。”
  王雪娉说:“你这不是吓唬人吗?那我出租车也不坐了,你步行送我回去算了。”
  原来,爱情可以治愈很多不愉快,也可以让一个低落的人,重新恢复生命的活力。梁健不能说,跟王雪娉之间,就一定是爱情。但是他的确在她身上,感受到了愉快的感觉。这种感觉,仿佛让他体会到了新生。
  这是好久以来,他唯一一次在微笑中入睡的。上天可以作证!
  第二天刚醒,梁健便接到了高成汉的电话:“早上没事的话,来我办公室一趟。”
  梁健已经猜测到了,高成汉找他去的原因。肯定是跟这次民主推荐的结果有关。高成汉肯定想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梁健一边刷牙,脑袋里冒出了很多念头。
  这都是一些可以帮他扭转不利局面的念头。梁健感觉自己并没有有意识的思考过,但是这些却好像已经在他睡觉时,不知不觉地完成了,如今就把答案显示出来了。脑袋里冒出两个字:调整。
  梁健进入市委大楼的时候,突然在电梯口碰上了副县长金超。金超看到梁健,笑得那叫一个阳光灿烂,说:“梁健啊,最近好吗?”
  梁健也笑了,笑得并不比金超差:“不错啊。”金超说:“民主推荐比你好一点点,真是不好意思啊!都是南山县干部的信任啊!”
  梁健说:“任命文件下来之前,一切都还没定呢。不过,我还是为你高兴,金县长。”
  金超非常不满地朝梁健走入电梯的背影瞪了一眼。

  电梯在七楼停下,梁健走出电梯。/高成汉早已经从11楼纪委办公区域搬到了七楼市委的办公区域。常青也直接从市纪委跟到了市委办,担任了综合二处处长,对此常青非常开心。
  梁健见到他,说:“常处长,恭喜了。”常青连说:“谢谢了。”带着梁健去高书记的办公室。到了门口,常青又说:“梁书记,加油,一点小的挫折在你的远大仕途上,我估计也就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
  梁健在常青肩头拍了两下,表示感谢。
  茶到了手边。高书记从桌子那端笑着对梁健说:“有什么想法啊?”梁健当然明白,高成汉此语是问梁健,遇到这样的挫折,将如何面对。
  梁健看着高成汉:“高书记,说实话,昨天听到考察对象人选出来了,心里上还真有些过不去,不过现在我已经调整好心态了。”高成汉还是微微笑着:“已经调整好了?说来听听。”
  梁健说:“没有被推荐上,对我来说是打击。不过,我想把这个打击变为动力。”高成汉点点头:“怎么变?”梁健说:“我想是两个变吧:第一个变,就是变抓工作的方法,可能前段时间工作中都比较直接,失去了弹性,基层反响比较强烈。第二个变,就是变做人交际的方法,对上对下的交往,也需要改进。”
  高成汉的手轻轻在桌子上拍了一下,说:“有这种认识,就是值得的。胡小英部长,还在担心,这对你是一个很大的挫折,我当时跟她说,这样的挫折,其实很必须。一个干部的成长,不可能没有挫折。没有挫折,就是温室里的花朵,成长不了。关键是如何看待挫折,把每一次挫折都变成自己的精神财富,这样,挫折其实也是一种机遇。”
  梁健点了下头,表示接受。
  高成汉说:“具体你打算做些什么?”高成汉是讲究实际的,什么问题他都得看到具体的举措,否则空话人人会讲。梁健说,他要变。高成汉就想听听,梁健的所谓变,到底是什么具体内容。
  梁健来之前早已经胸有成竹,不慌不忙地说:“第一个,就是制定镇上的公务接待标准,规定原则性的项目,出台制度,不搞一切都明令禁止。”
  高成汉说:“这就对了。我们很多工作,都容易走极端。关于你那个工作餐禁酒的事情,有错嘛?没有错。从道理上讲,是绝对正确的,也是老百姓拥护的。但是,放在如今的环境下,可能时机还没有到。比如,大环境就是这么吃吃喝喝的,这已经成为一种交际方法,交往形式,如果你彻底切断了,那就是自闭门户,自我切断与外界交流、沟通的形式了。所以,这件事情,如今这样的环境中,还办不成,即使办成了效果也不会好,很可能还会伤害你自己。我们讲究顺势而为,直到大环境换了,这个势来了,你才能办成。”

  (梁健到许久之后,才感受到了这话终于变成了现实,那已经是十八大之后了,从那时起,酒局被禁,从中央到地方皆是如此,这时候搞禁酒才变得顺里成章。)
  梁健继续讲第二个“变”:“工作精力的分布上,想从以往的九分抓工作,一分跑上级,变成七分抓工作三分跑上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