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55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镜州市对项光磊来说,始终是一个敏感的地方。自从知道了梁健的存在,项光磊心里就产生了一种难以克制的危机感。所以,他匆匆结束了晚宴,想看看,余悦会不会联系梁健。如果他们今天晚上,真的发生什么,那么他将……
  项光磊的轿车跟了上去。这辆车是他向镜州医院借用的,医院对项光磊的医术极端佩服,期待着以后的合作,项光磊这点小小的要求,他们当然不会拒绝。
  项光磊跟着出租车,瞧见后座位上坐着梁健和余悦,他们就那么坐在那里,并没有表现出特别亲昵的样子。项光磊已经下定决心,如果梁健和余悦之间发生了什么,他是绝对不能容忍的,美国可以不去,但他不能容忍余悦离开他。
  他想好了,只要梁健和余悦在出租车里有什么特别的举动,他就一脚油门直接撞上去。他要和他们同归于尽。
  听到余悦的话,梁健心里异常矛盾。
  不能不说,就像余悦还爱他一样,他对她也还是有感情的。他平时不想她,并不表示他对她已经再无留恋,他是个慢热的人,有些东西一旦进了心里,想要忘记是很难的,而且很容易被勾起。但是,理智告诉他,如果这一刻,他将她挽留,便是将她的新生活毁了。
  梁健笑着说:“余悦,当时,你离开的时候我怨过你,因为我爱你。我觉得你至少该给我一个解释。后来,我知道了原因,我怨过自己,因为我心疼你。但是,在你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是项光磊在你身边。现在,你好了,健康了,如果我要你回到我身边,我会感觉自己偷吃了人家的果实。我不能这么做,不会这么做。”
  余悦看着梁健,望着他有如深潭般的眼睛:“难道就是这种道德想法,让你不想跟我在一起?”

  梁健看着余悦精致、闪着柔光的脸,这还是一张充满了魅力的脸:“也许,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在余悦和梁健的出租车后,那辆车依旧紧紧地跟着。项光磊的心脏已经被一种不理智的情绪占据了,在他眼里,余悦就是小时候的那个女神,如果她跟其他人有任何亲昵的举动,他都会疯狂。只要他们俩的脑袋碰在一起,他就会不可遏制地踩下油门。
  余悦的手紧紧握着梁健:“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还爱我吗?”
  梁健看着余悦,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胡小英的脸。他对胡小英、余悦不是同一种感情,但是他却在脑海中浮现出了胡小英的脸,虽然比余悦年长却依然保持着女人魅力的脸蛋……
  梁健知道如果自己对余悦说,还爱她。那么她肯定会不顾一切地回来。然后,他们可以顺理成章地复婚,生活在一起。可是,一切还能像从前一样吗?

  项光磊将会如何?他对余悦的爱,是一种病态的爱,离开余悦他会不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还有,他和胡小英之间的关系将如何?
  关键,还是余悦的健康,离开项光磊,梁健如何保证他能给她新的生命?
  出租车慢慢接近酒店。
  余悦眼眶湿润地瞧着梁健:“很难回答吗?”这目光如此楚楚动人,梁健差点就脱口而出:“我爱你。”然后将她拥在怀里……
  可是他不能这么做!绝对不能这么做!不能因为感情用事,打乱一切。
  梁健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都变了,我不……”

  梁健的话还没有说完,余悦的手就伸过来,堵在了梁健的嘴上。这时候,出租车停在了酒店门口。余悦说:“祝你一切都好。”
  梁健也说:“祝你一切都好!”余悦最后看了梁健一眼,快速推开车门,下了车。
  这时候,后面一辆车也飞快停了下来,从车上跑下来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此时欣喜无比,他一直盯着梁健和余悦,但是他们始终没有发生什么。这让项光磊几乎获得了一次新生。
  他冲过去拥抱了余悦,眼中飘着眼泪:“余悦,我会爱你一辈子的。”余悦这才幡然醒悟,原来项光磊一直跟在他们后面。刚才,如果梁健真接受她的爱,不知项光磊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来。
  余悦瞧着这个小孩子一般哭着的项光磊,搂住了他的腰。她想起了一句话:“要想幸福,就找一个爱自己的男人,要想糟心,就找一个自己爱的男人。”余悦心想,自己应该是会幸福的。
  想通了这一点,余悦心中释然了,她对项光磊说:“我也会爱你,爱你一辈子。”
  她朝出租车中的梁健挥挥手,项光磊竟然也朝梁健挥了挥手。梁健脸上露出了笑容,有时候放弃也是一种勇气,放弃也能成就幸福。
  他从来没有云淡风轻地面对过曾经喜欢的女人,与他们道别。他摇下车窗说:“祝你们幸福。”然后对司机说:“开车吧。”
  余悦和项光磊一直等梁健的车拐了弯,才相互看了一眼,进入宾馆大厅之中。

  梁健在出租车上时,朱怀遇又打电话来了:“怎么样,搞定了吗?”梁健已经无心再去泡吧,就说:“哪有这么快,才刚进入宾馆房间。”朱怀遇嘿嘿笑着:“加油。今晚上一定要雄壮点。”
  什么跟什么呀!梁健说:“这个你就别操心了。”朱怀遇又道:“话说,你们是在哪个宾馆?我晚上正好也要开房呢!”
  梁健真是无语,梁健说自己开房是假,但是朱怀遇却多半是玩真的。朱怀遇跟梁健比,在女人方面更随心所欲,进退自如。当然有时候也会给自己惹来麻烦,还有一点就是,朱怀遇注重外表,他接触的那些女人素质参差不齐,这也是很要命的一点。
  梁健这会又不能告诉朱怀遇自己刚才说开房是假的,于是他就说出了余悦所住酒店的名字。朱怀遇说:“不会吧,你住四星级啊。也太奢侈了。”梁健笑说:“五星级也不是没住过。”
  朱怀遇说:“那好吧,我今天也大放血了,总不能住得比你们差。我也去那里开房。”梁健很是无语,但又不能说穿,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梁健是被朱怀遇的电话吵醒的。梁健有气无力地问:“怎么这么早啊?”朱怀遇说:“你耍我?”梁健说:“怎么耍你了?”朱怀遇愤愤然说:“昨天你根本没有住在宾馆。我早上从宾馆出来,正好碰上余悦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恐怕是她的男朋友吧?这说明什么?说明你昨天根本没和她一起开房!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昨天酒吧的钱,是我付的。本来说好了,你请客,结果你没结账就走了!”

  梁健想想,这倒也是的。说:“不好意思。我倒是给忘记了。”朱怀遇说:“说句不好意思就行了?请我吃早餐。”梁健看了看手机:“恐怕来不及了吧?还要上班呢!”朱怀遇说:“梁书记,你也太敬业了吧?今天是周末。”
  梁健这才发现原来是周六,不过他还是打算去一趟镇上,有很多事情需要再梳理梳理。不过,加班倒是不用那么准时了,便说:“薄皮馄饨怎么样?”
  朱怀遇说:“正合我意。昨天酒还没醒,喝点馄饨汤正解酒!”
  夏日的炎热已经进入镜州市民的生活,馄饨店里一早已经开了大电扇,哗哗哗的吹着。饶是如此,一碗馄饨下去,两人还是满头大汗了。朱怀遇哈哈地出了一口气:“爽啊,酒醒了一半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