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55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说:“这么说,你对小龙矿业是很了解的?”何国庆狠狠喝了一口茶说:“不要太了解。我大学毕业,就到矿山整治办了。”梁健也变得爽快了,拍了下腿说:“我就要你这样的人。”何国庆笑道:“梁书记,你有什么任务就直接吩咐好了。”
  梁健说:“你愿不愿意到我们镇上去挂职?搞矿山整治。”何国庆说:“梁书记,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一下。矿山整治这条路不好走。”梁健道:“我知道不好走。”何国庆说:“但是你可能还没有直观的感受。你知道,矿山为什么关不掉吗?如果国家出让给企业一顿矿石如果价值是100块,企业能够拿到85块,政府只能拿15块,有些时候政府还没拿到这点钱。政府这是赔本生意,那么为什么还要做呢?”梁健说:“因为这利润太宏观了,拿到了手的人谁肯放呢?”

  何国庆说:“是啊,谁搞矿山企业,矿山企业就会变成老虎。你这是老虎多食,很容易就会没命了。”梁健说:“这是已经定了的事情,定了的事情,从来就是要做到底。现在的向阳坡镇,是我当家,既然我当家,我就不能让国家的资源以这种低效率的方式流失。我现在需要的是懂矿山产业政策的人、一看能够看出矿山企业在钻孔子的人,就看你想不想来跟我一起干!如果你过来,我一定首先争取给你解决副科级。”

  何国庆说:“我早就已经在市矿整办瘪得无聊了,到地间田头走走,才是我最想的。我可不是为了你的这个副科级,才想要你们镇上。”梁健说:“我在这里同意,如果你到我们镇上,你可以不坐班,只要把工作干好、把情况搞清楚、把下一步的建议提出来,其他我都不管。”
  何国庆伸出了手,意思是要跟梁健击掌。梁健高兴地与他拍了一下。何国庆说:“梁书记的做事风格我喜欢,我怎么早没碰到你!”梁健笑道:“你早点碰到我,根本就没用,因为我以前还不是党委书记,说了话也不算。”
  何国庆说:“那就这么定了,明天我就去镇上上班。”梁健说:“欢迎。”
  时间已经差不多九点,果然何国庆就开始打瞌睡。看来他之前说的话,并不虚,何国庆本性嗜睡。梁健看看差不多,就说:“今天就这样,以后再具体聊天。”
  喝完茶回家,梁健顿时心情愉快了许多,尽管是跟何国庆这个比自己大了五岁的人交往,梁健却感觉自己似乎反而变年轻了!这真是怪事。有时候,人的心态决定人的心理年龄,梁健感觉自己一直处于比较严肃的状态,使得自己的心理年龄好像都快接近老年人了。
  这状况得不时的改变改变!
  不知为什么,梁健突然想起了朱怀遇。本来已经快到电梯口,打算乘电梯上楼了,梁健还是停了下来,掏出了电话,打给朱怀遇。胡小英离开了长湖区之后,梁健还没主动跟朱怀遇联系过。

  这是很不应该的,曾经都是死党,在领导发生变动的情况下,本来是因为关心一下的。但也许是因为这段时间,新官上任揪心的事情太多了,与朱怀遇还没有直接利益关系,就没有想到朱怀遇。
  生活当中,随着时间的变化,很多当年的死党,或许会一年两年都不曾联系,但是某天忽然想了起来,原来竟然有这么久没听到他的声音了,于是打个电话过去,死党还是死党。
  梁健和朱怀遇就是如此。
  朱怀遇接起了电话,劈头就是一句话:“你终于是想起我来了啊?”梁健说:“不好意思,这段时间有点忙,就没跟你联系。”朱怀遇说:“在哪里?”梁健说:“刚要回家。”

  朱怀遇说:“别回去,去喝一杯吧,正愁没有人一起喝酒呢!”梁健说:“晚上你没喝酒?”朱怀遇说:“你都不记得我了,还有谁会陪我喝酒啊!为罚你这么久都没有联系你,今天你请我泡吧,半个小时之内,到老树林酒吧,你必须带一个女人过来,我自己当然也会带一个来。”
  梁健心里本就有些内疚,朱怀遇如此明确要求,他也就不好推辞了:“请你就请你吧,半个小时后见。”
  带谁呢?梁健首先想到的是胡小英,但是你见过市委常委在自己的城市中泡吧的吗?而且是女的市委常委,显然是不太现实。
  梁健不由想起了熊叶丽。一想到熊叶丽,梁健又是一番内疚。因为熊叶丽上次告诉过自己,说半个月后就要去市委组织部上班了。这话已经是过去多久了呢?恐怕已经不只半个月的时间了。梁健就发了一个短信过去,问她在不在镜州。熊叶丽回复了短信,说自己已经到了宁州,知道他忙,去之前没有打扰他。下次,到宁州去找她。
  梁健似乎记得要为她践行的,可自己却没有兑现吧!梁健在短信中说,到宁州了一定去找她。
  放下手机之后,梁健本来可以找其他人莫菲菲、王雪娉等等都可以,然而他却已经没有了兴致。仿佛再叫其他人,好像都是对不起熊叶丽一般。于是,梁健就打算独自前往了,估计这是要挨朱怀遇批斗的,但是没办法,批就批吧。
  梁健的住处离开老树林酒吧并不是特别远,梁健打算步行过去。
  与此同时,一位身材窈窕的黑发女子,正在一条穿城而过的河边行走。这条镜河是镜州的母亲河,蜿蜒曲折,犹如腰带,缠绕着镜州市区,两岸弱柳轻拂,微风徐徐,即便是在这夏天马上来临的日子里,也是呆着水面的清凉吹了过来。
  黑发女孩,身穿白裙,在这暗淡灯光下眺望河水,显得神秘、性感,引发了路人目光留恋。她只是在栏杆边停留了片刻,又往前走去。穿过一条鹅卵石路,前面就出现一个建筑,这就是隐藏在树荫之间的老树林酒吧。

  以前在镜州市生活的时候,她曾经与梁健来过这个老树林酒吧,那时候是多么快乐的日子。但是好景不长,她得知自己生病之后,就主动离开了他而去,原本以为从此再也不会回到这里,但她命大,竟然遇到了项光磊。
  项光磊医术高明,但对她一见钟情,倾尽全力将她的病情控制住,一段时间的修养之后,她竟然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
  人就是如此,看到完全没有希望的时候,就会彻底死心。但是一旦看到前面出现一线希望,她就会又油然而生出一种希望来。自从上次在北京碰到了梁健,余悦心中不由想到,如果和梁健生活在一起将会怎么样?
  然而,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项光磊给了她新生,并且对她的爱,毫无保留,无以复加,到达疯狂的程度。对这样的一个人,难道她要伤害他吗?
  她不能这么做。
  但是心里总是存在那么一丝希望,是抹也抹不掉,擦也擦不净的。梁健从北京回去之镜州之后,余悦有好多天都是失魂落魄的感觉。
  项光磊是一个敏感的男人,特别是对于余悦,他爱得太深,似乎都能明白她心里的每一丝波动。项光磊知道,只要他们还在中国,余悦就会不是心里萦绕梁健这个人。于是,他对余悦说:“余悦,同我一起求美国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