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9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你妈妈,你妈妈怎么那么烦啊!什么事啊?”
  她说道:“说和我爸吵架了,我爸被气走了,让我去哄回来!”
  我说:“幼稚。”
  她说道:“我们回去吧,好不好,改天再来。”
  我说:“走走走。”
  两人回去,在市区我自己下车坐车回去,她就自己开车回去了。
  坐计程车的时候,我感觉身后,有两辆车跟得很近。

  妈的,杀手又来?
  我故意对司机说,让司机绕着过去走,因为我想看看面包店开不开,司机绕过去,后面有一辆不见了,但是还有一辆还跟着。
  是什么车?
  我看清楚了,是商务车。
  又是商务车!
  最怕突然堵住我们,然后下来的人七八个把我绑架了。
  我让司机开快点,司机加油门开快点了,后面商务车还是跟着。
  靠!
  很可能真的就是冲着我来的!

  我紧张着。
  在一个十字路口快绿灯结束的时候,我们的车停下,后面的车突然踩油门冲上来,要撞死我了吗!
  看到那辆车子快速冲上来的时候,我在想,妈的商务车也要从后面能撞扁我吗!
  那个厢式货车还可以,但是这个要怎么撞!这个商务车撞上来的话,那驾驶员自己不完蛋了吗?

  可是,那辆车还是义无反顾的冲上来了!
  快要撞到的时候,我心提到嗓子眼,抓稳了车子,那辆车子呼的油门从左边道过去了,原来是闯黄灯飞出去了!
  计程车司机骂道:“妈的有病!赶着去投胎去死啊!”
  那辆车子闯过去了。
  哦,吓坏我了,还以为是对付我的。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可是,我今晚还是不要睡青年旅社的好,太危险了,我对司机说女子监狱。
  司机奇怪的看着我,问:“去女子监狱干什么?”
  我说:“我约了人,我姐姐在那里工作的,我过去拿钱。”

  司机问:“你拿了钱还坐我车回来吧。”
  我说:“拿了我让我姐送我出来。”
  他点点头,然后开往女子监狱。
  到了女子监狱,下车直接就气氛不一样,别说下车,没下车的时候看着气氛都不一样,冷飕飕的。
  凉飕飕的。
  阴森森的。
  司机拿了钱,问:“你姐姐在哪?”
  我说:“她很快出来。”
  司机哦了一声,然后急忙开车走了。
  这对很多人来说,都是很晦气的阴气很重的地方。
  我进去了监狱里。
  习惯了就好。
  然后到宿舍洗脸刷牙睡觉。
  次日。

  当我看到黄苓的那一刻,我真**想上去撕了她。
  因为一想到她找人要干掉我,我**就是不爽!
  她也死盯着我,我们两个都想吃掉对方。
  她从我身边过去了。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下午我们就真正的爆发了争斗。
  下午的时候,因为监狱来了一批新的办公用具,桌椅什么的,我们要去搬,各个办公室基本都要换,有新的办公用具,谁都高兴啊。
  然后,我也去了,我要去拿啊。
  万一拿到不喜欢的不好看的怎么办。

  就去了。
  我们的人去了,监区里好多人都去了,没想到在后勤那里,还见到黄苓也去了,她还亲自去了啊。
  也是,谁会不来啊,一说有好的办公用品用具,桌椅什么的,谁不想要最好的。
  今天轮到我们监区拿。
  进去了后勤的那个大仓库后,看到我们监区好多人熙熙攘攘的大家都在忙着挑选。
  每个办公室,每个人,基本都有换桌椅等办公用具的指标,只要有指标就可以换,但也要严格按照指标来要相对的用具。
  我看上了一张不错的桌子,白灰色的木纹纹路,看着就很舒服。

  其他的同级别的这办公桌,全都是棕灰色的看起来比较土的颜色。
  我让徐男和沈月过去帮我搬出来,她们进去搬,这时,只见黄苓过来看了看,说道:“这张桌子,我要了!”
  我不爽了,靠,老子先拿了的,凭什么给你啊!
  我说道:“我先拿了!”
  她说道:“我就要!”

  我说:“你凭什么!”
  她说:“我是监区长,我就有可以先选的权利!”
  我嗤之以鼻:“切,你开什么玩笑,你不过是个代理的监区长,再说吧,我想让你,我就让给你,我不想让你,你监区长又怎么样,有什么规章制度是一定我先让着你!”
  因为好多人都在看着我们,而且都是她手下的多,她脸上实在挂不住了,被我这么呛,而且还分毫不让她的意思。
  老子**让你?你要找人干掉老子,老子还想干掉你啊!
  我两互相瞪着对方。
  好多人都围了过来。
  那后勤的几个阿姨看情况不妙,赶紧的溜出去了。
  对她们来说,可不想被殃及池鱼。
  然后,双方对峙了起来,我们这边人少啊可是。
  但我不怕!
  人少怎么样,我们团结,有战斗力!

  对峙了一会儿,黄苓对我说道:“最后对你说一次,把桌子给我!”
  我说:“我先拿到的,你有本事你抢!”
  她说道:“你不要怪我!”
  我说:“那就来吧!”
  她还真敢来,一挥手:“抢!”
  她的几个手下先上来了,就要搬走桌子,我下令:“徐男沈月,赶走她们!”
  徐男沈月马上动手推走几个人,徐男力气大,没几下,推开了那几个女的。
  黄苓怒道:“打!”

  顿时,这群女人马上变身为打手,操起脚下的小凳子干架起来。
  自己监区的人和自己监区的狱警管教打架啊,几十个人在后勤仓库打架,何其壮观!
  我马上也操起了凳子。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管不了那么多,我的目标是黄苓,其他的我不管。
  我拿着小凳子冲上去,照着黄苓就砸,黄苓急忙的往后闪,然后推着她身旁的人来顶。

  我对这些无辜的傻子不感兴趣,也不想打她们,我的目标是黄苓。
  所有人都乱作一团。
  叫喊声,打斗声,凳子砸得乱七八糟的响声。
  我死死盯着黄苓,追上去。
  追到了角落,我高高的举起凳子,就要往她脑袋上砸。
  黄苓急忙抱住头,蹲下去:“不要!”
  突然,有人从我身后抓住了我高高举起的凳子,一把扯了下来,我靠她的人吗?
  我一回头,是朱丽花?

  靠,朱丽花什么时候来了!
  我怒道:“放开我!”
  朱丽花狠狠把我一推,我退后了几步,她问我道:“你不想干了!”
  我说:“干个屁,这家伙找人要杀了我!我恨不得打死她现在!”
  黄苓突然站起来,看到我手中没了凳子,她问我道:“我找人杀你了?我什么时候找人杀了你!”

  后面的我们监区正在打架的人群,被朱丽花的防暴队都隔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