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54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说:“我还幸运啊!金超下去直接就是副县长,我这县长助理可是不伦不类啊。”任坚说:“人比人气死人,你要知道,我进市委的时间,比你长了三年。你现在已经主政一方,韩书记退下来之前,让委办给我解决正科级。今天,室务会议才通过了我的党史办副主任的位置,正科级。跟你们比比,我不是得气死吗?所以,我觉得,你应该知足才是。”
  梁健知道,任坚说的这些倒也是实话。
  回首这些年,梁健自从遇上胡小英,走上十面镇党委委员至今,三年多时间,自己一步步往上走,经历了多个领导岗位,直到现在成为镇党委书记兼县长助理,只要接下来能够走好,也许能在三十岁走上县级领导岗位。与金超相比,自己并没有落后。一方面因为金超的在年龄上至少比他大三岁,另一方面金超担任领导秘书的时间,也比他长许多。更何况,他在乡镇基层的领导经历,都是不可多得的工作经历。

  这么想着,梁健感觉好多了。人生就是如此,比较是痛苦的源泉,同时也是快乐的源泉。经常告诫自己别比较,其实有意无意还是在比较。
  梁健倒了满满一杯红酒,敬任坚:“祝贺你解决正科级!以后发展道路更宽广了。”任坚说:“宽广什么呀!你又不是不知道,党史办是委办的一个边缘部门,在这个岗位上,要想再往上走,不知道还要等到猴年马月呢!”
  梁健跟任坚是校友,也不能只说客套话,他知道这个岗位,想要再上一个台阶,的确希望渺茫,很多这个岗位上的干部,熬到最后也就是一个副调研员退休。但是,梁健也不好太打击他,就说:“机会总是有的,况且你还这么年轻。”
  任坚说:“机会是靠人创造的。你帮我创造一个机会吧!”

  梁健看着他:“我只是一个乡镇党委书记,哪能为你这样的市级领导干部提供机会?”
  任坚说:“你谦虚了。我知道,胡小英部长跟你的关系非同一般啊!”梁健看了任坚一眼,之前,任坚在电话里说她金屋藏娇,梁健就怀疑他是不是掌握了什么,现在又说胡小英跟他的关系不一般,梁健当然不能承认:“哪有啊。胡部长是我在长湖区时的区委书记,是我的老领导,我们的关系也就如此而已。”
  任坚说:“别告诉我,你当宏市长的秘书,不是她推荐的?”梁健说:“也许是的,但是她并没有当面跟我说起过,所以,我也一直不确定。”任坚说:“但这已经足够了。反正你记得,如果有机会,你得帮我向她推荐一下。我还是一个想干一番事业的人。以前当韩书记的秘书,能够经常跟胡部长接触,如今没有老板了,估计连胡部长也接触不到了。机关里就是这样,哎!”
  梁健顿时感觉到了当秘书的无奈。说得好听点,秘书是领导身边的人,但是说得不好听点,其实秘书就是攀在领导这棵大树上的藤蔓,一旦大树移开,藤蔓焉附?
  梁健自己当过秘书,深有感触。看来自己从宏市长秘书岗位上早早走出来,也不能算是一个错误。也是算是感同身受吧,梁健说:“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记得的。”
  任坚举起酒杯:“那我先谢谢了。先干为敬。”
  这时,梁健的电话响了,是胡小英的电话。
  “先前打了电话给我?”电话里,胡小英的声音温柔如水。
  梁健说:“是。”

  “刚才有人在向我汇报工作。现在才好。找我有事吗?”
  梁健说:“没什么重要的事情。”
  胡小英说:“你现在有空吗?如果有空的话,到家里来吧。”
  梁健看了看任坚,感觉两人的话已经也说得差不多了,就说:“好的。”
  任坚听出了声音,等梁健放下电话后,问道:“怎么,女人?”梁健本想说是胡部长,可一想,任坚如果知道胡小英晚上打电话给他,肯定会猜测他跟胡小英的关系到底多亲密!说不定,马上就要梁健替他推荐!

  于是,梁健就说:“是女人。我得过去了。”梁健先前就在电话中告诉过任坚,自己随时都可能要走,任坚也不感到奇怪。
  两人又慢慢喝了一杯。任坚跟着梁健站起来。梁健说:“你可以留下再吃点啊!”任坚说:“你都走了,我还吃什么吃啊!别以为就你一个人有女人要见,我也有啊,晚上的时间宝贵啊,分秒必争。”梁健说:“我跟你不一样,我没老婆,你有。所以,你要担待点。”
  梁健走到柜台,买了单,没有要发票。任坚很是奇怪:“你怎么?还真自己买单啊?”
  梁健说:“没错啊,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自己买单。”任坚说:“你不会吧?你这个镇党委书记,是怎么当的?吃个饭还要自己买单?”梁健笑说:“并不是每个干部,都像你想的那么腐败。”
  梁健打车走了。任坚站在那里直摇头,心想:“这个梁健,到底是怎么想的?在镇党委书记的位置上,却不好好利用,还要自己掏钱买单。他难道不知道,权力不用,过期作废的道理吗?”
  灯光在车窗之外流淌,梁健心想,也许任坚根本就不了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一座为权力所渗透的城市,在这座城市中,只要与权力相关系,就会变得非常容易。只要有权力,吃饭就可以不花钱,就医就可以不排队,上学就可以去最好的学区,经商就可以减税免税,甚至进火葬场也能比别人方便,甚至墓地也能比别人好……如此等等,人们已经希望用权力来思维、来处事、来看结果。
  如今,梁健想要有些变化,不免让人觉得奇怪。
  来到胡小英楼下,梁健才意识到,实际上,现在,两个人的关系又发生了变化。胡小英此时已是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关注她的人比以前更多。尽管她现在已成功上位,但是风险并没有减少,甚至比以往更大,身份也更为敏感。

  如果,他和胡小英的关系,被人拍到,传播出去,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呢?梁健一想到这个就感觉背后发凉。
  但是,此时已经到了胡小英的楼下,难道打电话给她,说自己后怕了,不上去了吗?胡小英都不怕,他倒怕了,这不是熊样吗?何况梁健喝了点酒,他才不会允许自己这么做呢!
  胡小英来开门。她的套装还没有换下来,只是原本穿在皮鞋中的脚,此时穿在拖鞋里,裹在连裤袜中,显得更加小巧,可爱,性感。但是梁健不敢多看,他到沙发中坐了下来。
  茶几上,醒酒器里已经醒了酒,还放着两个杯子。还有桃子和蛋糕。梁健问道:“你没有吃过饭?”胡小英说:“这就是晚餐啊!开好会就晚了,再去酒店,已经提不起兴致了,还是这样吃点更开心。”
  梁健也不多说,给胡小英倒了酒。然后,拿起杯子,敬胡小英:“想起来,今天你特意去向阳坡镇,我都没有请你吃饭。”胡小英说:“这顿算你请吧!”
  喝了一杯酒,胡小英问梁健:“之前,你打电话给我,想跟我说什么?我不相信真没什么!”梁健说:“今天到向阳坡镇,你来得突然,又走的突然,我总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胡小英说:“去向阳坡镇是因为你在那里,也的确想看看向阳水库的好风景;走,是因为看到那边矿山破坏了那么好的山体,给周围环境造成了那么大的污染,实在有些看不下去,同时,我也想给葛东一点压力,让他清楚我的态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