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54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梁健忽然很想把字写得端端正正,以前总认为写端正了,是浪费时间,可你把字写得寥寥草草节省出来的时间,又花去哪儿了呢?

  梁健在笔记薄上简单列出几条:
  作风建设重点抓好:1、清理矿山股份作为突破口;2、凝聚发展共识,找出一条适合向阳坡镇发展的道路;3、重抓酒局、饭局,整治公款吃喝;4、解决群众难题,增加百姓收入。
  梁健觉得如果牢牢把握这四条,抓好落实,作风建设也算有了成效了。这么想着,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院子里响起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和喇叭声。工作人员陆续离开了。
  梁健也起身收拾东西,准备回城。这时候,接到了常青的电话。常青在电话里告诉了梁健一个重要消息,是关于原镇党委书记邱九龙、镇长李良和小龙矿业老总邱小龙的。

  关于原镇党委书记邱九龙,经过市纪委直接调查,邱九龙在成山村特高压征迁中乱作为造成村民惨死铲车下,同时邱九龙有巨额财产,来自于邱小龙矿业分红,是违纪违法收入,还有上百万收入来源不明,邱九龙不愿交代。但这已经足以将邱九龙移交检察院作进一步调查。
  关于镇长李良和小龙矿业老总邱小龙,公『安』进行了调查,根据小龙矿业的打手招供,两人具有谋害梁健的罪名。但是小龙矿业给打手安排了律师,经过律师的斡旋,打手翻供,把所有罪名都往自己身上扛了。傻瓜都能猜到,肯定是小龙矿业答应给他一笔好处费,让他顶包了。故意杀人未遂,也就几年的徒刑,如果那笔好处费足够多,对于打手来说也是合算的。
  李良和邱小龙即将被释放。
  李良因为还有其他经济方面的问题,镇长的职务是保不住了,将被调走。但是邱小龙作为私企老板,不用承担其他任何责任,他还会回小龙矿业,当自己的老板。
  这个消息对梁健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邱小龙是镇上的毒蛇,他在镇上有自己的势力,在市里有自己的关系,他的重新出现,对于梁健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上一次没搞死梁健,不保证他会就此罢手。既然钱可以摆平很多事情,让邱小龙毫发无伤地回来,他就可以再找一个打手来对付梁健。反正,对他来说,他浪费的无非是钱而已。
  梁健知道,常青的这个电话,肯定是高成汉书记让打的。他问常青:“高书记还有其他吩咐吗?”常青说:“高书记让我给梁书记带一句话,发展是解决问题的法宝。其他没有了。”
  梁健咀嚼着这句话,觉得很有味道。高书记是担心自己走偏吗?发展是硬道理,作为一名镇党委书记,首先必须捏在手中的就是发展。其他的问题,都应放在这个前提下去考虑。主要的精力也应该放在这个方面。
  毛主席说,要学会抓主要矛盾。高书记为他指出了主要矛盾,那就是抓发展。
  梁健谢了常青,他本想说,下次请常青吃饭,可一想到自己要在镇上搞作风建设,要控制公款吃喝,这句话就省了。
  回到镜州市区的时候,梁健还没有吃晚饭,而且家里有些日用品也不全了,梁健想去逛一逛超市。对梁健来说,逛超市是很难得的,但这却是单身男人不得不做的事。

  梁健在镜州商厦那边让小茅停了车,放他先回家了。商厦楼下有超市,也有餐饮店,一个人也没什么特别想吃的,便在味千拉面馆简单吃了一碗拉面,便走进了超市。
  梁健逛超市,和女孩子的逛超市是不同的,他目的性很明确,缺什么买什么,不浪费一点多余的精力在其他货架上,所以,很快地,便挑好了需要的东西,往付钱的出口走去。就在收银口上,梁健瞥见一个窈窕身影,身穿休闲牛仔和花式t恤。
  “这不是祁芸吗?”梁健暗道。
  梁健走上前去,排在祁芸身后付钱。祁芸没有注意到梁健,似乎沉静在某种心思里,付完钱,便往外走去。

  梁健想起,副秘书长在他去乡镇之前曾拜托过自己,找个时间跟祁芸谈谈。由于特高压群体性事件和后来初到向阳坡镇的一团乱麻,梁健还真把这事给忘了。
  “祁芸!”梁健一边将钱交给收银员,一边喊。祁芸转过身来:“梁健?”梁健瞧见,祁芸情绪有些低落,尽管依旧漂亮,但是神情不对。这个女生,算得上是梁健青春懵懂时最初的悸动。从她身上,梁健总能看到过去的影子,所以,看到她,总有一种别样的柔软情怀。
  梁健看着她眼睛下的黑眼圈,问道:“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坐坐?你有空吗?”
  祁芸的笑容有些勉强:“行啊,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
  梁健拿起服务员给的找零,拎上买的东西,说道:“那边有个星巴克,我们去那里?”祁芸点点头:“行啊。”祁芸买了不少东西,好多个包,有些小人拖大包的感觉。梁健倒是只有一个小塑料袋,一身轻松。梁健说:“我来帮你提几个包?”祁芸温柔的一笑:“谢谢。”将几个包交给了梁健。
  在星巴克窗边找了个位置,两人要了两杯咖啡。看到身边大多是些小年轻,好像喝一杯咖啡就是大乐子一样。祁芸颇有感触地说:“年轻就是好,年轻就是容易开心。”
  梁健笑道:“好像搞得你有多老一样。我记得,你生日还比我小呢,也就29周岁吧!”祁芸说:“三十的人了,还不小啊?一个女人三十就是半老徐娘了!”
  梁健不想就这个问题多说,跟一个女人谈年龄的问题恐怕不是一个好话题,特别是祁芸至今还没有结婚!梁健转换话题:“最近工作还顺利吗?”

  祁芸说:“工作?我已经快一个月没去了。我请病假了,你不知道吗?”梁健很惊讶:“什么?病假?你生什么病了?”祁芸注视着梁健上方某个地方,似乎有些茫然:“我也搞不清,就是不想上班了。关于病假的事情,我是让医院开了请假条,找关系开的。”
  梁健看着祁芸:“你遇上什么困难了吗?我帮得上忙吗?”祁芸看着梁健说:“如果你能帮忙,我早就让你帮了!”梁健说:“那你怎么了?我刚到市府办的时候,你不是好好的?状态好像比现在好。”
  祁芸说:“那是因为当时我不在意。”梁健问:“现在你在意什么?”祁芸说:“我在意我在一个男人心中的位置。”梁健感觉祁芸说到了问题的关键。他一直认为祁芸和舒跃波之间,有着不寻常的关系,看来自己的猜疑是对的。梁健说:“舒秘书长前段时间说,让我跟你聊聊天!可当时我一直没有时间。”
  祁芸说:“原来,今天你请我喝茶,只是因为受了他的托付?那我走了。”说着祁芸真的站起身来。
  “并不是这样,你等一下!”梁健拉住了祁芸的手臂,让她重新坐下来。
  梁健看到一旁围坐在长条桌上的小年轻,朝他们看过来,笑着对祁芸说:“人家可能还以为我们闹别扭呢。”祁芸这才笑起来:“我倒还真希望是跟你闹别扭呢!”
  这是今天晚上祁芸第一次露出真心的笑容。梁健不禁又想起小时候,他深深地喜欢她,就是因为她的笑是那么的甜美,干净透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