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575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会吧你。”范枣妮道,“马小乐,先申明一下,我可没有要拆散你和米婷的意思,你说,要是米婷让你这么提心吊胆,在一起还有啥意思呢?”
  范枣妮的话,让马小乐长叹一口气,不错,范枣妮说得是那么回事,马小乐也曾想过,和米婷在一起,他的确紧张,倒不是因为米婷,如果单单是因为米婷自身的原因,那真是没有必要在一起了。关键的问题是他,他对自己和女人交往的“清白历史”很没有自信,而这,极有可能会把米婷伤害的体无完肤。凭心而论,马小乐是非常喜欢米婷的,正是因为这,所以和他在一起才会感到紧张。
  “咋不说话了?”范枣妮见马小乐发愣,戳了他一下。
  马小乐一个呓醒,哦了一声,“你的话,让我颇有感慨呐,我也在想,和米婷在一起,到底是为了啥?”
  “得,你就别想了。”范枣妮道,“万一你要是想到那一步,我范枣妮就成了棒打鸳鸯之人了。”
  “呵呵。”马小乐甩头一笑,“咋了,你还怕我跟米婷散了?”

  “别说了,要是我上了劲缠住你不放,你麻烦可大了。”范枣妮笑道,“现在这想法还不强烈,你可别激荡我。”
  马小乐还真不敢激荡,只好无奈地一笑,“好,那换个话题,枣妮,你刚才说今晚有几个人要聚会我可能感兴趣,都谁啊?”
  “祁愿的爸爸、梁本国、汤静虹。”范枣妮道,“还有一个人,估计打死你猜不出来!”
  “打死我也才不出来?”马小乐瞪大了眼,“那人我认识不?”
  “绝对认识!”范枣妮道,“算了,还是告诉你吧,你肯定才不出来,是吉远华!”

  “吉远华那狗日的?!”马小乐赶紧闭上眼睛,否则眼珠子就要掉出来了,“那狗日的咋会到这场合了!你是咋知道的?”
  “祁愿他爸才打电话告诉我的,说让我也去。”范枣妮道,“我也觉得奇怪,怎么要我去陪酒呢。”
  马小乐的眼镜还没有睁开,他在沉思,这几个人混到一起是什么原因。先说梁本国和吉远华,那很明了,吉远华帮梁本国的女儿进省审计厅,作为回报,梁本国要大力扶持吉远华,两人在一起交流交流当然是需要的;然后是梁本国和汤静虹,两人是情人关系,又是官*商*勾*结类的,某些场合在一起也没啥奇怪的,相互帮衬嘛;再次是梁本国祁愿的爸爸,这也太正常不过了,因为梁本国还兼通港市宣传部部长一职呢,祁愿的爸爸是宣传部的,也能扯上工作关系。

  难道是梁本国为吉远华到市里作铺垫,多认识点人,要顺利地开展工作?
  “枣妮,你老公公这人,在宣传部到底是不是实力派?”马小乐问。
  “别用那个称呼。”范枣妮道,“说祁愿他爸就行了。”
  “行!”马小乐道,“到底是不是是实力派?”
  “实力派倒谈不上,不过这两年运气倒是好得不得了,快要退休了还捞了个大好处。”范枣妮道,“他一个战友在省委组织部,也就是前两年才联系上,说要在他退休之前要把他提到正处,这不,前年刚当了副部长,去年就成常务的,正处级哦。”
  “哟,那可真是交上狗屎运了。”马小乐道,“要是这么说,枣妮,你就不聪明了。”
  “我又咋了?”
  “你说你吧,现在真的没有必要和祁愿搞得那么僵。”马小乐道,“就是哄也要哄住啊,到时让他爸托他战友的关系,把你也朝上提提,那不是很容易么!”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就是官啊权的。”范枣妮道,“我可不是,活得自在就行。再说了,即使我要动弹,也不能沾他祁愿的光呐,当初进报社沾了他的光,到现在我这心里头还不情愿呢。”
  “唉,枣妮,不是我说你,你的脾气也太拗了点。”马小乐道,“有些事不能较真。”
  “我这不是较真。”范枣妮道,“每个人的活法不一样,当然,我也不是懒散的人,就说我这工作,不靠祁愿他们家帮忙,照样可以干得很好。前些日子,省报驻通港记者站的站长还找我,问我想不想到省报去呢。”
  “那当然是去了!”马小乐道,“你不会说不去吧。”
  “那当然不会。”范枣妮道,“只是去省报一切又得从头开始,现在我马上就要成通港日报政文部主任了,还有点舍不得呢。”
  “有啥舍不得的。”马小乐道,“起点不一样知道么,市报和省报,差一个大档次呢!”
  “鸡头凤尾的事,你不会不明白这道理吧。”
  “明白是明白,不过你不是有能力嘛。”马小乐道,“到省报去,照样可以升嘛。”
  “哪有那么简单。”范枣妮摇摇头,“这年头,能力只是一个参照,关系才是主要的,就说现在我要做的政文部主任这位子,如果不是祁愿他爸,我能做到么?做梦吧!”

  “你说的也是。”马小乐点点头,“在市里也不错,没准还能弄个总编干干呢!”
  “总编咱是不想了。”范枣妮道,“就是副总编也不想。”
  “为啥?”
  “你以为祁愿他爸退下来之后,说话还有分量?”范枣妮道,“再说了,就是有分量我也不想沾那个光,你都不知道,现在我跟祁愿都到啥份上了。”
  “祁愿有没有提拔?”
  “他早就离开原来的部门了,现在在市法院,少年庭庭长。”范枣妮道,“不说他,烦心呐!”
  “好,不说那个,回到正题上。”马小乐道,“我就不明白,吉远华为啥能掺和进来呢?”
  “这个说不准,也许是个巧合吧。”范枣妮道,“不过只要我去了,就能探听到。”

  “那你去啊!”马小乐很期待。
  “其实本来我是不愿意去的。”范枣妮道,“你说我去那干啥?”
  “那就是你傻喽。”马小乐笑道,“祁愿他爸还是想提携提携你啊,你想想,他可能快要退了,刚好把你想梁本国引荐引荐,到时不也是你的一个关系么。”
  “这可能是唯一的原因了吧。”范枣妮点点头,“但即便是这样,我也还是不想去,只是现在你在这儿,看你对这场酒宴充满好奇,所以我还是牺牲一下时间,参加这个酒宴。”
  “这么说,要是我不碰巧来市里,又找到你,你就不去了?”

  “不去了。”范枣妮道,“而且你要是现在会榆宁,我也不去。”
  “这又是为啥?”
  “我去就是受罪,你得留下来,补偿一下!”范枣妮道,“起码能说说话,安慰安慰我吧。”
  “呵呵。”马小乐扬眉一笑,“起码能说说话安慰安慰你,看来还有别的想法嘛!”
  “想你个头!”范枣妮撅起嘴巴,假装要踢出脚。
  马小乐后撤一步,笑嘻嘻地说道:“想我的大头呢,还是小头?”
  范枣妮一愣,随即也一笑,“你哪个头都不小!”

  “哈哈……”马小乐大笑着走上前去,左手绕过范枣妮的脖子,右手伸向下面,“那我先检查下,看看你两张嘴的大小如何!”
  范枣妮被这么一说,立时还有些难为情,红着脸推开马小乐,“又不正经了,看来初中那会你半路上摸人家女同学的前胸,还是有一定渊源可寻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