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9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是,是。求你放了我,我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
  我问道:“那她是直接让你不折手段,要我命了!”
  他说:“是,是,她说,无论用什么办法,总之只要杀了你就可以!”
  靠,我的命才二十万就能买到了。
  我看着这个可怜的大叔,气不打一处,又是一脚踢在他伤处。
  他嗷嗷直叫。
  我转头就要走。
  然后他喊道:“能不能放了我!”
  我看着天色暗下来,这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树林,这条路看起来也是荒草丛生无人来这里,要是绑着在这里,没人发现的话,很可能真会死了,我也犯了谋杀罪?

  我打算吓唬吓唬他,然后转身就走,他大叫起来:“能不能放了我!求你放了我!我把钱都给你!该拿的钱都给你!”
  靠,这个好!
  我转头问:“真的?”
  他哭丧着喊道:“真的!”
  我问:“钱呢,在哪?”
  他说:“在!在银行卡里,我去取给你,你跟着我去!”

  我心想了一下,十万呢,不要白不要。
  我问道:“你告诉我密码!”
  他说道:“可以可以!”
  我心想,不行啊,万一他告诉假的呢,可是带着这么一个家伙上我们的车去银行取钱,好像也很危险啊。
  干脆,解开他,再绑着他到车上,然后去取了钱再说!
  他肯定不会敢去告我抢劫他,他是在谋杀我,我没有告他就不错了,除非他脑子有问题。
  可我也没有想过去告他,因为我不想烦自己,而且,我知道没什么用,黄苓能戴着墨镜口罩找他,还说姓王的,把这家伙弄去然后把黄苓整出来,是不可能的了,黄苓不可能会承认是自己做的啊。
  黄苓看着是粗暴头脑简单,实际上她也是有点聪明心计,不然监区长为什么让她给玩死了啊。
  她是不可能承认自己指使人来杀我的,报警抓了这厮也没用。

  管他那么多,先弄到钱再说!
  我也不可能真绑着他让他死在这里,于是我过去,给他解开了绳子。
  绳子我绑得很紧。
  我努力的解开,但一只手无法解开。
  天已经全黑了,我把手电放在了地上,照着他,然后两只手一起给他解开。

  解开了。
  完全解开的时候,我转身拿手电筒,说道:“赶紧过来!走前面!”
  他说:“好,好的。”
  一个沙沙的声音,我急忙转头看,靠,只见他强行拖着伤腿跳入树林中。
  我靠想跑!
  这家伙竟然要跑!
  我马上追上去。
  可是,这家伙直接从一个树林的一个小斜坡那里滚下去,然后他喊疼着边喊边滚下去,我靠,命都不要了!
  我一看这个斜坡,下面黑呜呜的不知道是什么地方,我不敢跳着下去追了。
  只用手电筒照着他,看他滚到了下面就不见人了。
  我照了照,没有见人,也没有了声音。
  我靠!
  该不是撞到哪里死了吧?
  妈的这家伙刚才一定是看好了逃跑路线,在我一解开他,以为他不可能跑得了的时候直接跳下去跑了!
  气死我了,如果跑了,说好的十万就没了!
  这个要杀我的家伙,跑了!
  可是,跑了倒是还好,关键是,他是不是摔哪儿晕过去,万一晕过去在下面,动弹不得,没人看见什么的,是不是就死了啊!
  这。

  我可惹上麻烦啊如果他要是死了。
  我急忙看了看,想要找一条路下去,妈的,根本没有路,只有从这里跳下去,才是唯一的路,我可不要从这里跳下去,会**死人的。
  我看着这个斜坡,心想着怎么办,要不干脆报警说我看到有个人从这里掉下去了算了。
  突然,听到后面有个声音喊着。
  我急忙回头走出小树林来,是叫我的声音,叫我名字了。
  是谢丹阳的声音,她在上面的路上,我用手电筒照上去,见她从上面那里慢慢爬下来,还用开着手电筒,喊着我名字,我喊道:“我在这啊!”
  谢丹阳急忙的跑过来,然后抱住了我,紧张的关切的:“你干嘛呢你让我等了那么久,吓死我了,我都要报警了!”
  我抱着她,松开了她,说道:“没事了没事了,妈的,刚才抓住了那家伙,又让他跑了。”
  谢丹阳说道:“跑了啊。”
  我说:“是啊,靠,已经绑着他了,而且他还脚瘸了,翻车受伤了,还是跑了!”
  谢丹阳说道:“我,我刚才看到在上面,有个人出去了,然后一瘸一拐的,拦了一个那种拉客的中巴车,上车了!走了。”
  我说:“是不是一个中年的,然后穿跟我裤子颜色差不多的衣服的?”

  谢丹阳点点头:“是啊,我还以为是你,开了大灯照着,他急忙一瘸一拐跳着跑,刚好有个客车来,他就拦了车上车走了。”
  我一拍手:“哎呀就是那个家伙啊!就是他要开车撞死我们啊!”
  谢丹阳说道:“就是他!那怎么办啊?要不要报警。”
  我说:“报警没用了,算了,跑了就跑了吧。靠,没想到啊,竟然让他跑了!”
  谢丹阳听着树林里的奇怪的各种叫声,说道:“好怕,这里,我们回去吧!”

  我听着树林里呜呜的风声,黑暗里传来的各种奇怪声音,也觉得毛骨悚然的。
  我说道:“嗯,走吧。”
  拉着谢丹阳的手,她的手有点肉肉的,我用力捏了捏,她急忙抽手:“有点痛!”
  我笑笑,摸摸她的头,捏了捏她的脸。
  然后两人上了车,谢丹阳松了一口气,然后哀怨看着我:“你去那么久不回来,吓死我了你知道吗?”

  我抱了抱她,说道:“抱歉啊。”
  她说:“你也不带,我就一直打给你!还以为你,你被人抓了!”
  我说:“那你不怕被人抓吗?你还跑下去找我?”
  谢丹阳说:“我担心你呀。”
  我捏了捏她的脸蛋,说道:“好了,谢谢你了,你这么关心我,我真是感动啊,走吧,请你吃东西去,我也饿了。”
  谢丹阳说:“我也饿了。”
  我说:“还说去到温泉那里再吃呢。”

  谢丹阳说:“还去吗?还有七十多公里。”
  我说:“靠,还有那么远啊,算了回去吧,我们去吃好吃的。”
  谢丹阳有点遗憾的神色说:“那不去温泉了吗?”
  我说道:“唉,经过这么一下,没心情去了,下次吧。”
  谢丹阳说:“下次是哪次啊!”
  我说:“好了好了,就下次嘛。”
  谢丹阳说:“那,我们去吃东西,然后去水疗会,蒸桑拿。”
  我问:“什么是水疗会?”
  谢丹阳说:“水疗会里面就有吃的,我们就去水疗会!”
  我问:“到底什么是水疗会吗?”

  谢丹阳说:“我带你去你就知道了。”
  说着,谢丹阳发动车子。
  一路上的时候,谢丹阳问我道:“刚才那个人是谁派来的。”
  我说:“可能是黄苓。”
  谢丹阳说道:“怎么会是黄苓?”
  日期:2015-11-29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