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52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站起来说:“今天的班子会议就到这里。”然后,他拿着笔记本,转身走出了会议室。梁健新任命的党委办主任张嘉进来,将梁健的杯子端起来,又消失在了门口。
  第二天,梁健把新财务谭家国叫了进来。谭家国长得憨厚老实,是典型乡镇干部的形象,脸上的胡茬子都冒出来了,显然很久没有剃了。谭家国进了梁健的办公室,显得有些紧张。
  张嘉给他倒了一杯水。他就双手捧着那杯水。梁健递了一支烟给谭家国说:“老谭,你抽烟。”
  谭家国用打火机给自己点上,然后又将火伸过来:“梁书记,你也抽一支?”梁健说:“好,我陪老谭抽一支烟。”抽了几口烟,谭家国才镇定下来。
  梁健这才感觉到作为党委书记,就有人在你面前不自在了,这就是权力的威力。梁健可不想乱用这种威力。梁健说:“老谭,今天找你来,是因为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镇上的财务,就是财政办主任了。我知道你以前当过,又下来过,现在重新让你来干。你知道为什么?”
  谭家国说:“梁书记,我不知道。”梁健看着老谭的眼睛说:“那是因为,我们认为你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我对你没有别的要求,只有两个。”

  谭家国说:“请……请梁书记吩咐。”梁健说:“第一个,就是把今年以来镇上公款消费的情况理出来,具体到人,从班子成员到一般干部都要。以后每个月都给我一份。其他工作,你就根据镇长的要求去做,我不干涉。现在没有镇长,但是很快就会配备。第二个,就是每天都修一下胡子。”
  谭家国点了点头说:“梁书记,我知道了。谢谢你。”梁健说:“不用谢我。我知道,你不会辜负党委对你的信任。”
  第二天,谭家国就将梁健要的东西交过来了,而且脸上的胡子茬都已经剃干净了,看上去精神了许多。他还带来了另一份报表:“梁书记,这是班子成员人员的实际工资福利收入,上次你好像向我们财务办主任要过,但我觉得他给你的那份不对。”
  梁健满意地点了点头。
  梁健将报表放下时,看到手机屏幕亮了一下,显示的名字是胡小英。胡小英的短信中写着几个字:考察组已到镜。

  短短6个字,猛然让梁健一阵激动。胡小英前段时间多次跟他提过省委组织部考察组要来镜州推荐干部。可是前段时间,只刮风不下雨。看来,这雨最终还是要落下来了。
  希望是一场及时雨啊!也祈祷是一场及时雨。前两天,高成汉对他说,市委市政府班子的结构要变。现在看来是真的要变了。
  梁健很想打个电话给胡小英,问问具体情况。拿起电话,他又摇了摇头,只是回复了一条短信:一切如愿。
  胡小英就没再回复其他内容。梁健等了许久,还是没有收到任何新的消息,梁健也是理解的,敏感时期,发短信和打电话都不方便。那么去她那里呢?显然,更加不方便。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句话不论是在官场还是在社会上都是恰当的,强调的就是一个忍字。
  然后,就在梁健不再期待短信的时候,梁健又收到了一条短信,短信来自阮珏。阮珏问他:你那个受伤的美女,现在还好吧?阮珏竟然会问他王雪娉的事情,梁健回复说:她应该没事了,谢谢你。
  阮珏回复说:今天有空来我家里吗?梁健心想,省委考察组马上就要来了,金超肯定有得忙了,也不会去阮珏那里。所以,阮珏才让他去的吧?
  回想起阮珏完美的身体,还有床单上的梅花,梁健不由猜测,阮珏难道真没有跟金超发生过身体上的关系?她跟他发生的是第一次?想到这里,他很有种冲动,再次将她搂在怀里……
  然而,很快他就平复了激动的情绪,回复说:等省委组织部考察组走了,我去找你。这句话是够坦诚的,梁健没有编织其他的理由,阮珏也很容易理解。短信很快过来了:好的。是一个笑脸。说明她是真的理解的。
  当天下午,省委组织部考察组就组织开展了全市层面的民主推荐工作。全市的民主推荐工作,范围是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四套班子成员、市委候补委员、县区(开发区)党政主要负责人、市直各部门党政主要负责人、市纪委常委等。
  梁健现在的最高职务是县长助理,他还没有资格参加这样的推荐大会。

  不知有多少人在翘首以盼这推荐的结果。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为这次的推荐惴惴不安。每一次的干部调配都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没有干过干部工作的人,永远会被干部工作的神秘感所吸引。梁健曾经担任过分管干部的区委组织部副部长,对于干部工作的实质有所了解。干部工作,其实就是常委班子中权力的平衡。为此,面对这次省委组织部的民主推荐工作,梁健静下来想想,就没有那么激动了。
  梁健哪里也没有去,而是坐在办公室里,把手头其他几个事情处理掉。他先是看了看财务谭家国拿来的两份账本。
  第一本是镇上领导班子成员的福利工资和收入,发现到年底每人的招商引资奖是七万,加上平时的奖金工资,一般班子成员的全年工资收入达到了16万,党政一把手达到了20万左右。这个数字,在镜州市已经属于高收入了,镇机关一般干部的收入是6万,作为班子成员足足多了10万。这其中包含了上级的各种奖励,还包括了以会议、补贴等各种名义发的钱,琳琅满目,反正能开拓的渠道,都开拓了。

  班子成员已经这么高的收入,为什么还要想办法去企业入股?这只有一种原因,这一方面是人的欲望,总想有更多的钱。另一方面,就是惯例如此、氛围如此,大家都是按照惯例和习俗办而已。
  第二本是镇领导干部和机关干部“三公经费”消费的明细。看了一下,在梁健的意料之中,又在梁健的意料之外。意料之中,是因为“三公”消费,特别是公款吃喝,一直是一个顽疾。当然这个“顽疾”并不是从来如此,在20世纪90年代,还没有这么甚嚣尘上。到了21世纪初期以后,公款吃喝就愈演愈烈,当时大家普遍认为,吃喝问题不过是“小节”。老百姓对于这种普遍的吃喝情况,也失望透顶近于绝望,都认为,你吃点喝点,那就吃点喝点吧,只要给老百姓办实事就行了!殊不知,“小节”的腐蚀作用是巨大的,当吃喝成为普遍风气之后,社会的公平公正已经“温水煮青蛙”变得“熟透了”,官员在酒场上讲究哥们义气,每一杯酒都是利益做的,那么还怎么为老百姓办事呢?后来中央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提出要破“酒局”,其实就是从“小节”抓起来规范官员行为。

  当然,梁健此刻的认识,还没有达到这样的高度。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也不能期望梁健走在时代的前面很远,但是他看到这份账册,还是被深深震动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