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52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说:“是不是说到我已经死了?”梁健这么一问,李良就更僵了,不知说些什么好。邱小龙很有些小聪明,说:“哪里啊!我们听到梁书记坠河的事情,焦急得不得了呢!正在策划着该怎么才能找到梁书记!”

  梁健冷冷地盯了他一眼说:“不用找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李镇长,我看你还是少跟邱小龙这样口是心非的人接触好!”
  这句话直刺邱小龙。邱小龙就有些坐不住了,他本是那种性子暴躁型,一句话不对就得跟人干,在领导面前一直收敛着。如今瞧见梁健彻底否定自己,邱小龙就扛不住了:“梁书记,这话怎么讲……”梁健哈哈笑说:“邱董,我是跟李镇长开玩笑呢,你怎么当真呢?”
  邱小龙瞧着梁健的笑脸,难道梁健真的是跟自己开玩笑啊?他想梁健还不能得罪,于是也扯出了笑容:“哈哈,我就知道梁书记很幽默啊……”
  梁健突然板着脸说:“谁跟你幽默了?我是说,邱小龙不是口是心非,是猪狗不如。”这就已经是实打实的诬蔑人格了,邱小龙虽然没什么人格可言,但是很有好胜心,就跳起来说:“梁书记,你这是存心……”梁健道:“没错,我是存心戏弄你!进来吧!”
  梁健话音刚落,邱小龙还想争辩什么,却见从外走进几个公『安』。他们都身穿公『安』制服,手中亮着手铐,径直走到邱小龙身边。
  邱小龙一看慌神了,喊道:“你们想干什么?我做什么了?”其中一公『安』严峻、健壮,说话毫不含糊:“邱小龙,你涉嫌犯罪,这是逮捕证,现依法逮捕你!”邱小龙正要抗争,双手已经被向后铐上了。邱小龙瞧见这里只有李镇长可以依靠,就喊:“李镇长,你要救我,你不能袖手旁观啊!”
  梁健说:“李镇长也救不了你。”
  边上一个公『安』接口说:“因为他要跟你一起走。李良,这是你的逮捕证,现在依法将你逮捕!”说着李良也被反手铐了起来。李良却没有任何反抗,他从一开始似乎就已经料定了事情的结局。
  公『安』机关是不会随便拿人的,他们开出逮捕证的时候,已经充分掌握了邱小龙和李良犯罪的证据。
  市纪委书记高成汉协调公『安』局去查找证据。市公『安』局高度重视,派出了刑侦方面骨干,将王雪娉的车子打捞了起来。从那部先进的行车记录仪中,将邱小龙的打手在后撞击他们车子等情况拍的清清楚楚,那个打手想赖也无从赖起。再加上矿山车都是邱小龙企业的,更何况梁健当天带队去他们企业查账,这一切使邱小龙当然成为了头号嫌疑人。
  公『安』为了敲定证据,对那个打手进行了一番审讯。这家伙开头还不肯讲,后来公『安』动用了一些手段,对这种证据确凿的罪犯,必要时动些手段还是需要的。然后再拿点减刑之类的诱饵诱惑一下。打一棒、给颗糖的手法,在这次审讯中被运用的非常到位。
  效果很快就出来了。那家伙彻底招供了,说,这一切都是小龙矿业董事长邱小龙和镇长李良一手指使。于是,公『安』下了逮捕证,将两人一同带去审讯。
  梁健来到高成汉办公室:“高书记,真的很感谢您的支持!李良和邱小龙已经被逮捕,接下来如果能够再将邱小龙企业入股账册查清楚,那就能彻底解决向阳坡镇矿山企业的问题了。”
  高成汉没有说话,只是从抽屉里拿出了那本账册,给梁健看。梁健一页页翻阅了那本帐单,越看越是心惊肉跳。怎么会是这样?
  账册上的名字很多梁健都不认识,但是这些名字后面对应的名字,镇长李良60万股、人大主席方阳50万股、副书记傅兵50万股、宣传委员唐伟华30万股、纪委书记兼政法委员黄强40万股、工业副镇长战卫东50万股、农业副镇长吴望40万股、社会发展副镇长袁进30万股、王雪娉30万股……根本就是全覆盖!王雪娉之前就已经对他坦白过,已经退出,其他人都当梁健是空气!

  高成汉看着梁健说:“你们整个班子都在!你准备一锅端?”梁健继续往下看去:“不仅仅是我们班子,还有县里、市里的领导……”
  梁健看到,经过侦查被“翻译”出记的舅舅名字”、“此人是市政府常务副市长甄浩的儿子”、“此人是市政府秘书长肖开福的夫人”……
  梁健看得无话可说,抬起脑袋看着高成汉。他想象着,当初高成汉第一次瞧见这些“翻译”过来的名字时,会是怎样一副惊诧的表情?跟他现在应该相差无几吧!
  不过此时的高成汉已经完全恢复了镇定。他说话的时候,还带着隐隐的笑意:“感觉怎么样?”
  梁健有种难以表达的感觉:“这事情……搞大了……”高成汉说:“没错,是搞大了。如果把这事拿出来,还不得地震啊?”
  听高成汉这么说,梁健就有些担忧了:“可是,难道这事就这么算了?”高成汉看着梁健说:“我来给你讲一个香港廉政公署的事情吧。当时,香港警察界腐败横行,香港成立廉政公署来打击腐败,结果他们发现整个香港警界,腐败已经无孔不入,如果要清除腐败,就只能将所有的警察都抓进去。最初,廉政公署采取的是铁拳打压,警界看到没有希望,就开始狗急跳墙,围攻廉政公署。当腐败面太广的时候,就不能采取重拳猛打了,香港总督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后来采取了特赦,规定凡是在1977年1月1日前所犯下的一切腐败行为都得到赦免,但案情特别严重或者逮捕令已经发出的除外。这一特赦令让绝大多数闹事的警察得以解脱,成功分化瓦解了已经加入冲突阵营的警察……”

  梁健听了之后,若有所思:“难道,我们拿到的这份名单就这样作废了?”高成汉摇了摇头说:“梁健,我跟你说一个道理你就明白了。这份名单,怎么样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是我们把它亮出来,我拿到市委常委会上去,发挥的作用最大吗?你觉得,我在市委常委会上把这份名单亮出来,这上面的人都能得到处理吗?”
  梁健想了想,摇了摇头:“或许,市委谭书记,不会允许你这么干!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或许会对高书记不利!”高成汉点了点头说:“你理解就好。我答应你,我会把这份名单,用到效用最大化。另外,你自己班子的事情,你可能得采取其他的办法,而不是将入股的人员全部公布出来,毕竟在矿山入股的干部,不是向阳坡镇才有,这种事情很普遍,即便有文件规定,但是这些规定都没有被落实,一定程度上这是风气问题,也不能全怪干部。如果你能把一个地方的风气扭转过来,比处理几个干部更加重要。毕竟我们的工作,不是以打压为主,而是以治病救人为要!”

  高成汉的一席话,让梁健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以前没有担任过主要领导,没有思考过整体的干部队伍建设问题。当时担任组织部副部长,也只是从干部调配的角度,把合适的人配到合适的岗位,至于整个队伍建设导向问题,从未涉及。如今他才有些体会到,作为党委一把手的责任之重要,要求不一样的思维方式和战略思维。这对于梁健是一个挑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