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52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抓紧了冒出头的一两秒钟,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尽量把王雪娉托过头顶。她已经昏迷一两分钟,再在水里不是个事,梁健在翻腾之中寻找着能不能抓到什么东西。然而举目望去,只有湍急的河水。一个浪扑过来,梁健就连吃了好几口水。
  身不由己之中,梁健只能竭尽所能拖着王雪娉,他真不知两人今天是不是要命丧这河这水?情急之间,梁健突然感觉背部撞到一个硬物之上。
  这简直就是救命稻草的救命稻草了,梁健碰到了怎么敢放掉。梁健一边搂着昏迷的王雪娉,一边反转手臂,紧紧抓住了身后的硬物。原来是一颗大树的树干,也许是河岸坍塌树干倾倒进河,所以河面上看不清楚。
  到手的救命稻草,没有人肯放。一个大浪打来,试图将梁健重新卷入河水,梁健的胳膊就像要被卸下似的。然而,梁健很清楚,是命重要还是胳膊重要,他必须用尽最后一点力气,都要狠狠抓住。
  梁健成功了,一个巨浪过后,接下来一小会的水流比较平缓,抓住这个时机,梁健抓住树干,搂着王雪娉就向着河边攀援。一会儿就已经能够踩到河床,梁健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继续朝着岸边攀去。

  终于到达了岸边。梁健使出所剩无几的力气,将王雪娉推上泥岸,然后自己也软软地躺在了草丛之中。天上的雨水还在瓢泼降落,打在他的脸上、身上。他很想就此睡去,实在太累了!
  但是他告诉自己不能睡,千万不能睡,王雪娉还昏迷着。他不知哪里来的力量,爬了起来。王雪娉嘴唇发白,凉雨打在她的脸上却毫无反应。
  梁健心一紧,她不会……梁健用手放到她的鼻子底下,但是冷雨下落,怎还能体会微弱的呼吸有没有呢?他不得不俯下身子,贴在她的胸脯上,去听她心脏的跳动。
  王雪娉本就穿着极为稀薄的衣衫,里面的胸衣也很薄,应该属于无钢圈的那种,此刻都贴着她的肌肤,梁健耳朵贴上去之后,还能感到胸衣内那柔软的一团。梁健血脉上扬,感觉浑身似乎都有了力量。这就是冲动吧,让你在最最疲劳的时候,也能迸发出激情。
  原本在王雪娉昏迷的时候,有这种想法,是应该受到唾弃的。但是梁健这时,却一点都不想克制自己,这一点点的冲动,让梁健在这冰冷的雨之世界中,顿时感到了力量。他变得更加敏感、也更有信心。
  他的耳朵若隐若现的通过王雪娉的身体,听到她心脏的跳动。有心跳就好!但是她的呼吸不仅仅是微弱,好像已经不存在。梁健学过急救知识,溺水者,在还有心跳却已经没有呼吸的情况下,只能进行人工呼吸。

  梁健瞧着王雪娉娇美的脸蛋,在雨水之中,就如冷梨花一般。梁健这一生都没有试过,在不经人家同意的情况下,去亲吻女孩子的嘴唇。特别是王雪娉,这位漂亮、聪明的女孩子,他更不想随随便便去索吻。然后,这个念头转过,梁健自己都开始暗骂:“你这不是妇人之仁吗!救人和不索吻哪个重要!还不赶紧!”
  梁健不再迟疑。他知道进行人工呼吸,最好是将她外衣和胸衣解开,如今已经湿透的衣服,只会对她的身子形成束缚,影响人工呼吸的效果。这是梁健曾经上过的急救课上,提醒过的。梁健不再迟疑,迅速解开王雪娉的衣衫,直到将她的胸衣彻底解开的一刹那,梁健有些惊呆了。
  那浑圆的形状、洁白的肌肤,让冷雨中的梁健差点燃烧。他狠狠地在额头上拍了一下,再贪恋下去,不误事才怪。梁健按照人工呼吸的规定动作,一手托着王雪娉的下巴,一手捏着她的鼻子,将空气吹入她的嘴巴。
  尽管王雪娉的嘴唇有些微凉,但是依旧非常的柔软。吹气,松开她的鼻,梁健用右手按上她的胸口,帮助其呼气,那柔软的胸脯又让梁健有些分神,不过他集中注意力,什么都不想,只是用尽心神去做人工呼吸。

  反复了二十来次,梁健原本以为应该见效。但是,王雪娉躺在那里,脸色似乎更加苍白!“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梁健焦急之中,调整心神,继续给王雪娉做人工呼吸。
  这十来次下去,还是不见效果。梁健又加了十来次,“王雪娉!王雪娉!你别真出事啊!”梁健一边叫喊着,一边继续着动作。他感觉肩膀有些麻木,眼泪不由自主地从眼眶之中流溢出来,嘴里不停地喊着“王雪娉、王雪娉!”
  还是毫无效果!梁健俯下身子,去听她的心跳。
  心跳仿佛也已经停止了跳动!
  梁健感觉自己要疯了。刚才不是还有心跳吗?怎么自己给她做了这么多的人工呼吸却连心跳都没了!难道是自己的动作失误,错过了那急救黄金四分钟?
  梁健感觉自己都快失去理智了!他下意识地扳起了王雪娉的身子,扮着她的肩膀摇晃着:“王雪娉、王雪娉!你不能死,你不能死!”
  “哇”地一声,在梁健的剧烈摇晃之中,王雪娉将一口河水吐了出来。然后,泪水和雨水在她脸颊上流淌,她的眼睛盯着梁健,脸上露出的是痛苦的微笑。
  王雪娉醒过来了!也许是他刚才失望的摇晃,正好歪打正着,将一直呛在王雪娉呼吸道中的水给摇晃了出来。梁健惊喜的上串下跳,将王雪娉一把抱了起来。

  天空中的雨水在盘旋,地上梁健和王雪娉在旋转。这注定将成为两人生命中永恒的瞬间……
  王雪娉对梁健说:“梁健,梁健,你放我下来。”她用手指了指自己胸口,原来梁健太过兴奋,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王雪娉的衣衫已经被自己解开。梁健赶紧将王雪娉放下:“对不起,刚才我不经你允许……”
  王雪娉说:“如果没有你,我应该已经死了。在生死面前,这些是小节,我明白。”
  王雪娉显得很是虚弱,梁健背着她朝大路上走去。雨水小了一点。梁健和王雪娉的手机都已经在落水中不知去向,根本就无法跟人联系。梁健和王雪娉站在路边,拦着车辆,但是看到他们一男一女犹如落汤鸡般,没有人愿意停下来。有一个女驾驶员停了下来,看到他们两个人,又开走了。
  梁健说:“怎么回事?助人为乐的精神都去哪里了?”王雪娉说:“这也难怪他们。如果是我一个人驾驶车子,看到路上一对男女,又是像我们这样的德行,我也不一定敢让上车啊!”

  梁健觉得王雪娉说得不无道理,也不再说抱怨的话,两人只有在这漆黑的道路上缩着身子发抖的份了。梁健说:“我们还是往前走吧,走走可以热一些。”
  两人就沿着公路往前走。没走多久,王雪娉转头对梁健说:“你能抱着我走吗?我真的很冷。”梁健没说什么,伸开手臂,将王雪娉搂着往前走去,他的手放在她的腰间,王雪娉的身子就靠在他的胸膛之中。肌肤的接触传递着热量,梁健的胸脯和王雪娉的背部都微微产生了温热。
  梁健关切地问道:“现在好些了吗?”王雪娉微微点着头:“好些了。”
  两人继续往前走,很快就到了从向阳坡镇到城区的唯一一条隧道。隧道里亮着灯光,终于给两人以明亮的希望。这条隧道足有三百米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