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51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高成汉办公室出来,梁健带着疑问又去拜访了宏市长。他想知道,关于高成汉说他要到更高岗位的事情,是否是宏市长提议的。到了宏市长那里,梁健想要起头汇报自己的工作,宏市长说:“梁健,你到北京争取拆迁补偿的事情,我已经了解了。你做得不错,从这件事情看,你还是适合基层工作的。耐心在乡镇呆一段时间,这对你的历练有好处。”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宏市长没有马上提拔任用梁健的意思。那么,刚才高成汉对自己说的那些,是来自哪里的决定呢?应该不会是市委书记谭震林那边,他们打压自己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提拔自己?
  正这么说着,宏市长像突然记起了什么似的,说道:“梁健,有一件事情,我本来就要跟你说。刚忘记了。现在你在这里正好,我事先跟你通报一下。”梁健心里开始蹦蹦跳,宏市长这是要告诉他提拔的事情?
  梁健满怀期待地听着:“宏市长,关于什么?”宏市长看着梁健说:“市委那边与我金超,近期要提拔任用了。”这也太超乎梁健的意外了,金超要被提拔了,那么自己呢?梁健继续听着,只听宏市长说:“岗位是,副县长。”
  梁健忙问:“是哪个县的副县长?”宏市长说:“南山县副县长。”梁健继续等着,下一步宏市长可能就要说到自己了。然而,宏市长的话就此戛然而止。

  梁健等不下去,问道:“宏市长,就是关于金超吗?”宏市长点了点头:“其他几个岗位,我不便事先跟你说。”梁健试探性地道:“宏市长,如果金超到南山县担任副县长,那我在那里当县长助理,感觉有些不合适。”
  宏市长看着梁健说:“没什么不合适的。你要学会,跟各种各样的人一起工作。”既然宏市长这么说,梁健无话可说,心情郁闷地离开了宏市长的办公室。
  谭震林的秘书,下去直接是副县长,而他梁健还只是挂职县长助理。这其中的差别,真是大了去了。以后,梁健就要拜金超领导了,这才是梁健最不想看到的结局!
  在电梯里,梁健有些恍恍惚惚,电梯不知怎么没有下去,突然向上去了。他没有注意电梯正向上走,就进来了。电梯停了下来,进来一个人。
  还真是应了那一句:冤家路窄。进来的人,正是春风得意的金超。
  金超看到梁健,简直如获至宝。这不是说,他对梁健的态度有了改变,而是他终于可以在梁健的面前扬眉吐气了。金超满面灿烂地对梁健说:“梁健啊,很巧啊,今天到市里来啦!不久之后,恐怕我们就要在一起工作了。”
  梁健也不装傻充愣:“金处长,到时候可要听你的领导了!”金超笑道:“消息很灵通嘛?!到时候,我会好好领导你的!”这话,如此刺耳。如果是一个谨慎的人,在常委会之前,绝对不会像金超这么说。但金超显然已经有恃无恐了,他提拔的事情肯定已经定下来了。梁健也不示弱:“我等着这一天。”
  从电梯里出来,梁健心里很不平静,有一瞬间,似乎心里的某些东西在变质。在官场权力就是催化剂,权力的变化,催促其他东西也跟着加速变化。
  坐进车子,梁健才想起,晚上跟阮珏还有个约会呢,而阮珏是金超的女友!这关系让梁健有一些说不上来的怪异感。

  来到韩国料理店,按照短信上的提示,梁健走进一个包间。
  阮珏席地坐在那里,这是一个需要脱了鞋子,席地而坐的地方。梁健发现她换过衣服了,原本的白色长裙换成了一件宝蓝色真丝上衣和一条黑色裙子,见他进来,阮珏抬起白净的脸,微微笑着看向梁健。梁健心里感叹,这个女人真是美啊,金超这家伙也算是有福气!
  阮珏说:“我已经点了菜了。你要不要看看?”
  梁健摆摆手,也席地坐了下来,说:“不用了。你点的菜,我没意见。”

  “那么,喝点什么呢?清酒吗?”
  “没问题。”
  还在读大学的时候,梁健看过一部韩国电影,叫做《去海边》吧,也记不清了。女主人公,就是在海边喝清酒,很有意境。
  从此后,梁健对清酒便有了一种这样的感觉。
  清酒这种东西,听起来好听,但是真喝起来,味道真是一般。但都已经开始喝了,那就喝吧。
  梁健拿起小酒盅,对阮珏说:“我敬敬你!”
  阮珏一边说“谢谢了。”一边举杯与梁健碰杯,梁健喝了一口,却见阮珏仰脖子将酒全喝了,还将杯底给梁健看。这是要买醉的节奏啊!
  梁健当然不会示弱,他也将酒喝了,看着那张眉目如画的脸,问道:“你说,我请你吃饭,就要告诉我的事情,说说吧?你说,如果你有手段,就不会那样了。什么意思?”
  阮珏略带苦涩地笑着:“你还真够八卦的,还记着我那句话呢!”

  梁健心想,我这究竟是八卦,还是内心里对她的一丝牵挂和关心呢,不过她是金超的女人,他不会做什么傻事,便笑道:“现在,就算我是八卦王,你也得告诉我了不是?”
  阮珏看着梁健,笑得那叫一个明媚:“如果你真想听,也行,我们每人来一瓶清酒,喝了,我就告诉你!”
  梁健算是看出来了,这绝对是买醉的节奏!不过,与女人喝酒,梁健可从来不会退缩。同时,梁健还有种稍稍的快意,也许那是因为金超的缘故……虽然对于这种快意,梁健也觉得挺别扭,但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有些心理完全是在理智之外。
  梁健说:“喝就喝。”服务员很快将清酒送了过来。阮珏抓起来,仰着脖子喝了下去,没想到这样一个如小龙女般清爽怡人的女孩,竟能以这样完全女汉子的方式喝酒。喝完之后,有一滴酒,从她嘴角滑落到脖子,她用手指轻轻拂去,这是一个相当妖娆的动作,梁健心里微微一动。

  梁健也将一瓶酒喝了下去。清酒虽清,酒意却并不淡,梁健顿时感觉血气有些上涌。
  阮珏温柔地给梁健夹了一个寿司,然后道:“你听好了!”梁健夹起了寿司,没有放进嘴里,盯着阮珏。只听阮珏说:“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只是一个小三!”
  “什么?”梁健差点将筷子上的寿司掉落在地。阮珏又苦涩的一笑,然后娓娓讲了经过。金超有一个女人,她在宁州,是省里一个高官的女儿,正是因为那个高官的帮助,金超才当上了谭震林的秘书。梁健插嘴问道:“那你干嘛,还跟他在一起?”
  阮珏说:“我和金超是高中同学。工作之后,在同学会上重聚,他便疯狂地开始追求我。当时他没有告诉我他已经有了女人。之后,等我们确定了关系,他才告诉我这一层。我提出分手,他却说,他离不开我,况且他跟宁州的那个女人,是有名无实,他喜欢的是我!从高中的时候就已经喜欢我了!他说,让我等他,等他当了领导后,就向宁州那边提出离婚。”

  梁健摇头说:“这种鬼话,你也会相信?”阮珏说:“我当时很单纯,想,如果两个人相互喜欢,暂时没有名分也无所谓,等他一下也无所谓。直到现在,我才开始怀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