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50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成全问道:“梁书记,那么我们整村搬迁的事情有眉目了?”梁健说:“还没有。有人答应了帮忙,但是具体回音还没有。”成全问:“那到底行不行?”梁健在桌子上狠狠的拍了一下:“我也想知道。”
  梁健拍桌子,让在场的人都是一愣。他平常给人的都是平和的样子,今天如此发火,看来是承受了太大的压力。稍稍稳了稳情绪,梁健对成永和成全说:“事情得一件一件的做。成永、成全,我为村民办事,你们也要给我时间和空间。你先让老百姓回去,我承诺交通事故的事情,明天肯定让石矿赔偿。”
  成永和成全互望了眼,然后对梁健说:“好,梁书记,我们再相信你一次。这些天,为了拆迁补偿的事,你在北京跑,我也会跟村民解释的,让他们知道你的好。”梁健说:“我好不好,这些不重要,我坐在这个位置上,应该做这些事。但是你们作为我辖区内的村民,也要配合我的工作。对不对?就这样吧,你先把人都带回去,事情么,我们会尽全力去做!不然,人都挤在镇政府,我们的精力都用来稳定群众情绪,谁来解决问题??”

  王雪娉将成永和成全引到外面。成永突然停了下来,对王雪娉和成全说,我再跟梁书记说一句话。
  梁健疑问地看着成永,等他说什么。成永走到梁健身边,低声说:“梁书记,被小龙石矿的车子轧死的村民,就是给我们提供那份股东真实名单的人。”梁健浑身一冷:“是他?”成永说:“虽然没有丝毫证据,但我一直在想,难道真有这么巧?会不会石矿老板邱小龙故意让人做的?”
  梁健凝住眉头:“邱小龙有那样的胆子?他敢做这种事?”成永说:“邱小龙以前就是镇上有名的混混,他什么事情不敢做啊?”梁健说:“既然没有证据,还不能乱说。不过,这件事情,我知道了!”
  成永和成全离开了梁健办公室,两人的权威在村里是绝对的,经过他们的劝说,老百姓很快便散去了。原本吵吵嚷嚷的大院门口,一下子安静下来。“邱小龙以前就是镇上有名的混混,他什么事情不敢做啊?”成永的话却仍旧在梁健耳边回响。
  要知道,那张小龙矿山真实入股人员的名单,目前还在梁健家里。如果邱小龙敢干掉这个提供名单的会计,那么对拥有这份名单的梁健,会不会也正部署着什么阴谋呢?
  想到这个念头,梁健身子不由有些发冷。这是他头一次感觉到,由于利益的纠纷造成的安全威胁。不过,他还是很快稳住了自己,作为一个领导干部,只要自己坚持的是一条正确的道路,无论面对怎样的威胁、纠缠和骚扰都必须镇定自若,否则就是不够格的。
  有电话进来,又是县委书记葛东,让他马上到县里去一趟。梁健本想汇报,群众闹镇政府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但是葛东根本就没有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就挂了电话。
  以前,梁健作为市长秘书的时候,葛东是连声音响一点都不敢的,如今,梁健成了葛东的下属,他就这样不把他放在眼里了。梁健再次领教了权力的力量,离开了权力的中心,很多东西都在变化。
  梁健坐在后座上,看着窗外一切,初夏了,一切都显得郁郁葱葱。不过,他的心里却有些荒凉,既然要在仕途这条路上走下去,便不能离开权力的中心。在这个权力的系统里,你没有掌握权力,那么,你就什么都不是,既没有个人的尊严,也很难做成任何事情,更无法掌控自己的人生。

  在官场,要掌握人生的主动权,唯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掌握权力。
  在机关混了这么久,今天,梁健突然彻底参透了其中的道理。这个道理看起来,是如此显而易见,但却依然有无数人,懵懵懂懂,虚度光阴。
  正因为明白了这个道理,梁健发现眼前的目标一下子变得光明起来,对于今后的发展道路,也变得胸有成竹了。
  走进县委县政府办公楼的时候,梁健步履坚定了许多,整个人也看起来成熟许多。他故意放慢了脚步。县委大楼里,有些人是认识他的,他与他们缓缓点头,浑身散发着自信的因子,其他人都感觉到了,回过头来看了看梁健。暗想,梁健年纪轻轻,却已经官相十足了,这个人以后也许前途无量啊。
  梁健走进县委书记葛东办公室。
  葛东正坐在老板桌后,见梁健进来,他站都懒得站起来。他原本以为,梁健会因为早晨镇政府的事情,低头哈腰地进来,连连道歉请求书记宽容。
  没想到,梁健却相当自信地走到办公桌旁边,坐下来说:“葛书记好,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葛东眉头皱了起记,我想,向阳坡镇为什么总是出事,葛书记比我应该更清楚吧?我当时从市里下来,就是来接这个烂摊子的。我觉得向阳坡镇的情况正在好转,今天上午,老百姓的确来政府门口闹了,但经过镇政府做工作,他们已经回去了。”

  这一点葛东不得不佩服梁健,在群众工作方面,他似乎很有一套。但是葛东还是不爽:“你这两天到北京去,据说是为了争取特高压线整村搬迁补偿款?这件事情有没有结果了?”
  梁健说:“还没有完整的答复。”葛东心想,终于抓到了你的把柄:“那你在北京干什么了?听石县长说,你去北京还拿县财政五十万!花了这么多钱,竟然什么事情也没办成?”
  梁健一下子感到了人心险恶。当初石剑锋县长将五十万的卡交给他,说仅仅是让他去上面拜访领导用的,梁健当时并不肯收,他偏要给。背后,石县长却将这事告诉了县委书记葛东,并让葛东拿来说事。
  梁健说:“这是石县长交给我的。”
  葛东说:“石县长给你,你就可以乱花吗?这是县里财政的钱,是纳税人的钱,容不得人乱花。更何况,县财政本就拮据!”

  这种开销,说是正常,但拿不到台面上来说。梁健皱了皱眉,说道:“葛书记,我并没有用这笔钱。”
  葛东不耐烦地道:“这笔钱,你到底有没有用我并不关心,这是石县长给你的,合不合规范,也是石县长的事情。我只想问你,去了北京这些天,到底有没有成效?”
  梁健心头有些冒汗,虽然项瑾答应帮他去对接联系,并让他放心。但,直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具体的回音。既然没有明确的答复,他就不能说这事成了,更何况,在北京那几天,这件事在成与不成之间反反复复,除非尘埃落定,他还真不敢随口乱说。所以,这一刻,梁健说不出什么来:“……”
  葛东看了看梁健,说道:“没话说了吧?梁健啊,我只想告诉你,做一名干部,特别是基层干部,一定要脚踏实地,从自己能够做的事情出发,别动不动就好高骛远,就想跑到上面搞关系,寻求解决办法。第一,上面的关系不是那么好搞的,第二,有些事,也不是上面就可以解决的。不然,还需要我们基层做什么?所以,你认真想想吧,既然做了基层干部,就要拿出基层干部求真务实的作风来,不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