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9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好了又扯这些,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头。算了不说这些。”
  薛明媚说道:“那么帅的小伙子,可惜,可惜了。”
  我说:“妈的我还没死呢,你可惜什么?哎你是不是没见过男人这么多年,连公猪都帅了。”

  薛明媚笑了笑,“送我回去吧。”
  我说:“你不多躺一会儿啊,你看这点滴,还在打呢。”
  薛明媚说:“没必要。以前在外面,觉得自己很坚强,到了这里后,才知道什么叫坚强。”
  她坐起来,直接拔掉了管子。

  然后自己拿纸巾擦手上的血,止血。
  然后站起来。
  我问道:“你要自己走回去吗?”
  她走了几步,回头看看我:“你想背着我回去吗?”
  我说:“我还是背着你回去吧。”
  然后我过去,要背着她,她轻轻推开了我:“和你开玩笑的,我自己能走。”
  她出去了,我跟着出去了,我们两并排走回去,我送她回去了监室里。
  刚回到办公室,就收到监狱长找我的消息。
  监狱长找我干嘛?
  我过去了监狱长办公室,只见黄苓那厮已经在那里了,看到黄苓,我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监狱长让我进去后,看着我们两个,问道:“知道叫你们来干嘛吗?”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
  黄苓看着地面,也说:“不知道。”
  监狱长直接拿着桌上一本书重重拍在办公桌上:“装!继续装!”
  我也看着地面。
  监狱长走到我们面前,问道:“刚才,在你们监区劳动车间,你们干什么?能告诉我吗?”
  然后我两都沉默。
  监狱长拿着电脑,播出了刚才我们车间的视频画面,我的人和黄苓的人对峙的画面。
  监狱长指着电脑屏幕,问我们:“你们在玩游戏,是吗?”
  然后大声问:“回答我,是吗!”
  尖叫声让我耳朵都疼了。
  我看着地上,说道:“是玩游戏。”

  黄苓也说:“我们就是玩玩。”
  监狱长过来直接动手推我们两个:“玩游戏,是吗!玩游戏,是吗!好玩吗!”
  她大骂着。
  我们两个都在沉默。

  监狱长问道:“想干什么呢?学古惑仔群殴吗?抢地盘吗!要打群架!你们还带着棍子,煽动女囚一起闹事,要是打起来,打伤打残打死人!我们你们是吃不了兜着走!”
  我插嘴道:“黄代理先闹的!”
  黄苓直接问我道:“我怎么闹?”
  我说:“黄代理手下的人先语言攻击我,然后我才闹!”

  监狱长大骂:“都住嘴两个傻瓜!”
  我们闭了嘴。
  监狱长指着我们两,说道:“你,你们!都给我扣一人半个月薪水!”
  黄苓又说道:“监狱长,你看见了,我在教训女囚,是他找人来堵我,闹我,还煽动女囚对我们下手!”
  监狱长骂道:“住嘴!你为什么要去打那个女囚!”
  黄苓说:“因为她不服从管教。”
  监狱长问:“你带那么多人不就是去找茬吗!”
  黄苓无话可说。
  监狱长指着我们两:“这只是一个小警告,假如还有下次!你,队长不干了!你!不可能上去监区长了!都给我回去!”
  黄苓还想说什么,监狱长大声说道:“说了,都给你回去,好好干活!还想闹事的,你们两可给我看好了!”

  我两告辞了监狱长,出了外面。
  我得意洋洋的说道:“我没事啊,我不怕啊,反正我一个破队长,不做又怎么样,你一个代理的,还不是正式的,我把你拉下来!来继续闹!”
  黄苓骂了一句神经病,然后快速的走了。
  骂我神经病,哈哈,有意思,黄苓已经有点拿我没有办法了,行,老子就继续恶心你,恶心到你吐。
  战争是残酷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会用什么手段对付我,所以,我也要努力着找准机会对付她,咬死她。
  目前明的她是不敢来的了,估计只敢来阴的。
  回到办公室,我轻轻靠在凳子上,终于能休息一会儿了,昨晚喝了那么多酒,今天都晕飘飘的。
  不知道殷虹什么情况。
  我到底昨晚有没有动了她。
  可话说回来,很多人都说什么酒后乱性,可昨晚都喝到跟一滩泥一样的,还失忆了都,软趴趴跟一滩泥一样怎么乱性?
  闭上眼睛,我休息。
  其实,就算和殷虹发生什么事,只要两人都不提起来,又有谁能知道。
  只是,如果发生了,我也太亏本了,我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享受到,而且还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发生。
  可我到底又是为什么去洗澡,又怎么洗澡的,然后我又是怎么和她睡一个床上的,还有,我只穿了里面的衣服,做了还是没做。
  有机会我要问问殷虹。
  不过,就怕殷虹自己也都什么都不记得了。
  昨晚她喝了也不少,我都醉成这样子,她也好不到哪去。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想到黑明珠,那个看起来,从容淡定,优雅中却透着非一般的强势,一定经历着不少大风大浪的神秘女子,连贺兰婷都不愿提及的女子,到底什么来头了。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我在迷迷糊糊靠着椅背睡觉的时候惊醒了。
  我拿了电话,接了。
  “你在干嘛呢?”
  是谢丹阳的声音。

  还以为谁呢。
  我懒洋洋说道:“昨晚喝酒喝多了,在躺着等死呢。”
  谢丹阳说道:“怎么还没死啊。”
  我说:“你倒是希望我死啊。话说,我昨天给你电话,约你玩玩的,结果打不通。”
  谢丹阳说:“我昨天在这里没出去,今天我约你。”
  我说:“别约了,又是见你父母的,我今天可真没心情见你父母。”
  谢丹阳说:“你就这么想我啊。”
  我说:“怎么想你啊?”
  谢丹阳说:“就觉得我就只利用你了?”
  我说:“那不是吗!每次约出去吃饭都是对付你家人,你爸爸妈妈,我真的好累,好疲惫,感觉不会再爱了。”
  谢丹阳说:“这次没让你去见我爸爸妈妈。”
  我说道:“那是去干嘛?”

  谢丹阳说:“你明天休息吗?”
  我说:“对,明天休息,怎么,到底要干嘛?”
  谢丹阳说:“我们去泡温泉啊,去罗山泡温泉,今晚我们过去,住在那里,后天早上再回来。你不是醉酒难受,温泉泡着多好啊。”
  我说:“你这想法非常的不错!我同意!不然我各种想死啊,晕飘飘的。”
  日期:2015-11-28 08: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