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563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管怎么样,马小乐觉得自己安排的还算可以,而且也还有点侥幸心理。总的来说,密切注意事态的发展是必须的,走一步看一步,实在不行就找甄有为让他帮忙。

  接下来,关注郝仁的案情进展,成了马小乐最大的事情。
  马小乐可以断定,短时间内装潢公司老板和无限乐酒吧老板是脱不了嫌疑的,之间报恩报怨,啥事都有可能发生,不过时间一长难说了。但马小乐确信,只要抓不住他和金柱这两个真凶,那两个老板就洗清不了雇凶伤人的嫌疑,案子就得悬着。
  悬着,就是一种安全。
  不过让马小乐担心的是,警方会将寻找破案线索的范围扩大,因为窦萌妮的事也刚发生,所以和窦萌妮有关的人,也会在被怀疑范围之内。
  马小乐的担心,毫无悬念地变成了事实。
  毕竟郝仁是梁本国的小舅子,受了这么个伤害,公『安』局能不下功夫?
  丨警丨察找到了窦厚成。

  窦厚成是个老实巴交的人,撒谎对他来说,一般就是写在脸上的。这一点马小乐早已料到,也作了安排,让金柱冒充郝仁的人给他四万块钱,就是在作铺垫。
  “窦厚成,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吗?”
  “不知道。”窦厚成摇摇头。
  “金夜色酒吧的老板被人报复得很惨,这个知道吗?”
  “也不知道。”窦厚成还是摇头。
  “你女儿在郝仁的酒吧被殴打,我们怀疑你怀恨在心,找人实施报复,将郝仁打了。”
  “怎么可能!”窦厚成一听,着急了起来,“我还没有有那个胆子呢,再说了,郝仁派人前后一共给了五万块钱,让我不报案,还说以后还会再给,我报复他干嘛?”

  “哦,你说的是真事?”
  “不信我把那五万块钱拿给你们看,还没花上呢!”
  办案民警是精抽出来的,很有经验,看窦厚成的样子,绝对不是在撒谎,况且,本来是上面压下来一定要破郝仁被打的案子,把凶手给揪出来,要是再扯出个郝仁花钱摆平员工被打的事来,那还不一定找出几个凶手来呢!
  民警很乖顺地走了。

  这一点,不出马小乐的意料。他之所以让金柱冒充郝仁的手下给他钱,就是利用窦厚成的性格,他只要相信郝仁给了钱,在遭到丨警丨察盘问的时候,就可以理直气壮、底气十足地一口否认郝仁的事跟他无关,钱都给了,怎么会报复!
  的确,民警相信了窦厚成,马小乐的这步计划也算是到位。
  然而这同时暴露了另外一个疑点,就是民警在和郝仁对话的时候,可以知道,郝仁并没有给窦厚成一分钱,不要说给钱了,根本没见过窦厚成这个人!
  这个疑点,自然会引起警方更大的怀疑,而且,很自然,会从郝仁嘴里得知,窦萌妮有个“哥哥”找过他!
  窦萌妮的“哥哥”,百分之一百地会被列入嫌疑犯的圈定范围内!
  这个问题,马小乐也想到了,所以他告诉窦成芹,让她转告窦厚成和魏小梦,就当没他这个人。这件事,马小乐也相信应该不会出问题,他知道,在窦成芹、窦厚成、魏小梦三人心目中,他是个大恩人。知恩图报是常人的本性,尤其是面对大恩人,即便是像窦厚成这样的不善于撒谎的人,也会有莫大的勇气和底气为报恩而无比坚定地撒个谎!
  而且在窦萌妮“哥哥”这事上,马小乐也想到了窦萌妮的好朋友魏倩,也和她作了交待。
  但是,或许是因为时间的仓促,马小乐竟然忽略了一个问题,医院!
  这是个疏漏!
  医生和护士,可是知道并且亲眼所见,窦萌妮有个“哥哥”来看望的,他们绝对不会对警方撒谎。
  凭这条线索,警方追查下去,不会一无所获!
  马小乐相信,警方完全有能力从窦成芹、魏小梦、窦厚成或魏倩这四个人中打开缺口!

  陡然想到这里,马小乐吓出一身冷汗。
  “看来不找甄有为是不行的!”马小乐叹了口气,很哀怨。
  马小乐将甄有为约了出来,开门见山,把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个透,这样对他有好处。
  “唉,你说你!”甄有为听后皱起了眉头,“别的不说,就说凭你的关系,你对我也太不信任了,这事咋不找我商量商量?”

  “甄队,不是不信任你。”马小乐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他知道,这个时候可怜是最好的面孔,“我想过了,来来回回找你那么多次,每次都是给你添麻烦,要你帮忙,有些过意不去,所以这事我就想自己办办看。”
  “可是你办不成,麻烦不更大?”甄有为道,“你跟我商量商量,可能办起来会更顺当些!”
  “唉,已经这样了,甄队,你可一定要帮我,否则别说影响我调到市里来了,恐怕去蹲大牢也差不多了!”
  “唉,帮,当然要帮了。”甄有为也叹了口气,“幸好你现在跟我说了,要是再晚一晚,估计麻烦就大了。”
  “那现在怎么办?”马小乐问。
  “案情的进展我了如指掌。”甄有为道,“作为刑侦支队长,主抓这事!”
  “那可太好了!”马小乐露出了笑脸,“甄队,你可要救我,我啥都对你摊牌了,那可是绝对的信任呐!”
  “唉,真是拿你没办法。”甄有为苦笑着摇摇头,“好在现在有理由,可以打住对围绕窦萌妮一事展开的调查。”
  “啥理由?”
  “就是窦萌妮本身的事呐。”甄有为道,“那五万块钱的事,虽然窦厚成没有证据一定是郝仁给的,但郝仁也没有证据证明不是他给的,这事算是可以模糊的,但是据你所说,窦萌妮的事可是事实吧,发生他酒吧里,追查起来,能和他不无关系?”
  “那是当然!”马小乐道,“郝仁他肯定害怕被扯出来!”
  “就是嘛!”甄有为道,“就以这事为挡箭牌,停止对与窦萌妮一切相关的人的调查,他郝仁能有脾气?而且,你刚才不是说过工商局副局长寇维广把那个窦萌妮打了吗,到时我再装糊涂跟郝仁敲敲边鼓,就说窦厚成拿到的钱,也有可能是打窦萌妮的人以酒吧老板的名义偷偷给的,是为了息事宁人。然后我再问问郝仁,问他认识不认识打窦萌妮的顾客,估计他就更没脾气了!”
  “应该是。”马小乐道,“郝仁可不想牵出寇维广的事,那和他也有直接关系!”
  “不错。”甄有为点点头。
  “可是这事郝仁早晚是会向寇维广对证的,到时问题还不是要暴露出来?”马小乐不无疑虑地问。
  “是,你问得不错。”甄有为道,“郝仁肯定会问寇维广,寇维广当然会一口否认,刚好利用这一点,咱们可以搞个心理战术。”
  “啥?”马小乐看着甄有为,一脸期待。
  “这事交给我来办,肯定不会出问题。”甄有为呵呵一笑。

  “诶哟甄队,你赶紧说说,不要憋我。”马小乐又掏出根烟,“来来,抽上,慢慢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