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562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也好,擒贼先擒王,把那狗日的老板给掀了,再找机会去砸他的场子!”郝仁吐了口唾沫,上楼进了办公室,一直等到来人,才下去吩咐了,去无限乐酒吧附近候着。
  也算巧了,这晚无限乐酒吧的老板还真是在里面,可他完全不知道郝仁的安排。十二点刚过,他和几个朋友一起出来,各自驾车回家。
  半路上,当然是逃不掉了,被好一顿暴打。
  那边把人给打了,这边郝仁就接到了消息,好歹解了口恶气。“糙不死的,找我的事!过两天我把你的场子给踢翻了!”郝仁小小畅快了一下,开车回去。
  马小乐跟在后面,看郝仁走哪条道回去。
  本来,郝仁回豪佳花园小区可以走大道,但要绕一点路,而走市民广场边的小道,可以抄不少近路。
  郝仁从酒吧回家,一般都是抄近路。这条路,有一段昏暗的地方,一旁是草坪游乐场,一旁是成片的大树木林,是通港市引以为豪的“城市绿肺”。

  正是这段小路,成就了马小乐的一番苦心!
  就在第二天,郝仁还没有布置好如何去打砸无限乐酒吧,在办公室琢磨了一个晚上,排出了计划,很是得意。
  十二点多的时候,郝仁离开了酒吧,驱车回家。不过在市民广场便的小道上,便遇上马小乐和金柱。
  当时,金柱扮成环卫工人,推着个垃圾桶往路上放。这条小道本来就窄,垃圾桶随便摆放一下车子就过不去。

  “马勒戈比,想死啊!”郝仁在垃圾桶前停下车,探出脑袋骂道。
  金柱戴着口罩,还套着副脏兮兮的手套,冲郝仁摆摆手,点头哈腰起来,赶紧推着垃圾桶往边上撤。谁知道,可能是用力过猛,垃圾桶翻倒了。
  这下,车子想过去,就得等垃圾清扫开了。
  金柱连忙从旁边拿出扫帚,“刷刷”地扫起来。
  “尼玛的比,我车灯老远就打过来了,你还把垃圾桶朝道上放!”郝仁坐在车里又把头伸出来骂。

  然而这次,骂声还未落,已经从旁边树丛里钻出来的马小乐,在他头上着实夯了一橡胶棍。
  郝仁顿时昏了过去。
  金柱丢下扫帚,立刻跑过来,拉开车门把郝仁拽了出来,放到后排座上。马小乐戴橡皮手套,开车撞开垃圾桶,前行。
  车子开往郊区,金柱在后面将郝仁手脚捆了个结实,嘴巴也封住。
  此时的郝仁醒过来了,暗自叫苦,才想起来不该自恃后台硬而大意,这两天意外的事这多么,应该注意下人身安全的。
  车子停在一个老地方,是当年马小乐和关飞搞万顺意的地方,穿城河桥头。
  此次讲求速战速决。
  马小乐从驾驶位上下来,带着头套,拉开郝仁头靠着的那边的后排车门,压着嗓子道,“我们老板交待了,你找他的事,就要你的命,但我们只是个小打手,杀人的事不干,好好教训你一下就得了。”
  马小乐从腰上解下个袋子,掏出一把长弯头剪刀和一把锤子。
  “等会撕下你嘴上的胶带,千万不要叫,否则就把你肚子戳几个血窟窿!”马小乐道,“本来也是要那样做的,但我们不忍。”

  金柱听了马小乐的话,举起手里的长匕首摆动了几下,车顶灯是开着的,映出寒光。
  郝仁“呜呜”地点着头,很顺从。
  “为了防止你乱叫,我准备了剪刀,等会撑开了顶到你嘴里,只要你叫唤,我就乱剪一气,到时把你舌头剪掉了可别咽下去,给胃酸腐蚀了,接都接不上。”马小乐语气平静,让郝仁不寒而栗。
  胶带撕开,郝仁立刻哀求道,“好汉,绕了我,给你们十万!二十万!”

  马小乐没理睬,把剪刀撑开后伸进郝仁嘴里。
  郝仁哭了,模糊不清地说道,“五,五十万还不行吗?”
  “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们做打手的也有行规,得讲职业道德,不能随便改主的。”马小乐说着,另一只手抡起了锤子。
  落点准确而有力,迸出脆生生的声音。

  郝仁根本来不及叫唤,上排门牙的被砸碎脱落的疼痛就麻痹了他的神经。
  “崆崆”又是两下,门牙两边的牙又各掉了两三颗,不过这次落点受限,郝仁的嘴唇也裂开了两处。
  血,很快就灌满了郝仁的嘴。
  “把他翻过来,别等会呛死了。”马小乐对金柱说着,抽出剪刀,在郝仁身上随便擦了两下,和锤子一起装进了袋子。
  金柱的手有些抖,他可没想到他的马大会出这一手。
  郝仁被敲得迷迷糊糊,暂且还感觉不到痛,被翻过来之后,“呕啊”地连血带碎牙齿吐了一车座。
  马小乐翻出郝仁的手机,对金柱一挥手,“关好车门,走。”
  两人以飞快的速度,沿着穿城河,拔腿就走。
  “马,马大,你你咋这么搞他?”金柱带着点惊恐。
  “他娘的,当面骂我娘!”马小乐拧着脑袋,“其实我原本想剪了他的舌头,不过想到我娘从小无情地抛弃了我,让我的仇恨打了折扣,我敲掉他上排门牙,只是为了维护我作为一名儿子的尊严!如果他狗日郝仁要是骂我干妈,我不但要敲了他的牙,还要剪他的舌头!”
  “哦。”金柱抖抖地点着头,“你对你干妈感情很深呐。”
  “那是,跟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对我那么好,我怎么能不对她有感情!”马小乐道,“好了,不说这事,就当今晚啥也没发生。”马小乐说完,拿出郝仁的手机,拨打了“120”,说穿城河桥头有人在车内受伤,需要救助。
  打完带带你话,马小乐把手机扔进了河里,“让丨警丨察叔叔们来捞吧。”
  夜色中,马小乐跟金柱来到工地,没有去酒店,这个时间,他不适合在酒店露面。

  “马大!”金柱很严肃地称呼了一声。
  “啥事?”
  “从前我像神一样敬畏你,现在,我像神一样敬拜你!”
  “嘿嘿……”马小乐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从哪儿偷来的句子?”
  “我自己想的。”金柱道,“马大你可不要小看了我,巧不巧的,我也能整两句。”
  “好好,整两句好!”马小乐道,“那你也让我刮目相看了!”
  “嘿嘿。”金柱笑了两声,“马大,你说今晚这事,应该没啥漏子吧?”

  “不是应该,是肯定!”马小乐道,“过么几天,可能还有第四件事。”
  “行!五件六件七八件也行!”
  “哪有那么多。”马小乐道,“那还敢正事不,就四件,干完了我就回县里去,然后回乡里种地去!”
  “开玩笑呐。”
  “没开玩笑,种到明年开春,或者再晚点,然后就到市里来了!”

  “嘿,那倒是好!”金柱掩饰不住兴奋,“那不是又能在这里大干一番了么!”
  “也不一定,看情况。”马小乐道,“如果回去地种得好,我想让你回去打理,咋样?”
  “没问题!”金柱道,“马大,你指哪打哪,心甘情愿,万死不辞……”
  “好了好了,别说了。”马小乐呵呵一笑,“我知道你时不时能整几个词儿。”

  黑暗中,金柱挠了挠脑袋瓜子,笑了。
  夜里,金柱也是笑着入睡的,但马小乐没睡着,刚才金柱的话提醒了他,搞郝仁这事,到底有没有漏子。
  不过脑子里很乱,马小乐无法缜密地将事情计划的安排想个通透。
  隐约中,马小乐有种不祥的预感,毕竟时间太短,可能难免会有地方疏漏。
  可是,这事可不能有漏子,那影响可不是一般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