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50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是,无论他如何理性,这注定了是一个不眠之夜。他看到宾馆房间里,有一瓶红酒,不是免费的赠品。多贵,他知道今天还是得喝,否则肯定睡不好了。
  梁健将红酒倒在酒杯里,只轻轻晃了晃几下,就一口喝了下去。品尝着微涩的红酒味道,梁健还是毫无睡意……

  这天晚上失眠的远不止梁健一个人。
  好不容易挨到了早上。梁健没有了那种兴冲冲的架势,他也没有步行,而是在正常上班时间半个小时后打车来到国家电。进门时,竟又碰到了龙副总经理。
  龙副总经理不悦地兜了眼梁健,说:“你怎么又来了?”梁健说:“龙经理,我不是来找你的。”说着就朝国家电已经约好的办公室走去,留下龙总经理看着他的背影。
  龙副总经理心想,这家伙还真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啊!怎么跟上访户一样,一根筋呢!
  这天早上的事情,竟然顺利得有些吓人。这也让梁健领教到了,越是上层,决定一件事情,往往可以很随意。这个人说不能办的事情,在另一位领导那里,也许只是一句话,也许只是一个点头示意,就办好了。这就是权力吧。权力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实力。
  所以,有人说,如果不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那么权力就是洪水猛兽。

  国家电的处长,将梁健送到门口,说:“请放心吧,补偿款我们会以最快的速度下发的。”
  离开国家电的时候,梁健不由想起昨天晚上楚楚动人的紫祺,想起她看着自己时那样深情而略带忧伤的眼神,想起她抱着自己时她身上淡淡的香味。也许,一定程度上,他是拿对紫祺的感情,与项光磊交换了这笔庞大的补偿款……
  胸口窒闷,梁健抬头吸气,看着这座陌生而繁华的城市,梁健有一种深深的无力和不适,他打算马上离开,回江中省。
  回到宾馆,梁健让前台帮助订了一张下午三点回江中省的动车票,便开始收拾行李。中午,差不多该是黄依婷下课的时候,梁健打电话给她,告诉她,下午他就要回去了。
  黄依婷问他事情已经办好了?梁健说,基本上已经成了,就等回去收补偿款了。黄依婷说,那就恭喜了,问梁健是几点的动车,梁健说下午三点。

  黄依婷说,那还有时间呢,中午到边上请她吃一顿牛排吧。梁健心想,女孩子既然这么要求,这也是这些天他在北京的最后一顿饭了,便答应了。
  两人坐在餐厅落地窗前,瞧着外面的道路,黄依婷说:“先祝贺你凯旋而归吧!”梁健说:“谢谢了。”黄依婷问他,后来事情怎么就办成了。梁健说:“也是巧合,完全是拜某些人的帮助。”
  具体什么人帮助了他,梁健觉得这其中,真是颇为复杂,一时半会说不清楚。而且,说起这个,就要牵扯紫祺,他也不想细说。黄依婷看出了他的难言之隐,很善解人意地说:“没事。我只是随便问问。你没有必要一定要回答我。”
  梁健点了点头。黄依婷说:“这次回去,你会跟我老爸说你在北京遇上我了吗?”梁健看了眼黄依婷说:“你希望我说还是不说?”黄依婷说:“嗯?说吧,就说我们在北京同住一个宾馆。”梁健笑了起来:“再说吧。”
  黄依婷笑道:“你是不敢说对吧?你怕他们两佬误会咋们对吧?”梁健嘴犟道:“谁怕了啊?”黄依婷说:“那你就告诉他们吧!我回去后会跟他们核实的!”

  梁健感觉好笑,这个黄依婷有时候就是喜欢这样恶作剧。对于她的性格,他已经有所了解了,她是想对他好,这点他永远存在心里。但是,这让他更加不能随意而为了,对黄依婷他必须有一万个谨慎,这是一个他无论如何都不能伤害的女孩!
  吃过饭,黄依婷的中午休息时间基本用完,要去上课。梁健也得赶去火车站了。
  按时上了火车,又是一等座。其实梁健是想随便坐一个二等座的,可是他每次都是当天预定动车票,二等座基本轮不到了。
  等他将行李物品放上搁物架,刚刚落座,就听到一把熟悉的声音问道:“先生,不好意思,我坐里面。”
  梁健惊异地抬起了头,只有笑的份了。
  那天来北京,也是这样的场景,出乎意料地,黄依婷便出现在了他面前。今天,还是如此。看来,这女孩,有一种特别的浪漫情怀。
  “不帮我放一下行李吗?”黄依婷笑着问。
  “哦,马上。”
  将行李放好,梁健让黄依婷坐入靠窗的位置。然后,他才狐疑地问道:“怎么也回了啊?不是还要培训吗?”

  黄依婷说:“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我们去逛北京那天,在餐厅用早餐,有一个司长跟我搭讪?”梁健当然记得,黄依婷本来还说,如果梁健的事情办不好,可以让这个司长帮忙。
  “当然。”
  黄依婷无奈地笑笑:“这个司长很烦人。之后几天,不是邀请我去吃饭,就是请我晚上去泡吧,我实在懒得理他,就好像是个司长,就能随便忽悠女孩子了。”
  梁健笑着:“所以?”
  黄依婷说:“所以,我跟我们省发改委的领导说了,我身体不好,希望能够早点结束培训。领导同意了。”
  梁健说:“你这样半途而废,以后领导都不敢安排你出来培训了。”
  黄依婷说:“我们领导很善解人意的,不会随便记着人家的缺点。”梁健笑道:“那你算是遇上好领导了。”两人说笑着,动车已经启动,慢慢地远离了这座城市。
  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田野、树木和村庄,梁健一阵轻松。
  手机响了。号码显示是北京的座机号。原来是国家电的处长,早上就是这个处长告诉他,关于整村搬迁的事情已经经过了领导同意,让梁健放心。
  那个处长在电话里说:“不好意思,梁书记。这事情黄了。补偿取消了。”
  梁健差点就吼叫起来:“什么?黄了?你们搞什么鬼!三番两次戏弄老子……”梁健是忍不住爆了粗口,引得整个车厢的人都朝他看了过来。
  对着电话发了一通火,对方却早就已经把电话给挂了。梁健本想立刻跑到国家电去跟他们算账,这到底算什么回事?真拿基层干部不当人吗?真拿基层的事情不当事吗?
  问题是,他已经在开往江中省的火车上了
  梁健情绪糟糕透顶,给项光磊打电话:“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已经帮助解决了吗?”项光磊的声音透着冰棱般的冷意:“你还好意思问我?你答应过我什么,你说你再不见紫祺,可是,你做到了吗?既然你做不到你承诺的事,我凭什么替你做事?!”
  梁健本想说点什么,但项光磊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很干脆地咔哒将电话给挂断了。梁健不死心,再打过去,却是忙音。梁健心想,真是变态,昨天是紫祺自己跑来找我,我有什么办法?!

  梁健苦涩地笑:竟然是这样一件小事,毁了整个事情。还真是成也项光磊,败也项光磊。
  黄依婷问:“怎么了?事情又变卦了?”
  梁健点头嗯了声:“变了。又说没有补贴了。”
  黄依婷也急了:“那怎么办?”
  梁健说:“还能怎么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