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50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黄依婷通过座机,给梁健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已经上完课,在房间里休息了。梁健知道,如果自己希望黄依婷来自己的房间,她肯定会过来。但是,他不想这么做。对于黄依婷,他是想保持距离的。梁健只说了一声,那你好好休息吧!
  放下电话,梁健只开了一个小灯,打算就这样慢慢入睡。
  突然,门铃声响了。梁健心想,会是谁呢?在这宾馆,会来敲他门的,也只有一个人,就是黄依婷。
  梁健从床上爬起来,本想套一件睡袍。但是,他觉得这么穿,不太合适,于是说了声“等等,穿了正装才去开门。
  门外,一个一身黑裙的靓丽女孩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熟悉的气味,连同那些暖暖的回忆,迎面砸来,让梁健有些茫然,一时间只是木然地站在门口!
  过了一会儿,他才喃喃地问:“项瑾,是你吗?”
  声音轻的仿佛是梦呓。
  只听“啪”地一声,梁健脸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然后,女孩毫不犹豫地转身朝电梯跑去,很快便消失在过道里。
  脸上火辣辣的痛告诉梁健刚才的一幕是真实的,但是,她真是项瑾吗?如果真是她,她怎么会知道他在这里?而且为什么要打他?
  看着空荡荡的楼道,梁健对自己摇了摇头,心想,或许是这几天受了太多刺激,连真实和幻想都已经分不清了。
  坐进车里,项瑾看着自己微微疼痛的手掌,心情复杂。

  看到梁健的一刹那,她是开心的,可是看着他熟悉的眉眼,却一副愕然的表情,她心里又是不甘的,这么长时间,为什么他连一个电话都没有,近在咫尺,却不告诉她?所以,一气之下,她竟然给了他一巴掌!
  她有些担心地想,这一巴掌,是不是打重了?
  来的路上,她并没有想好要对他说什么,要做什么,可是见了面,她却只是给了他一巴掌。这并不是她的初衷。
  回家的路上,项瑾一直在等梁健来电话。她想,即使他忘了她,至少也得给她一个理由。可是,直到她回到家,他的电话一直没有来。项瑾失望而无力地将电话扔进包里,换了鞋,准备进自己房间。
  这时候,项光磊和紫祺都已经回去,只留下老爸项部长还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借着灯光阅读。/
  项部长有个习惯,睡前喜欢看几页书。今天他看的是前国家领导人李瑞环的《学哲学用哲学》。其实,今天项部长并没有真的看进去,他有些心思不定,满脑子想的都是,曾给梁健发过的那条短信。
  项瑾这么快便回来了,倒是出乎他的意料。项瑾提着包,很失神的样子,只对他说:“老爸,你也早点睡。我先上去了。”
  项部长却喊住了她:“瑾儿,你等等,我有个事情想跟你说。”

  项瑾停下了脚步,说实话,这一刻,她实在没有心思听什么事情,她满脑子都是刚才在宾馆给梁健的那一巴掌,还有他看着自己时眼中流露的惊讶、欣喜和茫然……
  项部长说:“瑾儿,有件事,爸爸要向你道歉。”他顿了顿,看了项瑾一眼,又说,“我曾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做过一件事,现在想想,实在很不应该……”
  回到房间,项瑾依然有些怔怔地回不过神来。
  原来,父亲曾给梁健发过一条短信;原来,今晚上那一巴掌,她是错怪了他;原来……
  项光磊将紫祺送到了公寓,虽然两人交往已经很长时间,但一直都没住在一起。在项光磊心目中,紫祺是失而复得的仙女,他不会强迫她。他说,一切都等到他明媒正娶她的那一天。稍微坐了坐,项光磊听紫祺说有些累了,便站了起来。
  其实,他的住处也在这同一所公寓,当初,为方便照顾她,他放弃了自己舒适的房子,租到了这里。
  项光磊走后,紫祺怔怔在沙发上坐了许久,然后拿起小包,走出了公寓。
  她打了一辆车,向一家宾馆赶去。
  一路上,她都对自己说,有些话一定得告诉梁健。
  紫祺出门没多久,后面一辆车便跟了上来。车里坐的是项光磊,他的牙齿都咬得紧紧的。
  梁健这回是真的要睡了。没想,门铃又突然响了。搞什么鬼?深更半夜,还让不让人睡觉啊?梁健还真有些生气了,绷着脸霍地一下拉开了门。
  门口,紫祺无声地站着,恍如一朵百合,静静地开放在这夜里。

  一晚上,黄依婷、项瑾、紫祺,美女连番来袭,梁健有些huld不住了。
  看着熟悉又陌生的紫祺,梁健手把着门框,问道:“紫祺,是你?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紫祺看着梁健,无奈而苦涩地笑了:“你真的觉得我是紫祺吗?”
  梁健心里有些混乱。一开始,她一遍遍地强调自己是紫祺,现在又突然来问他,是否真的觉得她是紫祺。只是,对他来说,无论是余悦,还是紫祺,他们都不再可能了。她现在有了新的幸福,就像黄依婷说的那样,他应该放手了。
  梁健说:“是的,我相信你是紫祺。”

  紫祺深深地看了梁健一眼,然后,突然扑到梁健身上,双臂狠狠地抱着梁健的脖子,说:“梁健,可是,我是余悦。我希望我还是余悦。”
  感受着这样熟悉的气息,这样熟悉的语气,梁健不是不心动,不是不感动,不是不摇动,可是,想起那个在乎她的男人,想起她在他的呵护下,在这里生活的挺好,他还是克制了自己的情绪,淡淡地说:“紫祺,你已经不是余悦了。”
  紫祺慢慢地松开了手,她瞧着梁健的脸:“不,我是余悦。至少现在是余悦。”
  不能不说要推开她,是艰难的,但是,除了推开她,他还能怎样呢?在病房里,他已经问过她,他不能阻挡了她的幸福。他觉得自己脸上的笑有些僵,但他还是说:“别傻了,紫祺。也许你以前是余悦,但自从你背负一切,独自一人来到这里求医,你便是紫祺了。我看得出来,那个人很在乎你,你应该回到他身边。当初,我们没能坚持到最后,这一次,我希望你能和他走到最后。祝你幸福,紫祺。”

  梁健的话,让紫祺微微颤抖。她慢慢往后退了一步,颤声说:“对不起,打扰了!”说着,她缓缓转身,朝电梯走去。
  在电梯旁的墙角,项光磊靠在墙上。他非常伤心,她没有想到紫祺会来找梁健。他亲眼看到她拥抱了梁健。这是他怎么都受不了的。虽然,梁健没有请紫祺进房,虽然他们没有更亲昵的动作,可是,他真的接受不了这一切。因为,她是他心中的女神,这小小的意外,让神像上出现了细微的裂纹。
  看到紫祺向电梯这边走来,项光磊躲进了安全通道,直到紫祺乘坐电梯下去,他又朝梁健房间的方向瞅了一眼,才走开了。
  梁健用了好长的时间,才将门关上。
  刚才,他对紫祺说得那么决绝,既是对紫祺的拒绝,也是对自己的拒绝。

  一方面,他觉得一切已经在医院里说清楚了。
  另一方面,时过境迁,很多事情都变了。内心深处,他希望能够与余悦再续前缘,但冷静下来想想,很多事情都已经变了,他与胡小英的感情,也是他无法面对余悦的原因之一。也许,过去的事情,就让她过去吧。这也许是最好的结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