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50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了许久,女孩还是没来。项光磊去隔壁家叫小女孩,但是他们家里却没有一丝灯火。项光磊喊了许久,始终没有人应他。他失望低落的回到家中,这一桌的饺子,他一个都没吃,到了睡觉时间,他还是呆在屋子里不动……
  直到午夜时分,隔壁家房子的门打开了。项光磊赶了过去,是女孩的父亲来取衣物,项光磊追问女孩去了哪里?
  女孩的父亲很匆忙,他说女孩忽然病了,下午送去了医院,他现在来拿衣物,马上就要赶去医院,他对项光磊说,等女孩好了,再跟他玩。女孩父亲匆匆取完衣物就走了,留下了项光磊站在四合院里。
  项光磊记得,那一天,雪下得很大,而他站在那里,久得几乎被冻成一个雪人,直到妈妈将他抱进屋子,裹进被窝……
  那天后,项光磊再也没有见到这个女孩。
  这个精灵般的女孩,就这样被病魔带走了,这给项光磊幼小的心灵造成了深深的伤害。之后,他立志当一名医生,从小就在这条路上奋发努力,在他三十岁左右的时候,他学成归来到北京数一数二的求是医院行医。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会见到余悦,一个跟他印象中的女孩如此相似的女子。最初看到余悦的时候,他还以为她就是昔日那个女孩。不过,他很快发现,余悦和那个女孩,并不是同一个人。但是人有时候就是喜欢自欺欺人,他宁愿相信余悦就是那个女孩。
  这个故事是他心底最深的痛,最痛的柔软。虽然,他知道,她不是她,但他还是对余悦非常上心,知道她不愿意手术之后,他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余悦身上。事实证明,他真的具备非凡的医学天赋。
  他不知用什么手段,进行了多少实验,在没有使用手术的情况下,项光磊单凭药物和作息习惯,竟然使余悦的病情明显好转。这让余悦非常惊讶,同时也震惊了求是医院的医生们。他也因此被提拔为肿瘤科主任。
  余悦非常感激项光磊,因为,是他给了她新的生命。项光磊竟然自作主张的说,从今天开始,我给你取个小名吧,你叫紫祺吧,这就如你的新生命。命是人家救的,余悦没有拒绝。
  从那时候起,项光磊就一直照顾着紫祺,如果梁健不曾出现,也许他们就会这样继续下去,直到结婚生子。然而梁健的出现,就如一颗石在,在紫祺的内心掀起了波澜。不过,表面上,她还是那个紫祺,因为她知道,项光磊是那么爱着自己,为了她放弃了很多很多。

  所以,她只能放开梁健的手,尽管看着他时,她多想扑向他怀里,告诉他这些年她经历的所有苦痛挣扎,告诉他当时离开他时她的茫然无措,告诉他多少个夜里,她想念他的拥抱他的温暖,可是,她不能。因为她再不是曾经那个余悦了。当项瑾说:“光磊哪里是为了国家才留下来的?他是为了紫祺才留在国内的!”,那一刻,紫祺毫无反应,因为那一刻,她又想到了梁健。曾经,他是她最亲近的人,而从此以后,她都得将他尘封在心底了。

  项光磊的手放在了紫祺手上:“紫祺,真的很感谢你,这一年多来,你能陪在我的身边。”紫祺终于回过神来:“光磊,我要感谢你才对,没有你,哪里会有今天的我,我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活……”
  项光磊打断了紫祺,温柔地说道:“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了。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们快快乐乐地过生日。来,我给大家倒红酒。”
  “祝你生日快乐!”
  喝了杯中酒,项光磊好像记起了什么似的,对紫祺说:“紫祺,我已经把梁健的事情搞定了。你让他回去吧,以后再也不要来骚扰你了,好吗?这是他答应的。”
  “梁健”两个字,项光磊虽然说得很轻,但是项瑾还是听见了。这就如一颗小『炸』弹,炸的项瑾有些麻木,不过,她还是脱口而出:“你说谁?”项光磊无心的回答:“梁健。一个从江中省到这里来办事的小小芝麻官。哦,不是芝麻官,芝麻官还得七品呢,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乡镇党委书记。”
  项瑾的表情突然变了,她脸上的紧张,迫切,期待,或是别的什么,余悦说不清,但她注意到了。她奇怪地问:“你认识?”
  项瑾朝父亲看了一眼,赶紧说:“哦,不,我听错了。你们慢慢喝。”
  说着,项瑾从座位上站起来,说“我去一趟房间。”项瑾的父亲项部长,看着项瑾的背影,什么都没有说。他当然知道,这个梁健是谁!之前,为了让离家出走的项瑾能够从镜州这个小城市回到京城,他这个部长,曾经亲自下到基层去。当时项瑾就寄宿在一个叫做梁健的家伙那里……
  项部长还记得,有一次,项瑾打过电话后,将手机随手放在了桌上,便去洗澡了。然后,项部长在项瑾的手机里找到了那个叫做梁健的名字,并发了条短信,以项瑾的口吻说,她不会再等他了……
  这件事情,项部长是偷偷摸摸做的,这也是他这辈子所做的为数不多的偷偷摸摸的事情,想起来还真有些后悔。但事情做了也就做了,他没有勇气对女儿说,自己做了这么一件事情。就如小孩不好意思坦白自己打碎了一个碗。
  或许,每个人内心深处都还是一个孩子吧!
  项瑾在房间里,拿起手机,来到窗前,看着窗外……
  她活动着手指,停在了“梁健”的号码上。她还记得,当初离开镜州的时候,她对梁健说过,她会在北京等他。她一直在兑现这个承诺,一直在等梁健,但是,梁健却一次都没有来找过自己,甚至连电话都没有。很多次,她都想打电话给他,但是,转念一想,难道他已经将自己忘记了,难道他根本就没有勇气来京城发展?
  她打算等。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像男人一样信守承诺!
  原本她会一直这样默默地等待下去,等待有一天他会打电话给她,告诉她他在北京了。她不知道,父亲的一条短信,拒绝了梁健所有关于她的念想。
  今天,听到“梁健”这个名字,知道他此刻就在北京,她几乎难以自持。这个带走她第一次的男人,现在从江中省远道而来,就在北京城的某个宾馆里,却没有给她打电话?!
  如果他不是在北京还好,他既然在北京,却不给她打电话!她真有些气得发疯了,这么多日子以来,她都在等他,他却毫不将自己挂在心上,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行,不能再这么下去,她必须去找他,他得问清楚,为什么?
  说着,项瑾换上一套黑裙,足蹬高跟鞋,走出了房间。
  项瑾突然要出门,让项部长、项光磊和余悦都非常意外。项瑾拿起酒杯倒满一杯酒,微微举了举,说:“我干了这杯,表哥,祝你生日快乐,还有老爸、紫祺,你们慢慢喝。我突然记起来,晚上我还有点事情,我必须出去一趟。”
  项部长忽然叫住项瑾:“需要司机送你去吗?”项瑾说:“不用了。”

  项瑾并没有事先打电话给梁健。作为首长的千金,项瑾随便给公『安』上打个电话,就查到了梁健所在的宾馆。她驾驶着汽车,朝梁健所在的宾馆奔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