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50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项光磊看梁健脸上阴晴莫名,便说:“据说,你是一个很负责任的基层党委书记?!还专门为了老百姓的事情跑到中央来。怎么,现在又不能为老百姓做一点点牺牲了?”

  梁健心想,这是难得的机会,这事情如果真能解决,那可是一件大事。但是,他认为,自己和余悦的关系,不是可以拿来交换的条件。他说:“只要紫祺亲口告诉我,她永远不再是余悦,我自然不会再跟她有半点联系。”
  项光磊冷笑:“这里本来就没有什么余悦!我让她进来,亲口告诉你!”
  一会儿,紫祺走了进来。她看着梁健,目光里有一闪而逝的伤痛,不过也仅仅是一闪而逝,她从来是个坚强的女孩。她缓缓地对梁健说:“梁健,你真的搞错了,余悦早就已经不复存在,我是紫祺,永远不可能再成为余悦……”
  项光磊笑了一声,对梁健说:“你听清楚了吗?”
  那一刻,梁健感觉眼睛有些湿润。
  这两年,他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想她,但是,他也始终没有忘了她。当他第一次在酒吧看到她时,那种复杂的心情,还有,当他知道真相时,那种心痛的感觉,都告诉他,他对她始终还是有感情的。这个曾经的小师妹,这个曾经在他最灰暗的时候给了他光明和温暖的女孩,如果这一刻说,她愿意回到他身边,无论前路如何艰难,他都会愿意与她携手往前,不离不弃……

  不过,现在这样也不坏,至少她是幸福的。虽然她的那段过往还是一个谜,但既然她连名字也换了,打算一切从头开始,而且,这个微微有些霸道的男人,至少是那样在乎她,他也没什么可说的。于是,他闭了闭眼,说道:“那好吧。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面。”项光磊说:“好。既然你同意了,那我马上打电话,让国家电把你的事情解决了。你等电话吧。”
  紫祺和项光磊一同离开了。
  拉开门的刹那,梁健希望她至少回过头来看他一眼。但是她没有。她一如当初离开时,那样决绝。
  靠在病床上,梁建一声不吭。黄依婷给他倒了些水,说:“要不我先出去一下?你一个人静一静?”
  梁健却说:“你说,这个紫祺,是不是真的不是余悦?”黄依婷说:“你想要听真话,还是假话?”梁健说:“当然是真话!”黄依婷说:“我觉得,她就是余悦。”梁健很吃惊地看着黄依婷:“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黄依婷说:“也许是旁观者清吧,我看得出来,她看你的目光不同。那种目光,如果是以前跟你不认识的人,即便是一见钟情,也不会有那样的目光。她看你的目光,有太多内涵。这内涵告诉我,你在她心里,不是一天两天了。”梁健没想到,黄依婷能观察得这么仔细。
  黄依婷说:“梁健哥,我觉得,你还是放手吧。毕竟人家现在已经有了男朋友。既然她连名字也改了,说明她想开始新的生活。你说是吧?要不,你自己静下来想想?”
  梁健说:“不用了,我已经想好了。我不会去打扰他们。”
  在医院里待了大半天,梁建感觉背上的疼痛远没有一开始时那样尖锐了,便对黄依婷说:“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估计没什么大碍,我们还是出院吧!”
  黄依婷有些犹豫:“你确定真的没事?”
  梁健坚定地说:“没事。”
  换下病号服,穿上自己的衣服,梁建由黄依婷搀扶着去结账。不过,医药费已经结了,院方还给了梁健一个信封,里面是五万块钱。
  梁健有些不懂:“这是怎么回事?”
  院方说:“这是项主任放在这里的,据说是那个肇事司机的赔款,如果嫌不够,还可以找他们!”梁健看自己没什么事,而且他也不知道其实是有人要他的命,就说:“就这样吧!”

  他想这钱,不拿白不拿,况且前天还花了十万块钱吃了一顿窝囊饭,这五万块,至少也算一个补偿。黄依婷说:“梁健哥,如果你晚上一个人呆着没事的话,我就去上课了。课程排得很满。”梁健说:“行,你别担心,我真的没事。”
  这时候,有一个陌生电话进来。对方介绍说自己是国家电某处的处长,他说:“是梁书记吗?明天有空的话,请过来一趟!关于你们那里一个村的搬迁补偿问题,我可以给你一个答复。”
  这一次,梁健保持着高度警惕。说:“你要给我的答复,是同意增加补偿呢?还是不增加?”对方说:“同意增加。但是我们需要你给我们提供一份比较完整的报告。”
  梁健早就已经将报告交给了龙副总经理,就跟对方说了。对方效率还挺高,就说,你先别挂电话,我打个电话问问。很快,他就回复说:“梁书记,你恐怕弄错了吧?龙副总说,根本就没有这么一回事。”
  梁健知道,自己又着道儿了。不过,他不想在这个事情上多计较,那只能是浪费时间,反正梁健在笔记本电脑中备了份,只要再打印一份就行。于是,梁健与他约好,明天上午再到国家电拜访。
  在一栋别墅客厅里,项光磊、紫祺、项部长和他女儿项瑾坐在沙发中。项光磊和紫祺坐在一起,项部长和项瑾坐在一起。项光磊说:“大伯,表妹,当然还有紫祺,谢谢你们给我过生日。”
  项部长说:“光磊,你父母都在美国,你独自留在国内,这很不容易。在国内我和项瑾,是你最亲的亲人了吧,当然要给你过生日啦!你年纪轻轻,医术又好,能够为国家出力,这很好!现在,许多小年轻,动不动就往国外跑,我是不赞成的。”
  项瑾说:“光磊哪里是为了国家才留下来的?他是为了紫祺才留在国内的!”
  项光磊的父亲和项部长是兄弟,一个从商、一个当兵。后来项部长当了首长,项光磊的父亲则在美国把生意做得越来越大。项光磊是在美国念的医学,到北京求是医院做医生,本也打算积累经验后,再去美国,与父母生活在一起。

  只是,后来他遇到了余悦。当时,她刚离开镜州,来求是医院求医。余悦一直不愿意做『乳』房手术,只愿意接受最基本的治疗,这让专家都很头痛。这时候,项光磊碰到了她,突然发现余悦好像一个人!
  项光磊的童年,是在北京最标准的四合院里度过的。同院子有一个小女孩,特别可爱、乖巧,是项光磊最好的朋友,春天他们会让爸爸妈妈带着去看北海的柳树,夏天躺在凉席上搭永远搭不完的积木、秋天在院子里踩梧桐的落叶、冬天一起看雪,堆雪人,可以说是青梅竹马……
  然而,太过美好的事,往往难以留驻。鲁迅曾说,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事情打碎给你看。老天最擅长干这种破坏你预期的事情,让你永远也想不到故事的结局。
  那是小年夜,项光磊邀请女孩来家里吃饺子。项光磊说一定要让女孩吃到自己亲手裹的饺子,那年他才六岁,一桌的饺子包好了、煮好了、还煲了当时可称作美味佳肴的牛肉粉丝汤,然后项光磊和父母就开始等隔壁家的小女孩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