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559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吃啥啊吃,赶紧去医院吧,我得看看去!”窦厚成很焦躁。
  马小乐也说不上什么,他知道,此刻只有去医院才能让窦厚成好受点。
  车子速度不慢,十几分钟后,便来到医院。
  窦厚成站在窦萌妮的病床前,显得很呆滞,就像霜打过的茄子,“瞧瞧梦妮,就跟睡着了一样,等她醒了就带她回家去,城市是好,可不是咱们来的地儿。”
  窦厚成的话,马小乐听得很难受,他看不下去了,转身出了病房。

  没多久,护士就来了,让家属离开。
  “发生了这事,梦妮单位的领导也没个说法?”窦厚成出来的时候问马小乐,口气很无助,或者说应该是很可怜。
  “有,会有的,我正要去问问看呢,约好了明天去的。”马小乐道,“这事肯定已经报案,公『安』也会查的,不能让人随便就给打了。”马小乐尽量安慰窦厚成。
  “那还好,那还好,哪里能让坏人逞强呢,一定要法办他们!”窦厚成的眼里露出一丝坚定,“等去单位问人家领导的时候,一定得好好说话,人家是领导啊,别得罪了他们。”
  “哦,那个我知道。”
  “哥,你就别再说了,人家比你懂呢。”窦成芹拽了下窦厚成的胳膊,又转对马小乐道,“你先去忙吧,也不能老耗在这里啊。”

  马小乐确实也呆不下去,太压抑了,说他再去找找人,反正只要有什么消息会及时告诉他们的。
  可是离开这里又能去哪儿呢?回榆宁,明个一早还得赶过来,有点匆忙,可留在这里,这状态找谁也不合适,找金柱去工地吧,也行,但马小乐觉得那样会让工人们不安心,还以为他出了啥事。
  看看钱包,里面还有几百块,没办法,只好打电话给金柱,让他带两千块钱到银龙酒店找他。马小乐在酒店开了个房间,是的好好休息休息,这两天给操劳得也不轻。
  金柱过来之后,问马小乐有没有啥事,马小乐说有点事,纯属奉献爱心。金柱又问需不需要帮忙,马小乐觉得好像是应该带个人,郝仁是开酒吧的,肯定不是啥正经人,万一耍起横来,他也没办法。不过想想这是关键时期,岳进鸣的提醒不能忘,要少闹腾,否则出了岔子就不好办了。
  “不用,没啥大事。”马小乐对金柱道,“如果用得着我就再打电话喊你。”
  “行,反正一切都听你的。”
  金柱走后,马小乐洗了个澡,痛痛快快地睡了一觉。
  早晨八点多起来,时间还早,金夜色酒吧还不开门。马小乐下去吃了个早餐,也没回房间,直接去金夜色等郝仁。
  酒吧开门后,马小乐进去叫了杯茶坐下,此刻,没有耐心也得等。
  将近十一点钟,门口一个粗胖的男人走了进来,目不斜视,服务员们一个个都拘谨起来。凭直觉,马小乐觉得来人应该是郝仁。果然没多会,在值班经理的指引下,马小乐到三楼敲开总经理的办公室,看到的就是他。
  郝仁看了看马小乐,先是眉头一皱,马小乐说昨天通过电话,是窦萌妮的哥哥。
  “哦,你就是窦萌妮的哥哥。”郝仁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似乎根本就没把和他见面的事情放在心上。

  马小乐尽量很客气,掏出“中华”,递了一根过去。
  “这烟我不抽,假货太多。”郝仁摆了摆手,从包里摸出一盒来,“你抽我的?”
  这话很刺人呐,假货太多,那意思就是说马小乐拿得是假中华了。不过这个时候不是计较这事的时候,马小乐咬了咬牙根,自己掏了一根抽起来。
  “你下坐坐吧。”郝仁头都没抬,“我先忙几个事。”
  马小乐也不客气,走到沙发前坐了。不过看情势好像不太对,郝仁其实没啥事可忙,一会拉拉抽屉,一会又翻翻台历,还不时打个电话,根本就没有要和马小乐好好谈谈的意思。
  “郝老板,我想知道前天发生了什么,窦萌妮为什么会被打成那样?”马小乐强压怒火,尽量用平稳的口气问。
  “你说那个窦萌妮的事情啊,好像是她和顾客发生了点矛盾,被打了。”郝仁说完,又低头拉着抽屉,不知道在找什么。
  “就这样?”马小乐有些实在太惊讶了,这么大的事情,郝仁竟然如此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结束了!
  “就这样了,还要怎么样呢?”郝仁停下手,盯着马小乐看,看似漫不经心,同时又带着点威胁。
  “怎说窦萌妮也是你的员工,员工被打你就一点反应也没有?”
  “怎么反应?”郝仁道,“客人打完就跑走了,再说,也是她服务态度不好,能怪谁呢?”
  听这话,一股气血堵住心头,“那,那有没有报案?”

  “报案有屁用,不是说了嘛,客人打完就跑了,我让你说,不见名不见姓,报案管鸟用?还是省省吧!”
  “你对员工也太不负责了!”马小乐的声音高起来。
  “你说什么?”郝仁瞪起了眼,“我告诉你,第一别这么大声,第二窦萌妮服务态度不好得罪了我的客户,是她对我不负责任!”
  如果手里有把刀,马小乐觉得他肯定会把郝仁砍翻!幸亏没有刀,马小乐急促地呼吸了几下,他觉得现在还不能正面冲突。“郝仁,现在我告诉你,如果窦萌妮有任何意外,你得负全部责任!”马小乐说完,站起身来便走。
  “糙你个妈,说什么了你!”郝仁“呼”地一声站起来,“你让老子很不爽知道不,不过看在窦萌妮被打的份上,我给你个机会,一分钟之内给我离开这里,否则我让你爬着出去!”
  郝仁的咒骂,让马小乐几乎失去理智,“你骂我?长这么大,还没人这么骂过我!”

  “今天那我还就骂了,再骂一遍给你听听,糙你个妈!”郝仁歪着嘴巴,“听清了没,我又骂你,你能怎么着?好像你还很有种,信不信我把你的种给割了?”
  愤怒忍耐到极点,往往会出现短暂的冷静。
  当马小乐看着郝仁那张嚣妄的脸时,转身走了,只是说了一句,“你牙口很硬。”
  出了酒吧,阳光明晃晃的,很刺眼。这原本是一个晴朗无比的天气,可是马小乐心里确实黑沉黑沉的。
  车子停在拐角那边超市的停车场内,马小乐拖着步子走去,他在考虑,该怎么来解决这事,是不是该向甄有为开口求助了。
  “喂,你是窦萌妮的家人吗?”一个弱弱的声音传来。马小乐回头一看,是个女孩。
  “你是?”马小乐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我是窦萌妮的同事。”女孩很紧张,看看四周,似乎觉得说话不方便。“能找个地方讲话吗?”
  日期:2015-04-27 19: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