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49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高成汉说:“事情已经发生,我想得从标本两个方面赶紧行动起来。标,就是对该处罚的人进行处罚。我向市委主动提出,这次特高压征迁事故,由市纪委直接介入调查,不再交托给县纪委。老百姓已经对县委失望了,他们不相信县委能够公正公开地开展调查。对该处理的干部,我建议调查一结束就进行处理。”
  市长宏叙也表示同意:“我同意高书记的意见。”其他人也表示同意。谭震林说:“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另外的事情呢?”
  高成汉说:“治本,就是要解决深层次问题。现在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补偿方面,对特高压线经过村子的补偿问题,要向上争取更多政策支持,向下做好群众工作;另外一方面,成山村还隐藏着一个大问题,就是矿山产权问题,这个问题我们一直没有掌握,这到底是下面故意向我们隐瞒,还是另有原因,必须调查清楚,这两个方面的问题得到了切实的解决,成山村的问题也就算真正解决了!”

  谭震林说:“成汉同志,对问题看得很清楚。我们就这么干吧。今天我们书记办公会议讨论的问题,形成一个会议纪要,明天下发给县镇,让他们抓紧落实……”
  高成汉忽然打断道:“谭书记我还有一个建议。”大家都转向高成汉。
  高成汉很坚定地说:“解决问题,关键在于人。我发现,向阳坡镇的领导,特别是主要领导有问题。下一步,我们市纪委就要从他们镇上的主要领导开刀,那个镇党委书记肯定是不能用了。如果要破成山村这道题,就必须要有一个强悍、正义的镇党委书记。我建议,最好直接由我们市里下派一个人,这段时间就负责把向阳坡镇的关系和事务理顺,加快推进特高压征迁工作,这同时也是我们锻炼干部的好途径!”

  谭镇林考虑了一下,说道:“这个办法也行,也给南山县委一个警示,如果他们自己不选好干部、用好干部,那只有我们市里直接派下去了。成汉同志,你既然这么说,应该有好的人选吧?是你们市纪委的人吗?”
  在座领导,有人想,好啊,你高成汉就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安排自己手下的人啊!有人已经预备好,等到高成汉提出市纪委某个人选,就进行反驳。他们没有想到,高成汉根本就没有提自己委局的人!
  高成汉说:“人选我是有的,但不是市纪委的人,我怕提出来,领导会舍不得。”谭震林说:“成汉同志,你就直说,我首先表态,只要是合适人选,我肯定舍得,就算是让我的秘书下去,我也没一句话。我都舍得,还有谁不舍得!”
  有了谭震林这话垫底,阻力就小了一半。高成汉就直说了:“我觉得,宏市长的秘书梁健下去最合适。不知道宏市长舍不舍得?”
  宏市长一惊,他没有想到高成汉会提出梁健来。但之前谭震林都说了,就是他自己的秘书,他都舍得,如果自己此时提出反对意见,就不好了。宏叙只是说:“梁健,合适吗?”
  谭震林也说:“梁健能不能堪此重任?”高成汉说:“从我的观察来看,他可以!梁健有基层工作经验,在十面镇和长湖区的时候,都多次解决了棘手问题。今天他也是陪我一同跟群众面对面对话的,很镇定,有勇气,有正义感,还有运气。我认为,他不仅是名干将,还是一位福将。”
  那些原本要提出反对意见的领导,见高成汉并没有提出自己委局的人选,反而提名了宏市长的秘书,大家还有什么话说?最主要的是,他们知道这次下去,可不是去度假,也不是去享受,是去解决棘手问题,搞不好还会惹得一身骚上来,为此,虽然各人有各人早想提名的人选,可并没有把握这么下去是否能干好。于是,他们都乖乖的闭口不言了。
  谭震林也知道,这事情很有难度,他也多次听说,梁健能力不错,在宏市长身边,帮宏市长解决了不少问题。如果把梁健派到下面去,也等于让宏叙少了一条左膀右臂。如果梁健到了下面,没有搞出名堂来,至少会让宏叙没面子,如果搞出事情来,宏叙说不定还会受到影响。这是一石二鸟之计,谭震林又怎么会放弃,就说:“这最终还是要看宏市长同不同意、舍不舍得了?”

  宏市长见大家看着自己,如果说不同意,说不过去,就道:“梁健虽然是我的秘书,但更是市委的干部,组织需要的话,我没有任何意见。”
  这时候,市委组织部长魏洋提出了一个问题:“将年轻干部派到乡镇基层去解决实际问题,处理矛盾纠纷,也是我们一直以来锻炼干部的好做法。这里就是有一个问题,一般情况下,我们选派下去,都会在职务和职级上提一个层次。比如我们市里的处长下去,一般都会到县里挂职副县长或者县长助理。梁健这么下去,是挂职副县长,还是另作考虑,也希望谭书记能给一个意见。”
  回到万处长办公室,万处长就把一张纸条给了梁健,上面是一个酒店名字和地址,万处长说,如果实在不认识,可以到门口去买一张地图。万处长倒是很替梁健考虑。梁健就从国资委中出来了。
  已经是下午四点半左右,如果先回酒店,再踅过去,恐怕会迟到,这是在有名的“首堵”啊,很多人为赴晚宴,下午三点就出发了,否则容易堵车,搞不好人家吃完了主食你才能到。
  梁健看了看地址,实在搞不大清楚这是哪里,但是他没有买地图,手机中的gps定位软件以前不怎么用,现在正好用上。查看了大体的位置,梁健便打了一辆车。没想遇上的是一个麻烦司机。

  这个司机从梁健一坐上车子,就开始打电话,一边开车,一边在电话中发怒、骂人。梁健听出来,好像他买了一个二手房,结果屋顶漏水,让人帮助修理,结果人家只给铺一层油纸,下午又变成了水帘洞。这京腔骂人是可以称为国骂了吧?
  与他们相比,梁健感觉自己的生活要简单许多。很多人,需要为生机和庸常生活而烦恼,而梁健只要为工作而忙碌就可以了。也许这就是领导干部和平民百姓本质的区别所在。
  司机一边骂人,速度倒是一点都没减。半个小时左右,梁健就到了那家小酒店。这真是一家小酒店,缩在一条小弄里。梁健丝毫不敢小看,因为他知道,在北京有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弄里,却隐藏着消费惊人的私人会所。
  门楣上挂着小憩园几个字,梁健走了进去。原来这是一个普通的四合院,当中是一株石榴树,四边是包厢,在入门不远的地方是点菜的玻璃房。看到梁健后,有一个穿黑色短袖、牛仔裤的光头男人迎了出来,“你好,吃饭?”

  梁健说:“是的,万处长订的包厢,不知是哪个包厢?”男人头大眼小,上下打量一下梁健,说:“哦,原来是从江中省来的领导吧?这店是我的。来吧,到包厢去休息!”
  梁健朝这个光头老板笑笑:“需不需要先点菜?”老板说:“不用了。万处长说,他熟悉,他也知道首长爱吃什么,已经点好了。”梁健说:“那就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