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8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自己喝酒。
  殷虹看着看着,也拿着酒瓶给她自己倒酒了,倒了在另一个茶杯里,然后她也喝了一大口。
  我突然看到,她左脸颊,有点微微肿起来。
  我急忙伸手,她急忙一推开我的手,我有点气:“怎么了!又被打了啊!”
  殷虹幽怨的看着我。
  我问:“说啊怎么了啊!”

  她委屈的说:“被,被他打的。”
  我问:“又怎么被打了?”
  她说:“他心情不好,喝醉就这样。”
  我说:“靠。什么变态的家伙,是不是神经有病的啊,心情不好喝醉就打自己女人啊?”
  她没说话。
  我说:“侧脸过来给我看看。”
  她侧脸过来。
  刚才没发现,她还化妆了,不然早就看出来了,是肿了,看来是被揍了一顿。

  我心里真是不爽:“做掉他得了!”
  殷虹低着头,然后喝了一杯酒。
  不知不觉,两人喝了一瓶红酒,然后我直接开了那瓶小只的红酒,兑着红茶,继续喝。
  我问道:“你想这样下去多久?你以为真的有救世主吗?”
  殷虹摇着头。
  表情很纠结痛苦。
  我说道:“干嘛?”
  她说:“我也早就想结束这样的生活,我是什么?我是奴隶。我和奴隶没有区别,我比行尸走肉还没有尊严,我只是一个奴隶,像古代那些**隶。我看不到我的未来,我很多次想死,如果不是因为我家人,咬牙忍下来,我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
  说完,她拿起整支酒,灌进嘴里。
  我急忙要抢,她直接喝完了,好吧,喝完了。
  她说:“让我喝醉吧。也许这样会好一些。”
  我说:“我不是不让你喝醉,是没有酒喝了,那我没得喝了啊。”
  殷虹说道:“叫服务员拿上来吧。”
  说着,她直接拿了座机打前台电话,让前台送上来两瓶红酒,就是这个法国什么红酒,那么贵,若是喝完了,岂不是要花两千多块钱啊,真是贵啊。
  殷虹已经有些醉意了,我说:“你该回去了。很晚了,小心他找不到你又打你。”
  殷虹说道:“今晚我跟他说了,去我朋友那里。”
  我说:“你不怕他查到?”

  殷虹说:“查不到的。你放心。”
  我说:“真的吗?”
  殷虹说:“别怕。”
  我说:“是确实担心你,怕回去被他打死了。”
  殷虹叹气,然后看看空的酒瓶,说:“我们不提他了好吗?”
  我说:“好吧。”
  门铃响起,我过去开门,服务员拿了两支红酒,我拿了过来,然后殷虹在里面说道:“明天我跟着房费一起结。”
  服务员说好,然后走了。

  我关上了门。
  过来了,把酒放在桌上,殷虹把两瓶酒都开了。
  我皱皱眉,说:“能喝完吗?”
  殷虹说:“今晚好好陪我喝醉吧。”
  我看着两支红酒,感觉喝完了,估计两人都要醉掉。
  她把酒倒进了茶杯了,我问:“你不兑吗?”
  她摇摇头。
  我说:“好吧。”
  我自己兑了绿茶,因为没有红茶了。

  她拿着酒杯和我一碰,我也碰了杯,然后她一饮而尽,我也干脆一饮而尽,然后继续倒酒。
  会死啊,天花板开始转了。
  殷虹说道:“以前我不知道喝酒有那么好,可以忘了那么多忧愁,后来我知道了。”
  我问:“所以就经常喝醉了?”
  殷虹说:“嗯。他打我的时候,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
  我说:“酒精的确是一个很好的麻丨醉丨剂。”
  殷虹有点结巴了,问我道:“和自己相爱的人谈恋爱,是什么感觉?”
  我苦笑一下,说道:“在一起的时候,很快乐,分手的时候,很痛苦,在一起有多快乐,分手就有多痛苦。”
  殷虹说道:“哪怕是痛苦,也是快乐过的。”
  我说:“是吧,很多人都说,只在乎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
  殷虹说道:“其实这句话说起来,有的人可以说的很无奈,因为没人会不渴望与相爱的人白头偕老,天长地久,但是事实上很难真的有完美的爱情条件,所以他们就宽慰自己。曾经已经有过美好,就已经足够,还有一种是特别洒脱的,明明是要分离,明明再也不能在一起,他们会微笑地告诉对方,曾经和你在一起过,我很快乐谢谢。所以这句话,不同心态的人可以读出不一样的味道,但是毫无疑问的是,每种味道中都会有一种烟花的味道,有种烟花般灿烂的感觉,稍纵即逝。”

  我看着她那**的双眼,说道:“好像你谈过一样。”
  殷虹苦笑一下:“我想谈,哪怕没结果。”
  说完她直直的看着我。
  我们两,有了气氛,有了环境,有了酒精的推动,已经没有差什么了。
  她的响了,刚才我就听到了,响了一次了,现在又开始了,我刚才没打断她,我看看她。
  她直直看着我,然后就要伸手过来搂着我脖子,我说道:“你,先去接电话。”
  她看看。
  然后拿起了,踉踉跄跄的走进洗手间去,关了门,接了电话。
  我笑笑,拿了茶杯,继续喝酒。
  喝着酒,等着殷虹出来,她可能是接了一个重要的电话,不然怎么还不出来。
  难道是?

  霸王龙。
  如果骗不过霸王龙,她会被打死的吧?
  靠。
  我有点担心她。

  我走过去,在卫生间门口听着,听着她,却是抽泣的声音。
  哭着的啊。
  被霸王龙骂的吗。
  正听着,她说:“不和你说了,晚安了,拜拜。”
  然后我急忙走过回来。
  突然撞到了凳子,然后一个狗吃屎一样的扑在了地上,一转身,天花板全都在转。
  赶紧的爬了起来,我看着酒瓶,都剩下还不到半瓶了,看来,今晚喝的真的是不少了。

  殷虹从洗手间出来了,洗了脸,眼睛还是红红的。
  她抬起迷蒙的眼睛,然后坐下来,看了看我,说道:“我闺蜜打来。”
  我说:“你,你哭了。”
  她有点结巴:“哭,了。我没和她说,什么,可是忍不住。”
  我说:“我以为是霸王龙打来的,骂你了。”
  殷虹说道:“他不会关心我的。他会等我回去了。”
  殷虹没说下去。
  我说道:“揍你是吧。”
  她自己惨笑一下,说:“是吧。”
  然后又喝酒,两人说话都结巴了,我感觉自己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自己清醒一点,但是却越来越晕。

  后来,在喝着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她一直诉说什么,她一边低声抽泣一边诉说,我的眼光,一直停留在了她俯身越来越低的衣领里。
  里面白皙一片,看得出,很**。
  然后,越来越晕。
  那晚我不知道怎么过的。
  反正我起来的时候,我是只穿着里面的裤子,在被子里面的,而殷虹,已经走了。
  天已经大亮。

  我头还在晕。
  枕边,留着她的发香。
  日期:2015-11-27 06: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