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48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想了一秒,却道:“我先不回去,我要去现场看看。有什么情况,也方便我及时向你汇报啊!”舒跃波想了想道:“这样也可以,如果宏市长有什么急事找你,你就在市行政中心,赶上去也要不了多少时间。”
  来到了市行政中心旁,车速慢了下来,老远就看到市民广场上人头攒动。梁健猜都能猜到,这就是他们选择闹丧的地方。梁健对驾驶员说:“就这里,停车。”舒跃波叮嘱了一声:“你们俩都小心点,群众情绪激动,不要硬碰,注意安全。”
  梁健点了点头,王雪娉对舒跃波说了声“知道了”,两人就朝市民广场走去。他们身后,县委书记葛东和县长石剑锋,也已经下车了,他们身后还跟着一批县里的人,一起朝人群走去。

  舒跃波对驾驶员说:“我们从东门进去。”东门是进入市行政中心大门之一,这扇门肯定也是市委市政府重点把守的地方,门内站了好多特警,手持警棍,一副戒严的状态。
  看到舒跃波的车牌是市政府的,门卫还是要求他们停了下记办公会议专用办公室。
  四套班子的最高领导,加上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市委组织部长都已经到齐了。舒跃波和刘海本来是没有任何资格参加这个会议的,只是因为他们是从向阳坡镇一线回来,领导急需要他们带回来的第一手消息,舒跃波和刘海才被叫进了会议室。
  市委书记谭震林虎着脸,看到舒跃波和刘海后,没等他们坐下就道:“你们不是三个人去的吗?怎么只有两个人回来?”舒跃波都不敢坐下了,站在桌前,微躬着身子道:“还有梁健,他说先去市民广场看看,有什么情况他及时向我们汇报!”

  谭书记就冲宏市长奇怪的一笑:“宏市长,你那个秘书,真是越来越有主见了。组织的话都不听,让他回来,他却又去现场了。”宏市长被这怪异的批评弄得很不是味儿,对舒跃波说:“你打电话给他,让他马上上来,谭书记是要你们全部回来的!”
  谭书记却又阻止道:“算了。我是怕你们几个人出事,所以让你们回来。既然他不怕事,那就让他在那里吧,反正他来了也没什么用。”
  这时候,市纪委书记高成汉动了下他的手机,在屏幕上划动了几下,一条信息就悄无声息的发了出去。/在市民广场上,梁健的手机发出了震动,一看,是市纪委书记高成汉的短信,写着:“速到书记会议室,想好你的对策。”
  舒跃波朝宏市长看了看,宏市长也做了一个算了的手势。舒跃波就又放下了电话,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办。谭震林不快地朝舒跃波和刘海说:“难道还要我请你们坐下来啊?”
  舒跃波和刘海就在桌边坐下来,屁股只占了半边。谭震林说:“你们是从第一线过来的,我现在问你们一个问题,有什么办法,能够马上平息这次事件?”

  舒跃波心想,大家都想马上平息这次群体性事件,可既然已经发生了,哪有这么容易平息的?如今四套班子的最高领导和重量级常委都在这里,如何解决,应该由在座的决定才是,舒跃波怎么可能说得清楚呢?
  但谭震林既然问了,作为政府副秘书长舒跃波如果什么都回答不了,那就是给政府丢脸,给宏市长丢脸了。于是,舒跃波硬着头皮道:“我想,最主要的就是把那些村民劝回去,不能让他们在市民广场闹丧,这样影响实在不太好!”
  “哼!”谭震林很不满意地从鼻子里哼了声:“空话大话!把村民劝回去,这话谁不会说?!关键是怎么劝回去,让谁来劝回去?”
  舒跃波被批评得脸红耳赤,不过还是挤出了几句话:“县委书记葛东和县长石剑锋两位同志,已经到市民广场去了,事情应该会有进展的吧?”谭震林说:“如果他们能够搞定,成山村村民到达市行政中心了,他们怎么会不知道?”

  说得也是,其实当时整个县委县政府和镇党委政府的领导,都没有想到村民会到市委市政府来闹丧。
  这时候谭震林的秘书金超,突然从会议室外推门快步进记顿时表情凝重,赶紧接过了电话:“聂书记!”
  紧接着,从电话那头就爆发出了训斥声。谭书记的手机并没有免提,但骂声之大简直就如免提一般,谭震林也始料未及,下意识地把电话拿离了耳朵,然后又再靠近耳朵,结果又被过响的训斥惊到,推离耳朵。
  在座的人看着谭震林的神情,心里忍不住就要笑,可是谁能在这种场合笑出声来呢?如果谁这时候笑,待会被训斥的肯定就是他了。
  谭震林就这样被省委书记聂川训斥了足足三分钟,等他将电话重重摔在桌面上的时候,已经面色铁青。然后,朝在座的各位扫了一眼。
  他有气无处发,用右手食指连连点着手机,说话都断断续续了:“刚才……省委聂书记……打电话记说了,如果我们不能在一个小时之内……将村民从市民广场劝离,那么到时候让我们全部下课!大家听清楚了吧!全部下课!”
  在座的人,全部愣在那里。这次真是关系到了自己的乌纱帽了,各人的神色瞬间都变成了土灰色。
  市政协主席江易说:“要在一个小时之内,将老百姓劝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增加特警力量,将群众全部包围起来,赶走……”
  谭震林立马否定:“不行!如果再起冲突怎么办?在这次事件中,简单粗暴已经不管用了!聂书记在电话中,对我们明确提出了“三个不能”,不能冲突、不能死人、不能欺骗!否者后患无穷!”

  市人大主任吴图说:“这就要我们去做群众工作了,可是目前的形势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做群众工作已经来不及了。即使去做,也绝不可能在一个小时内疏散群众啊。”
  谭震林说:“来不及也必须去做。这是没有商量余地的事情。强制行动你们就别再想了,我现在要你们想,怎么才能既不动武又把事情给平息掉,并且得在一个小时之内。大家都往这个方面去想,其他都不用想。听明白我的意思没有?”
  会议室内顿时一片沉寂,此刻大家接到的就如一道省委出的考题,必须在一个小时之内完成,否则乌纱帽不保。
  此时,宏市长突然想到今天晚上是梁健给他打电话说成山村的村民不会包围镇政府,而是会来市行政中心闹丧,当时他并不相信。他还想起,其实在前天,镇上的王雪娉和梁健都不同意对村里再次采取强制行动……可是当时他听了县里和镇上的意见,还让梁健别管的太多。

  这会想来,局势会发展成目前的样子,跟自己判断失误,也很有关系。此刻,宏市长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在官场那句话,还真是的,那就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一点都马虎不得。之前,如果他听梁健的劝告,事情也许不会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地步。可现在后悔也为时已晚了。
  越是时间紧迫,越是头脑混乱。市委书记谭震林命令大家一定要开动脑筋,想出办法。可大部分人这时候,脑袋里只是一片混乱,市人大主任和市政协主席都在想,怎么这么倒霉啊,如果因为这次事件,丢了帽子或者受了处分,那还真是晚节不保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