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48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碾死了人,本已在镇干部和公『安』心里埋下了不安,大家知道这次事件肯定是要追究责任的,如果再闹出人命,恐怕真的难以收场,搞不好自己的饭碗都要丢了。所以,大家都有些惶恐,根本不敢和村民对峙。
  但若这样被村民堵在镇政府里,市政府那些闹丧者势必就有了更多时间,引起全社会的广泛关注。镇政府里的人,这才真正明白,村里为什么兵分两路的目的,不得不说,这策略还挺高明的。
  镇党委书记邱九龙判断失误,看到情况变得如此恶劣,心都乱了,他红着眼,从小车上跳下来,冲到大门口喊:“谁要是不怕死,就躺在这里,我叫车子开过来,碾出一条血路来!”
  “你敢,你来啊!”“杀人犯,你碾啊!”
  舒跃波一看邱九龙又一次将民愤挑到了一个“新高度”,实在有些头皮发麻。回身对梁健说:“我们去找葛书记。”两人下了车,来到县委书记葛东坐的车边,敲了敲车门。
  县委书记葛东被困在镇政府大院的车里,也很是郁闷,但还是摇下了车窗。舒跃波这时语气也不客气了,说道:“葛书记,这个邱九龙,怎么只会火上浇油?!再这样,我们恐怕只能被围困在这里,直到天亮了!”
  葛东说:“可是,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啊,所以邱九龙也只能用狠话来威胁村民了。”梁健冷笑一声说:“如果村民是可以吓唬住的,他们就不会来这里了。”
  葛东看着梁健说:“那你们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舒跃波回答不上来,除了吓唬老百姓,或者使用强硬的措施将老百姓驱散,他还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舒跃波带着求援的态度,看向梁健。梁健却并不紧张,反而显得一身轻松:“那行啊,我来说一个办法吧,保准有用。如果葛书记同意,我们马上能够离开镇政府。”
  葛东瞅着梁健:“你说说看。”

  梁健说:“只要让邱书记留下,跟百姓面对面对话,我们就能走。”葛东一惊,这应该是一个好办法,但是他也担忧:“如果将邱书记留下来,村民们会不会惹邱九龙的麻烦?”梁健笑道:“没麻烦,要他这个书记干什么?这些麻烦本就是他们镇上惹出来的,当然得他们镇上去解决。”
  葛东被梁健说得无语,加之市里已经明确要求他们赶紧去市行政中心劝返,时间上已经耽搁不起了,葛东说:“那好吧,就让邱九龙留下来吧。谁去传话给他?”葛东一直没有离开他的座驾。
  这时候市政府副秘书长舒跃波再也看不下去了,他冲葛东说:“葛书记,这个传话的人,恐怕没有比你更加合适的了!”
  葛东诧异地朝舒跃波瞧了眼,他以前可没发现舒跃波这么有主见过,他又朝梁健瞥了眼,心道,该不会是受梁健这家伙的影响吧?!

  但现在显然不是争论的时候。
  葛东只能从黑色小轿车里走出来,朝正在大门口对着群众吼叫的邱九龙走去。邱九龙红着眼睛大喊:“我警告你们,你们这是在围攻政府机关,是犯法的,如果你们不给我赶快退开,小心我们把你们抓起来……”
  葛东打断邱九龙:“行了。你留下记葛东留下来,把你们的要求一条一条记录下来,我命令镇上,不准对你们动武、不准抓捕你们任何一个人,为你们提供水、提供食物,直到你们把要求提出来,都记录下来为止。明天,我们会到这里来,跟大家好好商量这些问题。如果明天我葛东不来,你们随时可以找到我家里去!”
  葛东说完话,就在前面带队走出镇政府大门,梁健和舒跃波也跟着出去了。原本横陈路上的妇女村民,也从地上爬了起来,让开了一条路。
  镇党委书记邱九龙显然不想留下来,也想跟着走出去。这时候,县委书记葛东朝他横了一眼,邱九龙的脚步就不敢往前迈了。等县里领导和舒跃波、梁健的车子开出了门外,人群的缝隙马上合拢了。
  镇党委书记邱九龙面对着眼睛直勾勾盯着他的群众,顿时感到一种压力,眼睛都不敢抬起来,再也没有刚才那股子嚣张气焰了。
  葛东、石剑锋、舒跃波等人陆续上车,梁健朝后面一看,正要上车时,忽然听到后面一把好听的声音喊道:“等一等,梁健,我也一起去。”
  抬眼瞧去,不是别人,正是镇组织委员王雪娉。梁健不知道王雪娉是怎么成功从人群围困中走出来的,他等王雪娉走近了,才问:“你也要去?”王雪娉说:“对啊,我呆在镇上,也是浪费时间,到市行政中心,说不定还能帮上什么忙呢!”
  梁健低头朝车内的舒跃波瞧了瞧,征求意见。舒跃波点点头说:“镇上去一个领导干部也是好事。让小王委员上车吧!”舒跃波还特意从后座上出来,坐到了前面的副驾驶室,对梁健说:“你们坐后面吧!”
  这闹得梁健有些不好意思了,好像自己跟王雪娉有什么特殊关系似的。王雪娉却不客气,坐到了后座,梁健也只好跟着坐了进去。
  车子朝市行政中心呼啸而去。
  舒跃波转头问王雪娉:“小王委员,你和我们梁秘书早就认识吗?”王雪娉看看梁健,笑着说:“不认识啊。就是前天才认识的,不过我们很聊得来!”

  梁健忽然有些不好意思了,这话听起来就像两人这么快就发展了特殊关系一般。舒跃波笑了笑,眼睛从后视镜中瞄了瞄梁健,略带微笑道:“小王委员结婚了没啊?”王雪娉说:“没有啊。舒秘书长难道想帮我介绍啊?”
  舒跃波诡异的笑笑说:“好像不用我多事了,你们不是已经在接触了吗?我们梁秘书,也是单身贵族啊!”
  王雪娉这会已经完全听明白,舒跃波是在调侃梁健和她,她说:“舒秘书长果然是领导,喜欢绕弯子调侃人。”
  舒跃波投降道:“我可真没调侃人啊!我是说真的,你们俩为什么不能发展一下呢?!”梁健也说话了:“舒秘书长,别开玩笑了,还有重大任务等着我们呢!”
  舒跃波说:“有句话叫,既要紧张,又要活泼嘛……”
  舒跃波话还没说完,电话就响了起来。舒跃波接起了电话,“嗯、嗯”着,只有答应的份。
  放下电话,舒跃波的眉头便皱了起来。梁健很好奇这电话是谁打过来的,但是他又不好多问,毕竟这是领导的事情。如果领导不告诉你,多问就是逾矩。
  舒跃波似乎将那些话在脑子里转了好几个圈,才对梁健说:“这件事情搞大了!”既然舒跃波肯说了,梁健赶紧问道:“怎么了?”
  舒跃波给他们俩解释了一番,说,老汉被铲车轧死的整个视屏,被上传到上了。题目是,政府为特高压强制征地,残忍碾死村老汉不眨眼。视屏瞬间被多个大型站和无数论坛转载。
  镜州市在前不久,就因为北部新城拆迁上过。刚平息不久,这会又因为特高压征地拆迁在上出名,市里领导脑袋不大到爆炸,才怪呢!梁健道:“这次性质不一样了,都死了人了!”
  梁健问道:“刚才电话是谁打记和宏市长已经发了大火!”梁健道:“这时候发火已经毫无用处,关键是要把问题平息下来。”舒跃波说:“我本来还想去现场呢,可是肖秘书长说让我赶紧回市里,要商量对策。说,让你也一起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