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571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钱保国正在乡里接待开发商,谈关于河湾乡第一期项目建设的实际进展,接到王耀中的电话,感觉很惊讶,跟这个王耀中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从来没有正面打过交道,一大早打电话给自己,估计也不会是什么好事。
  钱保国于是客套的说,你好,你好,王书记,一早能听到你的电话很感到亲切,亲自打电话过来,不知道有什么事?如果能够提供服务的事情,尽管吩咐,一定高质量完成。

  王耀中没有理睬钱保国的客气套话,用刻板的口气对钱保国说,请钱书记马上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有些事要和你当面谈一谈。
  钱保国听到这里一愣,这个王耀中找自己谈话,那么是什么事情?就想要探探王耀中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找自己,于是打着哈哈的说,王书记,我现在正在接待一个开发商,现在下面的招商引资任务都很重啊,没有办法,有什么指示可不可以在电话里吩咐,我会议一结束,马上就去落实。
  王耀中心里很不满意,自己找他谈话,推辞,难怪秦书凯说王耀中此人精明,是个老油子,确实有些难缠,跟自己玩起了拉锯战。王耀中冷冰冰的口气说,钱保国,如果你认为我是和你普通的谈话,你就不要来了,作为纪委书记,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会亲自给你打电话吗,半小时以后,你必须到我的办公室,我不管你现在正在忙什么,这是命令。当然,如果你认为自己的事情很重要,不能来,那么只当我这个电话没有打,到时候会有人找你的。

  王耀中不给钱保国任何解释的机会,把话说完后,立即把电话挂断。电话的那端,钱保国听话电话的挂断声音,对着电话骂了声,***,什么东西,纪委书记就了不起。
  钱保国话是这么说,腿脚却不敢怠慢,知道纪委要是盯着一个干部,没有事也会把你弄出事,让你丢官,于是和开发商打声招呼,让别的人接待,自己赶紧往外一边走,一边联系司机。
  钱保国心想,从河湾乡到县里开车也要二十分钟左右,这个王耀中把时间算的准准的,谁都知道,机关干部最怕的就是纪委找谈话,很多人谈着谈着就出不来了,这个王耀中这次这么着急的找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呢?
  一路上,钱保国坐在车里一言不发,仔细把自己最近的工作情况在脑子里过滤了一遍,想想哪里有漏洞,是否被纪委抓住什么,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明显的失误来。
  很快,车子进了县委大院,钱保国心想,算了,还是不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王耀中官场经验相对肤浅,没有秦书凯老道,只要自己当心点,应该还是能应付过去的的,如果谈什么事,只要不利于自己的,打太极的水平还是可以的,否则,也不会做县委办主任这么多年。
  从给王耀中打完电话到王耀中到了王耀中的办公地点正好是二十五分钟时间,钱保国推开门进了王耀中的办公室。钱保国一边装出擦汗的样子,一边对王耀中说:
  “王书记,真是不好意思,乡里的事情确实很繁琐,接到王书记的电话就立即赶过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迟了,耽误王书记的时间。”
  在进王耀中办公室之前,钱保国早就看过了时间,时间很充足,就点了根烟坐在车里抽了一会,表示自己不会惊慌失措,也不失礼貌。看到王耀中一副冷脸,故意找话题先把气氛调动的好一点。
  王耀中并没有领情,看了钱保国一眼,随手指着沙发,对钱保国说了声,钱书记,坐吧。‘

  钱保国看到气氛不对,于是没有坐下,走到王耀中身旁,从自己随身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包中华烟,抽出一根来,送到王耀中面前说,王书记,抽一根?
  王耀中用手一挡,再次说了声,你先坐吧。
  钱保国的两次主动示好被王耀中冷冷的拒之千里,心里有些不高兴,但是也有些忐忑,究竟这个家伙有什么事要和自己谈?毕竟现在不了解情况,只好先憋在心里,不动声色的等着王耀中摊牌。
  王耀中看了钱保国一眼,开口说,钱书记,最近关于公选领导干部作弊的事情你可能也听说了,市纪委很重视,已经批复对赵大奎和冯九阳两个人的处分决定,免除职务,如果不是出点意外估计今天就公布了,找你过来主要是向你了解一点事情。
  钱保国听到这里,心里知道原来是这件事牵扯到自己,原来认为冯九阳和赵大奎被处分了,自己也就算是躲避过去了,现在看来不是想象的那样简单,心里知道一定是冯九阳说出去的,他在心里暗骂了冯九阳一万遍后,迅速在脑子里分析眼下的形势。
  钱保国心想,王耀中既然找自己谈话,估计一定是有些证据的,否则,也不会随便把自己叫来,如果今天的谈话中,自己不能让王耀中得到想要的答案,估计王耀中会把这件事汇报到市纪委,到时候事情就更难办了,也许自己的副处级就没有了,可是如果承认了此事,责任也很重,必定会面临很重的处分,这样局势实在是让他太难以抉择了。
  王耀中看到钱保国没有说话,问钱保国说,钱书记,在全县公选领导干部中策划舞弊,你应该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说不好听的话,那就是把党性不顾,为了个人的目的投机取巧,玩弄政纪。
  钱保国一言不发的坐在沙发上,头脑中斗争,他现在真是后悔,上次被马成龙骂了一顿,无助的他就准备跟秦书凯交代,心里在犹豫,顾忌太多,于是就没实施,现在自己被人出卖了,纪委找谈话了,就处于极其被动的境地,看来很多事一旦决定下来,赶紧要实施,否则,很可能影响到自己的副处级地位。
  王耀中见钱保国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于是对钱保国说,钱书记,任何事情,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既然作为纪委书记出面找你谈话了,你心里应该有数,很多事想瞒是瞒不住的,在公选副科级领导干部舞弊这件事上,你到底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如果今天不想跟我说,你可以回去,到时候县纪委会考虑把这件事汇报给市纪委,交给上级纪委来处理这件事,真的到了那个环节,如何处分也就不是我等能控制的了,也就不是体面的坐在一起谈话了。

  钱保国肯定不想立即说出内幕来,他要向马成龙汇报情况后再做决定,听了这话后,开口说,王书记,这件事其实里面有点误会啊,既然今天给我机会解释了,我一定会全部说出来的。
  王耀中说,是吗?你的意思是有人误会你?还是故意举报你?为什么不举报别人要举报你?
  钱保国说,这件事我承认知道,当时和冯九阳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谁说过有个熟人进了公选的调研阶段的环节,希望冯九阳能够操着一下,帮助顺利过关。但是,那天大家都喝酒了,酒喝多了,也只是随便说说,按照民间的说法叫“吹牛不犯法,酒话不当话”,随口瞎说而已,并没有指示冯九阳去做啊,再说了,冯九阳那个人是什么样的人,普水的官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他这个人仗着有后台,能听我的话吗?我就是想要指挥他做点什么事情,他也不可能听从我的指挥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