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47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天晚上,梁健躺下去,还是睡不着。他翻来覆去,坐起来打开了床头灯,拿起手机,给胡小英打了一个电话。
  胡小英好像已经睡了,声音听起来有些迷蒙。不过只是一小会,她的声音就清晰起来:“梁健,这么晚了,打电话过来,是因为南山县的事情吗?”
  梁健一愣,问道:“姐。你怎么知道?”胡小英低声的笑了笑:“你忘了我是区委书记了吧?如果当区委书记,这点信息都不掌握,我就是白当了。”梁健说:“好吧。那你怎么不打电话给我?”
  胡小英说:“我是想打电话给你来着,可后来一想,这两天宏市长肯定会很忙,你也闲不了。我就忍住没打。怎么,进展如何?”梁健说:“我已经被弄糊涂了。”胡小英说:“如果不用太保密的话,说来听听?”
  梁健就把南山县委决定明天要进村再次强制行动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说完之后,梁健说道:“对于成山村的老百姓,难道只能用这种方式去解决了吗?难道就不能寻求另外一种更缓和的方式吗?”
  胡小英那边沉默了一会,说道:“有的事情很难说,但成山村的事情,并非这么简单,这我还是了解一些的。”梁健忙问:“你了解什么?”
  胡小英说:“我不是南山县的人,我也没有在南山县工作过,不过当时在市府办的时候,我有一次去南山县的时候,了解到,成山村的老百姓对镇上不买账,还有一个重大的原因,还涉及到他们的一座矿山。这座矿山是村里的,后来不知为何开采权却被村外的人占有了,村里没有拿到股份,一次性给了一点补助就完事了……当时就有过激烈的上访,可后来不知镇上怎么摆平了……当然,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太清楚。”

  果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梁健说:“姐,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胡小英说:“我也就只知道这些,都告诉你了。宏市长对这件事情怎么一个态度?”梁健说:“宏市长似乎让县里全权处理。”
  胡小英说:“既然如此,那你也不要太关注了。这里面的事情复杂着呢!宏市长应该也是知道一二的。”梁健说:“我是怕,当地政府如果以太强硬的态度,对待成山村的群众,会不会搞出事情来?最后,在面上引起非常不好的影响,说不定会让外人认为,我们政府为了一条特高压线问题,将老百姓当作敌人对待!”
  胡小英说:“梁健,我知道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你是为党委政府着想的,也是为老百姓着想的。但问题是,现在解决这项具体工作的人,不是你,是当地镇党委书记和镇长,上面是县委书记和县长,你想的太多也无非是杞人忧天,除非你自己去当这个党委书记!”
  梁健说:“我还真想去试试呢!这几年来,一直在机关里干,有时候还真想去下面与群众面对面!”胡小英笑道:“别人碰到棘手的群众问题,躲还来不及呢,你倒好还主动往里钻!不过,我想你也只是说着玩玩的吧!你现在是宏市长身边的人,宏市长也不会放你下去!”
  梁健说:“这倒也不一定。不过,如今这个时候,去当镇党委书记的可能性肯定是没有的。也只是一说。好了,晚安。”

  胡小英说:“好好休息,明天估计不会很闲,往往这种强制行动,突发性的因素很多。养好精神吧!”梁健说:“晚安。”
  梁健却还是睡不着,胡小英说的那些关于成山村石矿的事情,在梁健耳边转着。这些情况宏市长可能也不会太清楚,他如果知道,肯定也是下面给他汇报时提到,真实的情况如何,宏市长能知道多少呢?
  带着这些疑问,梁健忍不住就给南山县的组织委员王雪娉发了一条短信:已经睡了吗?
  王雪娉没有马上回。

  梁健想,时间已经很不早了,王雪娉应该已经睡了。若真是没睡,看到他深更半夜发这么一条短信过去,说不定也会有所误会,而不理他!
  梁健迷迷糊糊,开始有些睡意了,这时手机却亮了下,一看,却是王雪娉的短信来了。短信中写:还没睡,在镇上,有事找我吗?要不我给你打电话过去?
  这么晚还在镇上,看来这向阳坡镇还蛮重视的。梁健本想直接给她打过去,可一想,要是她在开会呢?梁健在乡镇呆过,知道基层有时遇上紧急事件,可能一宿开会工作也是有的。于是他就简单的回了一个:好的。
  王雪娉电话过来了:“梁秘书,这么晚了,你也还没睡啊?”梁健说:“我有没打扰你啊?”王雪娉的声音很清脆、也很清醒:“没没。因为成山村的事情,镇上一直开会部署到现在。刚才,在会议室开班子成员会议的时候,我还真有些困了,就使劲喝浓茶。结果好了,现在清醒了,睡不着了。我权当是你陪我聊天了。”
  梁健对王雪娉这种直爽的性格有好感,笑道:“和着我是陪聊啊!”王雪娉呵呵笑了一声说:“梁处长,说真的,找我有事?”梁健说“你别叫我梁处长了,就叫我梁健吧。”王雪娉说:“好啊,那你也叫我雪娉吧!”
  梁健说:“雪娉,这个时候给你打电话,是因为我突然听到一个消息,所以睡不着,想请问一下。”王雪娉说:“你问吧,别客气。”梁健说:“我听说,成山村跟镇上,几年前就因为矿产问题有矛盾?是这样吗?”
  王雪娉那边顿了一下,才问道:“你是听谁说的?”梁健说:“这点,请你允许我保密行吗?你只要说,‘是’还是‘不是’就行了。/”王雪娉那边又停顿了一下。梁健似乎感受到了王雪娉的为难,就说:“如果你确实为难,那就算了。”
  王雪娉忽然说:“不。我还以为,这件事你们上头早就知道了。”梁健说:“不知道,我们只知道成山村对抗镇政府,在特高压征迁中给政府出难题,其他情况我们就不掌握了。”王雪娉说:“难道宏市长他也不知道?”
  梁健说:“我不知道宏市长知不知道?我是肯定不知道。因为对于明天的再次强制行动,我总是感觉有些惴惴不安,所以想把事情弄得更清楚一些,所以才问你的。我想,这背后会不会还有其他的问题。但是,如果你不方便说的话,也没关系,我就当不知道这件事情。”

  对方又是一阵沉默。梁健知道,自己让对方为难了。基层有很多事情,不会向上级汇报,有些事情他们不想让上级知道,这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情,往往是一个班子的秘密。就说这件事情吧,镇党委政府都不想让上面知道,如果他逼王雪娉讲,其实是让她为难,她会觉得自己背叛了那个集体。
  这种感受,梁健是能够理解的。于是他说:“那好吧,还是很谢谢你。早点休息吧!”说着,梁健就将电话挂了。
  放下电话,梁健感到自己的确让王雪娉为难了,毕竟王雪娉主动告诉了他关于镇干部已经回镇上的事情,这已经很不容易了。他再让王雪娉说关于成山村的内幕事情,可能有点得寸进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