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47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开到半道,宏市长突然问:“梁健,你说那个小王委员也挺有意思的,竟然敢跟镇党委书记和镇长唱反调。”
  梁健本想说,其实他倒是觉得王雪娉有自己的想法,她是联村干部,说不定对成山村的了解,比镇党委书记和镇长还要清楚呢!但梁健说出来的却是:“小王委员涉世不深,说话直白,不过也有一定的道理。”
  宏市长说:“这也不是坏事,说明这个小王啊,还是有些魄力的。”梁健说:“可能是比较简单。”宏市长说:“哎!有时候,我们就是缺乏一些简单、踏实的干部,现在很多年轻干部,就是太复杂了,让领导都看不懂他在想什么了!城府太深,工于心计,暮气横秋,这样很不好。我是鼓励年轻干部,应该像小王一样,有啥说啥,实话实说。”

  听了宏市长这番话,梁健耳根都热了起来。宏市长,似乎是在借说小王,婉转的批评自己。不过,有句话说得好,领导批评你那还是好事,说明领导还在乎你,如果连批评都懒得批评了,那才是对你彻底失望了。
  前段时间,宏市长对梁健有些不闻不问。那日子过起来还真不舒服!今天宏市长跟自己说了这番话,似乎也说明宏市长对自己的态度在改变。
  宏市长说:“回到市里,你再跟南山县打个电话,告诉他们,关于进展情况让他们先打电话给你,除非碰上紧急事情。”梁健赶紧说:“我明白了,我待会就给他们电话。”
  梁健感觉回到了以前,深受宏市长信赖和器重的日子。一个人可以看淡权力,却往往会对领导对自己的不信任感到怅然若失,梁健不得不承认,重新享受到领导的信任和重视,感觉还是不错的。
  梁健为此还特意给自己倒了一杯浓浓的好茶。梁健很少喝太浓的茶,对胃不太好。但今天他心情特别,想用喝一杯浓茶犒劳一下自己。人,有时候还真够特别的,会用明显对自己的伤害来表达愉快的心情。
  他见过很多,一遇到好事,就把自己灌得烂醉如泥!
  喝了一口香茶,梁健开始给南山县委书记葛东电话。葛东听说,宏市长让他们向梁健报告事情进展后,对梁健更加客气,并且马上报告:“刚才宏市长走了之后,我们县委书记和县长一个都没有回县里,我们全部在这里驻点,并且将向阳坡镇班子成员都叫来开了一次再部署会议……”
  做到县委书记层面,汇报就跟家常便饭一般,其实没几句话,梁健听了进去。梁健心里说,这件事情跟其他事情不一样,这事情,你说得再好也没用,关键是要解决问题。只是梁健也不好打断,毕竟人家怎么说也是县委书记嘛,并且人家向你报告工作进展情况,并没有错嘛!
  梁健只好耐心的听完。为避免每次葛东都向他如此这般事无巨细的汇报,梁健灵机一动,作了一个限定:“葛书记,我想这两天,你肯定也忙得不可开交,你也不必随时给我打电话,就三个节点,你给我通报一下就行了:一是市公『安』局百名特警到位的时候;二是你们决定了进村的时间后;三是在进村的时候;四是结果如何,如果有什么意外就第一时间告诉我,你看这样行不?”
  葛东说:“梁处长思路清晰啊,好的,这是四个至关重要的节点。我就在这四个节点方面,向你做好汇报!”梁健说:“葛书记,你千万别说汇报,你只要向我通报一下。”葛东说:“不,是汇报,你现在代表宏市长啊!等这件事妥了,到时候我们聚一聚,大哥到时候好好谢谢你。”梁健说:“葛书记,你客气了!”
  打完电话,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进来的竟然是副秘书长舒跃波。今天舒跃波虽然跟着宏市长下到了南山县,但他并没有什么具体任务。
  梁健从座位上站起长,得尊敬一些,梁健站着问:“舒秘书长有吩咐吗?”
  舒跃波说:“没什么,你坐,我也坐。”梁健在位置上坐了下长,我给你倒杯水吧!”舒秘书长说:“不用,我刚喝过了过来,大家都在府办,不用客气。”
  梁健问:“舒秘书长,有事情吩咐?”舒跃波说:“没有。我只是想问问,你见到祁芸没有?”
  舒跃波是早上才跟他提起祁芸的,这会就来问他情况,难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梁健说:“没有哎。今天中午我去了趟人事处,但是祁芸不在。”舒跃波说:“她已经两天没来上班了。”
  梁健说:“这样啊?她出什么事了?”舒跃波说:“我想你是她的同学,不如你有空去看看她?”梁健很疑惑地瞧着舒跃波,然后缓缓点了点头,不一会儿问道:“舒秘书长,你们俩之间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舒跃波这才往前面靠了靠说:“梁健,其实自从你进了市府办,我真把你当做朋友来看的。在市府办里,也只有你,我是信任的……”
  梁健心想,我怎么就没有体会到呢!嘴上还是说:“谢谢舒秘书长信任!”舒跃波说:“我之所以来找你,是想请你帮帮忙,祁芸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她到市府也有段时间了,我也一直挺关心她。或许,她把我的这种关心,理解的有些过了……你知道的,那种……其实不是……所以,我想请你做做她思想工作,况且你也是单身嘛!而且据说是小学同学,你们俩……当然这是你们俩的事情,总之,你帮我劝劝她,让她早点回来上班吧!”

  舒秘书长说的语焉不详,把梁健都给搞糊涂了,但是想到以往几次碰到舒跃波和祁芸同进同出,梁健可以猜测舒跃波跟祁芸的关系,绝不仅仅是同事关系。梁健也知道舒跃波是有家室的人。难道祁芸是想小三上位,让舒跃波犯难了?
  如果真是这种事情,梁健就更加不应该去掺和了!梁健说:“好好,有空我肯定去看看她。不过,现在正忙着,宏市长回来之后,布置了任务给我,南山县又出了这种事情,恐怕这两天我都没有空啊!”
  舒跃波说:“这倒不是这么急……”这时候,副主任陈辉进长站起来,说道:“梁健,那你先忙。陈辉,你进来好了,我跟梁健谈完了。”
  这天晚上,梁健担心南山县汇报紧急情况,在办公室呆到很晚。如果万一出什么事情,在办公室里总是方便一些。更何况,这天宏市长也一直在办公室呆着。
  直到晚上九点多,县委书记葛东才打来电话,说市公『安』特警支队100号人已经全部达到向阳坡镇,分两批安排在镇上的宿舍和旅馆里,县和镇已经研究,明天一早八点就开进成山村。其他都已经安排停当。明天如有情况还会及时通报梁健。
  梁健将情况告诉了宏市长。宏市长舒了一口气,喝了一口水道,我们回去吧。原来宏市长心里也一直装着成山村的事,好像对南山县不放心。
  果不其然,在车上宏市长再次问梁健:“成山村的百姓反应那么激烈,会不会还有其他情况,我们没有掌握?”
  梁健说:“如果有的话,县镇四位领导应该会提出来吧!”宏市长叹口气道:“不知为何,现在我对县镇做事是越来越不放心,我担心判断失误,会搞出更大的事情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