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47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了看坐在前面的梁健,宏市长心里不由想,梁健这个秘书,做事情是绝对靠谱的。他做自己的秘书,很多事情自己便可以省心。唯一的问题是,这个秘书似乎还有点自己的个性,还有一套自己的做事方法,这并不是一头完全驯服的绵羊,更像是一匹外柔内刚的独角兽。只是,目前他还把那独角藏得深深的而已。
  这绝对是一个可以培养、值得培养的干部,宏市长感觉,前段时间似乎对待他不够公平。不过,宏市长很快把这稍稍的内疚压了下去,作为一个市长怎么能对一个秘书感到内疚,这是一种不应该有的负面情绪。
  宏市长、甄副市长一行人的车子开进向阳坡镇政府的时候,早已有一批人在门口候着了。
  为首的是县委书记葛东和县长石剑锋,后面还有四个人,其中一个是县委副书记雷震,昨天开始他就来向阳坡镇坐镇了,其他三个人,梁健并不认识,不过其中一个女子却让梁健眼睛不由一亮。这是一个年轻女子,估计三十不到,瓜子脸蛋、洁白肌肤、及耳短发,显得清纯又精神。看到宏市长他们下车,她脸上慢慢绽开笑容,梁健感觉她留在他脸上的视线微微顿了顿。
  不得不说,梁健对她有些感兴趣,当然,这种情况下,就是再感兴趣他也不可能多看。今天,宏市长是有重要问题要解决才来向阳坡镇的,本来这么一个镇想要请到市长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与今天的主题无关的事情,梁健都不该太过注意。
  根据县委书记葛东简短的介绍,矮个敦实的男人是镇党委书记邱九龙、高瘦黝黑的是镇长李良,女子是镇上的组织委员王雪娉,镇上的党委副书记前不久交流出去,副书记的岗位暂时空缺着。/
  县委书记葛东在前面引着宏市长走进二楼的会议室,其他领导鱼贯而入。梁健稍稍靠后跟着,镇组织委员王雪娉跟在他身后,她就和梁健落在了最后面。王雪娉对梁健说“请”。梁健朝她笑着点了点头。
  王雪娉却轻声地问道:“你是宏市长的秘书梁健吧?”梁健很奇怪她居然知道自己,就说:“是的。你怎么知道我?”
  王雪娉微笑着,一边与梁健并肩往前走,一边轻声说:“有一个人不知你还认不认识?他叫古风。”
  梁健一愣,“古风”这个名字真是非常熟悉,脑袋里打捞了一下,梁健马上记起来了:“当然,古风是大画家啊!怎么,你跟他很熟悉?”
  王雪娉又朝梁健笑笑说:“他是我舅舅。”梁健露出很惊讶的表情:“真的啊?你有一个大画家舅舅啊!”王雪娉说:“我才不把他当大画家呢,他就是我的舅舅,我还老是批评他画得不好呢,他就拿我这个外甥女没办法。”
  梁健笑道:“有这么一个漂亮可爱的外甥女,任哪个男人恐怕都没办法。”王雪娉一听脸上不由微微一红。梁健本还想问她,古风怎么会说起自己的,可是已经没有时间了,他们已经进入了会议室,这种场合显然已经不适合聊天了。
  王雪娉也没有空了,她赶紧上去,给各位领导沏茶。宏市长看到倒茶,嘴巴动了下,但没有再说什么。
  梁健猜想,宏市长原本可能要命令不用再倒茶了,马上听情况,但也许看到倒茶的是王雪娉,一个女孩子,他也就不为难她了。在官场上,漂亮女孩天生就具有优势,永远都是受欢迎的。领导对这种漂亮女孩子也不会太苛刻。
  也许这也正是镇主要领导让王雪娉来参加这个会议的原因吧。
  当然,这也仅仅是梁健的猜测而已。
  没有任何开场白,宏市长就开始提问了:“今天我来这里,是想告诉你们一件事,然后再听你们说一件事。要告诉你们的一件事,是关于特高压征拆工作至今你们所做的工作,算是搞砸了。”
  在座的领导都低下了头,那个镇党委书记邱九龙低了下头,又抬起记来就够了!我今天来,是想听你们接下去怎么解决问题!这就是我要听的东西,你们说说吧!”

  邱九龙被打断之后,只好闭嘴了,这会宏市长问问题,他反而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说话了,就看着县委书记葛东。
  常务副市长甄浩瞧见气氛有些尴尬和冷场,就说:“葛东书记,你先说说吧。”
  葛东得到了允许,就清了下喉咙,说:“宏市长、甄市长,刚才,宏市长说今天不是来追究责任的,是来解决问题的。但葛东知道,特高压征拆工作出现如今的局面,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至于下一步工作,我刚才和石县长以及镇上的同志进行了商量,我们一致认为,主要是做好三件事。首先,把被百姓围困在村里的镇干部弄出来,确保不出人命;第二,尽快研究出一个更加合理的征拆方案;第三,再次推进征地拆迁工作,确保征地拆迁工作按时完成。石县长,你再补偿一下吧?”

  石剑锋摇了摇头说:“葛书记已经说得很全面了,我没有要补充的了。”宏市长的目光又移到镇主要领导身上。镇党委书记邱九龙和李良却默不作声。
  宏市长的目光又移到了镇组织委员王雪娉身上,但也只是瞥了一眼的时间,就移开了。梁健发现,王雪娉的嘴唇微微动了下,仿佛要说什么,但宏市长的目光很快就移开了,她就没有说什么。
  梁健心想,难道王雪娉真想要说什么?这种场合一般都没有副职发言的机会,王雪娉在这种场合想要表达自己的看法,是不是说明她不太成熟呢?
  宏市长喝了一口水,将杯子放回桌面的时候,放得挺有些重的,发出了很大的响声,县里和镇上的领导不由都震了一下。宏市长说:“甄市长,你先说说吧?”
  甄市长点了下头,身子往前靠了下:“刚听了葛东同志关于下一步工作的考虑,这是代表了县镇两级的考虑了吧?我认为啊,总体思路是清楚的。但是,具体的操作性还是欠缺的。我现在问啊,第一个问题,要把镇干部弄出来,你们打算怎么弄?第二个问题,要再研究出一个方案,这个方案什么时候研究,要研究多少时间?第三个问题,你们说要确保征地拆迁按时完成,按照现在的情况,我觉得保证很无力!不能只是一个大概的考虑,如今这种事情发生了,每一个思考,都必须是有具体举措的思考,都必须是实实在在的举措,现在是解决问题,不是写讲话稿,提几条大概的意思,让下面的人去做。现在我们都处在第一线,不能把问题含糊其辞地扔给谁,否则很可能就要闹笑话了!”

  梁健感觉,甄市长的这几句话说得很不轻了,也是点中问题结症的。县镇四位领导的头低得更低了,一副人民罪人的样子。只有组织委员王雪娉坦然地瞧着宏市长,并没有低下脑袋。
  甄市长说:“下面请宏市长讲话。”
  宏市长第一句话就说:“你们这几个人,都把脑袋给我抬起来!”
  四个县镇领导这才抬起了头,似乎也意识到了刚才的窝囊,但都瞧着宏市长不知说什么。
  宏市长说:“现在,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把问题的结症找出来。找准问题,才能对症下药。我看啊,你们的工作做到这个份上,是对问题的判断出了问题。现在从县委书记葛东同志开始说,说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