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56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丽丽还说,自己后来也谈了几个对象,可是后来都吹了,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听到自己和以前主任的关系,所以现在最大希望就是希望秦书凯能够找关系把她调到别的单位,或者市区的哪个区里的部门上班。

  秦书凯那天,没有当时答应她,但是告诉胡丽丽,有机会他会帮助想办法的。
  几天后,从不同的渠道传来好消息,举报金大洲的事情是有惊无险,总算是平安度过了,不影响他的提拔。
  听了金大洲的叙说,王耀中就笑着说,周主任,现在结果已经出来了,你可以安心睡觉了,不过这阵子可是够折腾的,看你似乎老了几岁啊。
  金大洲听了这话笑笑,什么都没说。
  秦书凯理解金大洲现在的心情,这次市纪委下来调查的时候,很多人包括张富贵的谈话记录金大洲已经有所耳闻,当年几个兄弟,张军等人都和张富贵走的比较近,金大洲现在是有点草木皆兵了,什么话都不敢随便乱说。
  秦书凯笑着说,周主任现在是不敢乱说话啊,其实,人跟人是不同的,有的人或许会随着地位的变化,脾气秉性也有所改变,但是人的本性是不会变的,比如说李成万这个人,是老同学,认识的年头也有近二十年了,从小他就是个重感情的好兄弟,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我对他的信任度总是很高的。
  金大洲说,是啊,秦部长说的有道理,只不过我自己这心里多少还有些不适应某些人的变化,平时称兄道弟,关键时候确是一刀子下去,眼睛都不咋眼,让人害怕啊。
  秦书凯当然知道金大洲话里所指,笑了笑,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这是金大洲和张富贵之间的兄弟情义,自己一个外人,不方便说什么,也不想评论张富贵这个人。
  经过了这件事,金大洲可以说是吃一堑长一智,他明白了很多事情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自己做了县领导后,每天眼前晃动的可能都是笑脸,但是每一张笑脸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却不是一眼能看透的。
  只怕,在以后的普水县委大楼里,除了秦书凯和王耀中等,他不敢跟任何人说实话了。
  前两天市委常委会议还没有开,提拔结果还没有出来,金大洲在政府大院内无意中跟张富贵碰了个正面,金大洲因为心里有事,对张富贵的问候表现的客套而礼貌,这在以往是从没有过的场景。

  金大洲经做政府办公室主任那么多年,作为政府办主任整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为县长张富贵服务,这几年,不管是私事还是公事,金大洲帮张富贵办了不少,可是,最后的结果却让金大洲很是寒心。
  张富贵当时就装出一副关切的样子问金大洲,最近被市纪委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要跑跑啊,过了这村,就没有那个店了。
  金大洲听了这话,心想很反感,什么叫猫哭耗子假慈悲,我今天算是见识了。金大洲不动声色的装着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说:
  “县长,没有关系,现在是听天由命,既然有人铁了心要整我,我再怎么防备也没办法。”

  张富贵继续装出一副关心的口气说,金大洲,你这样的态度可不行啊,事情总是要往好的方向努力的,当然只要自己尽力了,到时候哪怕有什么不好的结果也不后悔。
  金大洲当时心想,张富贵真是跟以前不一样了,他现在可真会演戏啊,如果不是从秦书凯那里得到确切消息,张富贵回答市纪委同志提问的时候,那些模棱两可的话,自己还真不敢相信,张富贵竟然会对自己不利,毕竟自己跟在他的身边忠心耿耿的服务了这么多年,两人私底下一直也是以兄弟相称,金大洲自认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张富贵的事情,为什么他要这么对自己呢。
  金大洲就很官话地说,谢谢张县长关心了,有需要的时候,还请张县长多帮忙了,毕竟错过这次机会,估计也就不会有第二次了。
  张富贵已经从金大洲的客套里感觉到了什么,他表情不变的说,那是当然,大家都是朋友吗。
  简单的几句话,张富贵和金大洲的心里都明白,两人的关系是再也不会回到从前那样亲密了,张富贵的话里已经露出了端倪,以前总是称呼金大洲好兄弟,今天已经变成了“朋友”。
  秦书凯、金大洲、王耀中、李成万四人正在一起吃饭聊的开心的时候,秦书凯再次接到了刘小娟的电话。刘小娟在电话里说,有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跟秦书凯面谈。
  秦书凯知道,刘小娟找自己一定是为了赵大奎被处分的事情,上次自己就是给了一个模糊的答复,再说,明知道已经是基本定局的事情,刘小娟还要来找自己帮忙,这让秦书凯有些头疼,但是跟刘小娟有份老交情在,如果不去见个面,好像说不过去。
  秦书凯答应了刘小娟的要求,挂了电话后,对王耀中等人说,我先出去一趟有点急事,要是赶不及回来,你们几个吃完就先走吧,就别等我了。
  李成万说,你慢慢处理事情,大家吃完饭后,我请各位去桑拿,你要是来得及就赶紧过来。
  秦书凯答应说,好的。
  刘小娟约定的见面地点是在市区东边一个地点比较僻静的茶吧,秦书凯让司机把自己送到见面的地点后,跟司机交代说,小黄,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估计时间不长。
  司机点头说,好的,我在车里等着领导。
  秦书凯下车后,向四周看了看,月色当空,是个很好的夜晚。秦书凯快步走进茶吧,从外面看的时候,茶吧显得冷清萧条,进去一看,客人还不少,靠门左右的位置基本上坐满了。
  茶吧的灯光很暗,秦书凯站在门口眼睛一下子不能适应茶吧里的灯光,站在门口一时不知道往哪里走,站在那儿张望的时候,有个服务生走到身边,小声的对秦书凯说:
  “先生,您的朋友定的位置在里面。”

  秦书凯跟在年轻的服务生后面,往里走,走进一个两侧用屏风遮挡的貌似小包间一样的位置上,刘小娟正一个人坐在桌子的一侧,对自己微笑点头。在这样一种幽静又有些昏暗的环境下跟刘小娟见面,秦书凯心里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以前在乡下两年相处,后来到了县城有过多次的身体碰撞,每次秦书凯都是激情澎湃,刘小娟那个时候也是尽力逢迎,所以每一次都很快乐,都是刻骨铭心很难忘记,可是毕竟那是多年的事情了。
  秦书凯一落座,刘小娟很大方地递过来一杯泡好的茶,对秦书凯说,秦书凯,这里的茶很不错,很适合你的口味啊,你尝尝。
  秦书凯心里不知道如何处理下面的事情也还惦记着李成万他们在等自己,哪里有心情品茶。但是,也不能过分的冷场,于是喝了一口茶后,笑着说,味道很不错啊。
  过后,就有点冷场,秦书凯想到拖拖拉拉了不是自己的个性,于是直截了当的问刘小娟,约自己见面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其实很多事情电话里就可以说清楚。都不是外人。
  刘小娟看了秦书凯一眼,很不屑地说,我想说什么,你的心里应该是有数的,何必要问我,都是明白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