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561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郑处长说,马书记,针对普水县金大洲同志在任前公示期间被人举报的问题,市纪委相当重视,希望纪委调查组在实地调查工作中,能得到普水县委县政府领导的大力支持。
  马成龙拍着巴掌说,郑处长放心,大家都是为了工作,何况市纪委的同志也是为了我们普水的干部出问题在忙碌,于情于理我们都应该配合好,不管要人要物,尽管吩咐。

  郑处长说,到底金大洲同志是不是真有问题,现在市纪委还不好过早的下结论,不过,既然有人举报了,把事情的真相调查清楚是我们纪委的责任,也是对一个干部成长的负责,来之前市领导就要求绝不放过一个有问题的干部,当时也绝不会冤枉一个好干部。
  马成龙的话被郑处长不软不硬的定了回去,心里有点不高兴,表面上依旧笑着说,郑处长,你放心,有什么问题你尽可以问我,我一定会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郑处长来之前,纪委洪书记已经交代过,这件事最怕的就是几个知请人在第一时间内串供,所有针对此事必须速战速决,否则迟则生变。洪书记还说了,这件事不是一个金大洲的问题,而是班子的问题。
  郑处长有了洪书记的口谕,也就没有继续拖延时间的想法,把核心问题一个个抛出来。
  郑处长说,马书记,普水县去年在逐渐招商引资工作中,和浙江的商人签约的时候,邀请市领导参加,听说去的市领导都赠送了不同金额的红包,有这事吗?
  马成龙思考了一会回答说,这件事很多地方都存在,一般情况下是按照前任留下的老规矩办的,自己是一把手,这种小事一般正常不会知道太多,底下人自会按照惯例处理。
  马成龙的话说的很圆滑,他不说自己知情还是不知情,反而把事情推的一干二净,全都推到了底下人的身上。
  郑处长问,你说的底下人里面,金大洲包括在内吗,还是说,就是金大洲一手具体操作这件事的。
  马成龙回答说,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这件事正常情况下都是由县政府办公室负责安排活动地点,邀请领导名单,活动过程也是由县政府办公室拿出来的,金大洲作为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应该不会不知情。
  马成龙是摆明了要把纪委工作人员的视线往金大洲身上集中,见另外两位纪委工作人员坐在一旁忙忙碌碌的记录着谈话内容,马成龙心想,这件事只要咬住了跟金大洲脱不了关系,我倒要看看,这个金大洲的副处级能嚣张几天。
  郑处长一皱眉,想起来之前洪书记跟自己提醒过的话,这件事当地领导都是知情的,但是事情一出来,大家的态度很可能出现一边倒的现象,谈话的时候,必须要懂得用些技巧。
  郑处长又问马成龙,请问马书记,这件事作为县委领导成员中,有人知情吗?难道金大洲一个政府办主任就可以全权处理此事,不需要向任何人做汇报,不管是事前还是事后。
  这个问题,马成龙赶紧有点难度,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是说这件事金大洲不需要向任何领导汇报,肯定是不现实的,一个政府办主任,哪里有那么大的权限,县里搞那么大的活动他一个人科级如何能定下来?其中的活动细节,那是很多人决定的,但是如果说有人知情,那么这个知请人是谁呢?
  马成龙想了一会,才低声说,一个政府办主任肯定是不能全权处理此事的,但是操着的时候有可能是他一个人操着的。

  郑处长立马追问,那么金大洲操作这件事有领导指示?
  马成龙有些发慌了,要是这么推断下去,最后的责任人肯定会推理到自己身上,自己是普水县的一把手书记,什么事情到最后还不是自己说了算,就算是常委中有人出来说,这件事是他安排金大洲干的,这领导责任自己还是要承担的。
  马成龙避重就轻的说,其实这种事情,领导一般情况下都会在前期准备工作的时候,听下属汇报一下,作为领导人,手里的工作很多,不一定就会把这么小的事情记在心上,当然,金大洲是事件的直接操作人,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郑处长没有被马成龙的烟雾弹迷惑住,他继续追问刚才的问题,金大洲操作此事到底是在谁的指示安排下做的呢?
  马成龙有些发急了,他冲着郑处长有些没好气的说,你们现在不是在调查金大洲同志的问题吗,怎么又要联系到别的领导身上呢,我们做基层工作的领导,很多事情是很难办的,就像这种给领导送红包的事情,已经是多年形成的习惯了,每任领导都是这么干的,到了你这一任就能改了,这明显是不现实的吗。
  郑处长说,马书记,纪委办案要的就是凭证据说话,不管涉及到任何一个人,都必须把情况搞清楚,金大洲同志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件事是他的个人行为,还是在哪一位领导的指示下行为,这一点对于金大洲同志问题的定性很重要。
  马成龙此时发现,市纪委的工作人员每一个问题看起来似乎问的都很客观,但是着落点其实都是在想要为金大洲开脱罪责上,眼前的这位郑处长问的不是针对金大洲是如何操作这件事的,操作这件事的责任有多大,而是针对金大洲到底受了谁的指示才能够操作此事。
  马成龙到了这个时候,心想骂道,我他妈妈的真是糊涂,竟然忘了秦书凯和王耀中都是从市纪委下来的干部,既然市纪委这次下来调查此事,之前他们必定是已经帮助金大洲做足了功夫,否则,这位郑处长的问话不会如此一边倒。
  会意过来的马成龙知道如果弄不好,自己就会被牵扯进去,虽然不会有什么处分,但是对自己还是有影响的。于是对郑处长说,这件事,虽然是金大洲同志具体操作的,但是都是按照老规矩,不管是谁坐在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上,都是要这么做的,一个地方为了经济的发展,有时候县里的领导也不得不做出一些不想做的决定。

  马成龙虽然没有交代金大洲的行为到底是哪位领导指示的,但是话里已经明确表示,金大洲的行为是得到了县里相关领导指示的,不是他的个人行为。
  郑处长赶紧让底下人把这几句关键的话记录下来后,刚想开口继续就相关问题进行提问,马成龙已经开口说话了,马成龙可不想继续玩这种游戏了,马成龙说:
  “郑处长,最了解这件事具体过程的人,应该是政府那边的人,毕竟金大洲的工作岗位是在政府办主任,相信张县长对此事应该是比较了解的,了解的也比我清楚。”
  看清楚形势的马成龙开始打太极,一心想要把这几位市纪委的工作人员轰走,反正,举报的人不是自己的人,落井下石的事情是做不成了,又何必再浪费自己的时间呢,说多了无益。
  郑处长看到情况于是说,那好吧,马书记,谢谢你今天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如果有什么需要的时候,会再次麻烦您的。
  马成龙笑眯眯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说,好的,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只管提出来,我随时恭候。
  马成龙说完,伸出一只手来象征性的跟郑处长几个人握了握,一副下逐客令的姿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