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46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这么过了几天,宏市长每次叫梁健进去,都是公事公办,交待一些事情,就让梁健出来了。梁健也不多呆,忙着手头的事情,不多想、不多说。人一旦集中精力做事,效率就高了。梁健感觉这两天,自己做事情做得干脆利落,甚至比之前状态还要好。
  但是,你状态好,不等于人家就觉得你状态好。
  机关里的人都是很敏感的,尽管这些天梁健对别人什么都没说,但梁健已经感觉到别人看他的目光中,或多或少带着点疑问或是狐疑。
  最先把这种疑问或者狐疑,直接表露给梁健的,还是政府秘书长肖开福。梁健刚从宏市长办公室出来,肖开福便在过道里对梁健说:“待会抽空的时候,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好像,肖开福是特意在宏市长办公室门口守着他呢!
  梁健到了肖开福办公室,肖开福竟然都不请梁健坐下。.这老狐狸的嗅觉很灵敏,总是能够嗅出宏市长态度上的某些变化,然后,他对下属的态度,也就会相应作出调整。
  以前梁健深得宏市长信任的时候,肖开福也是第一时间就作出了调整,对梁健客气有加。这两天,宏市长对梁健没以前热乎,肖开福又是第一个对他冷漠起来。
  梁健懒得在意,不等肖开福说话,就在肖开福办公室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他看着肖开福问道:“肖秘书长,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肖开福见梁健不经同意,自己坐了下来,心里有些不快,不过他也不能多说,否则显得他这个秘书长太狭隘。肖开福盯着梁健说:“最近,在服务宏市长方面,怎么样?”
  梁健知道肖开福想要探听什么,这说明宏市长压根就没跟他说什么。梁健才没有这么傻,会把情况告诉他。就笑笑说:“没什么问题啊,都好好的。肖秘书长,宏市长难道有什么对我不满意的地方,他告诉了你,没有告诉我吗?那就请领导明示啊!”

  这种事情,不好乱说的,肖开福当然知道。关键是,宏市长根本没有跟他说一丁点这方面的情况。肖开福就道:“没有,没有。我只是感觉,这两天,宏市长似乎心情不太好。”
  梁健说:“可能宏市长另外有什么烦心事吧?或者是秘书长太敏感了,不过这说明秘书长对宏市长很关心。”肖开福被梁健这么奉承了下,心里舒坦了,说:“谁叫我是秘书长呢?不关心领导的心情怎么行呢?梁健你是宏市长的秘书,你可更要关心宏市长的情况,哪怕是心情上有什么不舒畅的地方,你也要注意到,必要的时候,可以及时向我报告。”
  “好的,好的。”梁健嘴上如此说,心道,我向你报告才怪呢!如果我告诉你,宏市长因为我给他吃了泻药,如今正在踌躇是不是要留下我,那还不给你一个机会兴风作浪,把我扫地出门啊!就算最后宏市长真的不要自己这个秘书,那也要挨到最后一个让肖开福知道。
  梁健对肖开福说:“肖秘书长,还有什么事吗?”肖开福见再挖不出什么东西,就说:“没啦,没啦。”梁健说:“那我就先出去了。”

  梁健说完就出了肖开福的办公室。
  几天之后,宏市长原来的专职服务员金婧给梁健打来了电话。梁健当时正和宏市长一起坐在车里,便摁掉电话,回复了一条短信过去“待会打电话给你。”
  将宏市长送回市政府,梁健回到办公室后才给金婧电话。金婧说:“刚才在忙啊?”梁健说:“跟宏市长一起在车上。”
  金婧声音有些低落地说:“以前每天都能见到宏市长,现在我这样的,就再也见不到了。宏市长还没赶你走,说明对你的感情要深得多。”这个话题谈也没什么结果。秘书和服务员不同,要物色一个好秘书是需要时间的。说不准宏市长已经在物色人选了,只要人选一到位就马上让自己走人呢?这些话,梁健没有告诉金婧的冲动。就问:“最近,怎么样?”
  金婧说:“原来以为另外找个工作很好找,现在觉得还挺难。这两天,我找了七八个单位了,都没找好。不是工作时间太长,就是没有休息天,一个月只休息一天的……”金婧在电话中说了很多,表露出很多对找工作的不满和无奈。
  等金婧说完了,梁健才道:“长湖区政府有一份工作,你愿意去吗?”金婧愣了一会儿,才说:“你帮我找好的?”梁健说:“没有。不能说是找好。我听说他们在招人,但是也是公开招的,我只是觉得你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去了说不定他们马上就要你。”
  金婧说:“感谢你的消息。”梁健说:“如果你有空的话,不妨现在就过去。我把看到的地址发给你。”
  金婧答应了。她去了长湖区,按图索骥就来到了长湖区机关事务管理局,她到办公室说自己是来应聘服务员的,办公室主任像是早就已经知道了她,赶紧把她带去见了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
  局长就跟是在专程等她一般,问了一下她的情况,当场就拍板说让她明天就来上班。并且还说,他们现在正需要她这样有大宾馆工作经验的服务员,让她主管食堂内设包厢,是专门为区四套班子领导服务的,就当领班吧?薪水一个月四千块,以后干得好,还可以再调整。

  在镜州,作为服务员,这样的薪水已经不低了。一切谈妥,从机关事务管理局出来的时候,金婧不免觉得,今天实在是太顺利了!
  回头一想,想起梁健当时跟她说的话,以及说话的语气。她似乎一下子都明白了,梁健肯定是帮她安排了这项工作。一般情况下,领导替别人做了好事,都会主动跟对方说,以便让人家承他的情,好在以后让人家学会报答他。而梁健,却做了好事,不愿意让她知道。
  他是担心,让宏市长知道他为她安排了工作!金婧并不笨,在宾馆里为领导服务了这么多年,耳濡目染也知道了些官场人的做事习惯。她猜测准是如此。
  回去的路上,她给梁健打了个电话,没有别的,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声“谢谢。”梁健好像很是高兴的样子:“又找到了工作就好。”金婧说:“以后来长湖区的时候,我就能伺候你吃饭了。我现在主管食堂包厢。”梁健笑笑说:“不是伺候,我们还要你担待呢!”
  总算解决了心头的一件事。现在,唯一剩下的一件事情,就是宏市长将会怎么对待他了?这还是一个未知数!
  时间一天天过去,宏市长始终没有明确表态。/梁健每天跟着宏市长处理日常事务,忙忙碌碌。第一季度的头两个月,各种会议铺天盖地,梁健忙得基本上没有时间思考那个问题。有时候,他会以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

  胡小英也对他说,既然宏市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作出反应,那也就是说,宏市长已经原谅你了,或者根本就没有把那件事当事。梁健说:“不当事,是不可能的,毕竟宏市长把金婧给开除了。”
  胡小英说:“那倒也是。或许,他是以这种方式告诉你,事情已经过去了。”梁健说:“可宏市长关于这件事情,后来一次都没有提起过。”胡小英说:“你还想让领导对你说,事情过去了,没关系了?领导就是领导,你别期望太高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