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46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方面梁健不想跟叶晨多交流,他心里想,说不定明儿我就不是宏市长的秘书了,就跟金婧一样。
  梁健想早点弄清楚金婧的去向,毕竟这件事情梁健是重要肇事者之一,如今这个责任似乎让金婧一个人挑去了。梁健心里,很有些过意不去。
  于是梁健到了酒店的前台,向其中一个服务员咨询金婧的工作安排。那个服务员认识梁健是宏市长的秘书,很是尊重地回答:“金婧啊?她已经辞职不干了。”“去哪里了你知道吗?”“不清楚。”
  金婧自己辞职了?梁健心想,肯定是宏市长授意酒店处理金婧,惯常的方法,酒店也为员工面子考虑,让其自动提出辞职,这样她以后也好找工作。出于内疚感,梁健找出了金婧的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倒是通的,但接起电话的声音,显然很是低落。金婧在那边问道:“是梁秘书?”梁健说:“是我。听说你离开宾馆了?现在在干吗?”
  金婧说:“还能干吗?还不知道干吗呢!你没事吧?”梁健感觉金婧这女孩子心眼还不错,自己被开除了,还会问梁健的情况。梁健说:“我还不知道,至少现在没有被开除。”金婧说:“开除我想不至于,毕竟你是公务员。我是担心,宏市长不让你当秘书了。”
  梁健说:“我不用担心,我倒是有些担心你。真是很抱歉,那天这馊主意是我出的,现在却连累了你。”金婧说:“没事。反正在宾馆工作也就是临时性的,又不是铁饭碗。这点工资,在其他地方也能找到工作。只要你工作不影响就行。”
  梁健没想到金婧这女孩这么看得开,又为自己考虑,心里的这份歉疚,更加强烈了。他说:“你看这样行不行,你这边自己也看看其他工作,我这里也帮你找找。”金菁说:“好啊。那我先谢谢梁秘书了。”
  回到家里,梁健忍不住又打了电话给胡小英,把宏市长让人开除金婧的事情说了。胡小英说:“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茶里的泻药是金婧放进去的。如果换了你,你的专职服务员给你的茶里下药,你会怎么想?”
  梁健沉默了一会:“恐怕我也不想让她呆在身边了。我当时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当时,我竟然一点都没有想到,有一天,宏市长可能会发现呢!”胡小英说:“这些都别去想了,已经做了的事情多想也没用。你是不是感觉,对金婧挺内疚的?”
  梁健说:“有点儿,好像欠了人家的那种感觉,真说不大清楚。”胡小英说:“这也正常。你看这样行吧?你告诉金婧,让她到我们区政府来应聘服务员吧。”
  梁健听说,马上说“好啊,这样至少解决了她的吃饭问题,”可转念一想,又说:“这样恐怕也不妥吧?你看,宏市长一把金婧开除,你这里就把她招为服务员,宏市长会不会认为你跟他对着干啊?”

  胡小英说:“当然不会是我出面说要招她,你让她自己来应聘,然后我让人打个招呼。反正我们后勤方面的确需要人,她又服务过领导,也是有经验的人。我们就当作不知道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样不就行了?”
  梁健说:“那真要谢谢你了。我心里的那份愧疚至少可以少一点了。”胡小英说:“我现在担心的是,宏市长接下去会怎么对你?”梁健说:“这我已经有思想准备了。”
  与胡小英打完了电话,梁健并没有很快打电话给金婧,现在他感觉有些事情需要沉淀一下,在适当的时候做适当的事情,要比急着做事情更好。
  第二天,宏市长日程排得很满。梁健跟着宏市长赶会议室。梁健感觉,当前的领导其实就是干两件事情,那就是开会和准备开会。宏市长走到哪里,都离不开开会。即便是出去看现场,来到现场总要对陪同人员讲几句话,就是站着,其实也是一个变相的小型会议!
  梁健暗暗想,难道除了开会,我们的领导干部真就没有其他办法来推进工作了吗?梁健心里暗想,也没想出一个好的办法。
  不过,更多的时候,梁健是没有时间发愣思考这种问题的,今天是他比较忙的一天。可他心里却始终挂着一件事情,那就是宏市长一直没有对他说明,在泻药的事情上要对梁健做什么,或者要让梁健做什么。

  他甚至都没有让梁健道一声歉。
  就算是狠狠的臭骂梁健一顿,这件事情也算是有了交代。当然这是最低的了。而更厉害的惩罚,恐怕就是如此,悬着,不去解决,也不加评论。梁健相信,宏市长把这件事情挂在心里了。这么挂着,等于是说,我想拿出来的时候,就拿出来。一种未知的前景,让梁健惴惴不安。
  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过了好久。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梁健又碰到了市委副书记的秘书任坚。任坚将餐盘端到梁健身边说:“告诉你一个事情。”梁健看到任坚脸上有笑意,就道:“看来是有好事情哎!”
  任坚笑说:“我的老大要走了。”梁健倒是还没有听说这个消息:“韩正阳,韩书记要离开镜州了?”任坚朝四周瞧了瞧,见没有什么熟人,便说:“没错啊!已经在传,我们韩书记要调回省里。”
  梁健瞧了瞧任坚,见他毫无失落感,就道:“看记有意无意的找我谈话了,说我跟着他也有段时间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自己也是需要发展的,最近你考虑下,看看想去哪个政府部门,有什么意向,让我跟他汇报一次。”
  梁健说:“这个好啊,说明领导要提拔你了啊!”任坚说:“提拔还是小事,主要是能脱离苦海了。干了这么多年秘书,每天小心翼翼,再这么干下去,我怕自己要得神经病了,或者就成了一个唯唯诺诺的小人。其实我心里是向往更加自由一点的工作的。”
  “现在,你终于是熬出头了。预祝你脱离苦海!”梁健拿起一旁的汤碗,当作酒碗,跟任坚碰了碰。任坚心情好,将自己的大半碗汤都一口喝下去了。
  回办公室的路上,梁健瞧着许多机关干部,绕着食堂出大院外散步,有些三三两两,说说笑笑,梁健想,他们是不是都比我过得自在?虽然身为秘书,是领导身边的人,人家也会高看你一眼。但真实的情况,其中的苦楚也只有局中人才能体会。

  一个秘书,如果失去了领导的信任,那就啥都不是了!
  梁健本还想找人聊聊,能聊的人,也就胡小英了。可这两天跟胡小英的联系太密了一点,人家毕竟是区委书记,你跟她说太多私人的东西,人家有时间搭理你吗?即便她有时间搭理、她也愿意搭理,你自己在这个事情上东想西想,还像个八尺男儿吗?
  这么想着,梁健就把目光从那些闲庭信步的机关干部身上抽了回来,告诫自己:这两天就啥都别想了,把本职工作做好,等着领导发落。
  无欲则刚。
  梁健就这么单身一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他输得起。幸好当时没有要孩子,否则关于对孩子负责的想法,肯定不能让他如此洒脱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