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46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小英靠在沙发里:“好,接下去我们不谈工作,谈谈茶吧!”
  豪言壮语容易说,但只要在官场混,单凭豪言壮语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得有智慧。毕竟跟着宏市长这么段时间了,如果之前所有的努力,就因为这件事情处理不当付之东流,那也实在是件非常遗憾的事情。

  为此,梁健从办公室出来,向着宏市长办公室走去的时候,如果说心里没有半点担忧那就假了。只是,梁健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推开宏市长办公室的门。宏市长正襟危坐在办公室内,手中正拿着一份简报。他好像看得认真,梁健走进去,仿佛都没有发现。
  梁健看了看宏市长的杯子,续了水,放在了桌上。续完了水,梁健就站在宏市长边上,没有坐,候着。
  宏市长继续看着简报,过了一会,才将手在桌面上拍了一下:“好啊!镜州北部新城这段时间的拆迁进度令人满意啊!”说着抬起头来,看了眼梁健,说:“在这件事情上,梁健你是有功劳的啊!”
  这绝对是个好兆头,梁健猛然感觉到,宏市长在这个时候看到长湖区的这份简报,绝对是对自己有利的事!
  梁健却谦虚地说:“我做的事情,哪里称得上是功劳啊!我只不过是凑巧做了些能做的事情。”宏市长听着梁健的话,默默点头:“好啊,梁健,谦虚是好事。有什么要跟我说吗?”
  宏市长这才发现,梁健站在这里,既没有汇报什么,也没有拿什么文件请他批示,就问道。梁健感觉喉咙不舒服,轻咳了下才说:“宏市长,有件事情,我想向你坦白!”
  宏市长看着梁健,跟要从梁健脑袋里看出那是什么事情一样。毕竟人心隔肚皮,宏市长放弃了这种努力,将手中长湖区的简报也放下了,双手压在了简报上,直视着梁健:“你坐下来说吧。”
  梁健就在宏市长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梁健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不过心跳还是比平时快了许多。
  但不管如何梁健还是吐出了第一字:“是这样,宏市长,我在没有征得你允许的情况下,曾经做了一件对你的健康有点小影响的事情。”
  “健康”两字,对于领导干部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两个字。俗话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又说,身体是“1”,其他都是0,这个1没了,后面的0再多也毫无意义。很多领导干部,即将登上他政治前途的顶峰,突然曝出身体出了问题,他的政治生涯到此也就戛然而止了!

  为此,近来,领导干部们都非常重视健康问题。有些领导干部每天会安排一定的时间跑步,有些打羽毛球、球等等,交友和健身两不误。
  听到梁健说对他的“健康”有影响,宏市长简直惊了下,身体微微前倾靠到了桌面上,盯着梁健说:“什么?你给我下毒了?”梁健差点笑了出来,不过他强忍住了,说道:“算不上毒药,但也属于药。有一次,我让人给宏市长茶杯里,放了些泻药,让宏市长闹肚子了!”
  总算不是投毒,这让宏叙紧张的心情终于松了不少。不过泻药也是大事情,竟然不经他允许给他下泻药,这也绝对不是件小事。只是,宏叙记得这两天,自己并没有腹泻的症状啊!
  但是没症状,有时候是更大的症状。如果梁健这两天明明给自己下了泻药,自己却没泻,那不等于是自己的肠胃功能出问题了吗?正常的话,吃了泻药就得泻不是吗?
  为此宏市长还是有些紧张:“梁健,你是哪天下的药,这两天我没有腹泻过!”
  梁健忙解释道:“宏市长,不是这两天,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情了。你还记得吗?有一天,常月到你宾馆房间,后来,金菁给你们送了茶进去,宏市长您喝了,之后就腹泻了!”
  宏市长当然知道这件事,那天他本来和常月会发生故事的,结果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腹泻,搞得筋疲力尽,什么好事都没精力做了。如今听说了原因,宏市长沉默了。

  房间里就是手掌在裤腿上轻轻移动一下的声音都听得到。梁健知道自己已经把该说的,都坦白地说了,接下去就等着宏市长“发落”了。
  但这等待的时间,却让人很难熬。
  宏市长的沉默持续了许久,终于说:“是你指使金婧这样干的?”这是追究责任吗?梁健顿时感觉,这对金婧也不利,于是他说:“是的,这主意,完全是我出的,跟金婧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请宏市长别责怪金婧,她对宏市长是百分百忠心的,所以才会这么做。”
  宏市长说:“这个我自会判断。你们这么做是为什么?是担心我过不了美人关?”当时,梁健这么做,当然是为了避免宏市长受到常月诱惑,当时常月的包上可是安装了针孔摄像头的,如果宏市长当天真跟常月发生了什么!被拍摄下来,将会是怎么样的后果呢?不过,这些,梁健和宏市长都不知道。

  梁健说:“宏市长,不瞒你说,我总是觉得常月女士,有些不靠谱。我怕她会对宏市长不利!”
  宏市长又不说话了,盯着梁健看了一会儿,终于说:“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梁健从宏市长办公室出/
  胡小英当然是问他情况的。梁健把到过程都说了。胡小英问道:“宏市长没有给你一个明确的态度?”梁健说:“没有。我倒是希望宏市长,直接骂我一顿,或者直接告诉让我走人,也都比这么悬着要好。
  胡小英说:“不同的领导有不同的风格,可能宏市长还没有想好吧。你自己要淡定,大不了你回长湖区来吧。”
  梁健心想,胡小英这是在安慰自己。如果自己回了长湖区,会比去任何一个市级部门都没有面子。但梁健还是说:“谢谢了。”
  没过多久,又有一个电话进来,一看是常月。梁健就将电话按灭了,他不想再接一个威胁自己的女人的电话。从昨晚到现在,梁健已经是第二次摁掉常月的电话了。

  本来昨天常月就说要打电话给他,听他的答复。可梁健并没有接,而是摁掉了,然后关机。对于常月,他决定不再去理这个女人。
  常月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无奈,梁健还是接了起来,他已经想好了要说的话。常月说:“梁处长,你可是两次摁我电话了,昨天晚上还关了一个晚上的机。”梁健简单地回答道:“我比较忙。”
  常月说:“忙啊?那我提的建议,你考虑过了没有啊?”梁健也不饶弯子,就说:“我不会考虑的。”常月在电话那头,妖娆地笑起来:“不会考虑,难道你就不怕我马上去向宏市长报告你的事情?”
  梁健说:“你去吧,我无所谓了。希望以后,你别再骚扰我了。”说着梁健就把电话挂了。常月看着手机屏幕上亮起红色结束通话,心想:“嘿,这家伙到底要干嘛!难道他就真的无所谓!”
  常月挂了电话之后,就打了电话给周其同:“周区长,我手里捏着梁健的那个小把柄,他居然告诉我不怕!这事,要不要向谭书记反映一下?”周其同说:“我问问他的秘书金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