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557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正扬正一肚子的火气没出发泄,见老婆这么站着说话不腰疼,气的叫喊起来说,你有本事,就是教育出来这样的好儿子,什么事情都敢干,现在处分就要出来了,要我这个当老子的整天如狗一样到处求人,你还对我说这种风凉话,我看儿子犯错误,一半的责任都在你身上。
  赵正扬的老婆被赵正扬这么一说,眼泪哗啦啦的掉下来,委屈的一个人蜷缩在沙发的一角,抹起了眼泪,发着牢骚说,自己没有本事,有你这么做男人的吗。
  赵大奎看到这里,似乎知道自己的事情真的很严重,因为父母很少吵架,现在为了自己的事情,闹的是如此,于是也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一个人在发狠,如果有机会一定报复秦书凯和王耀中。一个人的思想不从自身寻找问题,而是想到别人的不是,这是官家子弟的通病,这也是后来赵正扬做了县长,赵大奎继续很狂妄,后来王耀中不听秦书凯的阻碍,一定要把赵大奎弄进去的主要原因。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再说,赵大奎的老婆刘小娟下班刚进家门,看见公公赵正扬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一边,婆婆两眼含泪的坐在另一端,知道两人一定是闹矛盾了,心里就很奇怪,为了何事,因为闹矛盾还是很少的。。
  刘小娟放下手提包,把衣服拖鞋换好,走到婆婆身边,轻声问婆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家人有什么市难道不能够好好的商议,为何一定要把刀刺进家人的痛处。
  婆婆一五一十的把赵大奎要被处分,而赵正扬找了很多人没有结果,于是生气的事情跟刘小娟讲述了一遍。

  婆婆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说,你公公已经把能找的关系都找了,连平时处的比较生分的张县长都亲自帮忙了,可是那个叫秦书凯的副书记和王耀中的纪委书记就是不松口,非要让赵大奎背个处分,你说,这人怎么这么油盐不进呢,真是急死人了。
  刘小娟知道赵大奎掺合公选舞弊的事情,本来她以为,这件事公公出面肯定摆平,公公跟普水县委书记马成龙的关系很密切,只要是在普水的地盘上发生的事情,还有什么摆不平的,没想到,现在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这让刘小娟感觉很意外。
  刘小娟问坐在沙发另一端的公公,那个秦书凯跟赵大奎并没有什么过节,为什么要跟赵大奎过不去呢。是不是里面还有什么事情?
  赵正扬说,秦书凯是从市纪委下来的干部,上面又有点关系,所以一心想要在普水干出点成绩来,现在公选领导干部是他工作的一个很重要的亮点,赵大奎在这个节骨眼上给他抹黑,你说他能不怀恨在心吗,现任的纪委书记王耀中跟秦书凯关系相当好,他们两人现在是共进退,一个县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和一个县纪委书记,想要抓住公选舞弊中的事情不放,给参与者一个处分,从道理上讲也是讲得通的,秦书凯现在不肯放过赵大奎,我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赵正扬没有说出,秦书凯等人抓住不放,那主要是平时赵正扬和秦书凯的关系也很不和好,到了这个时候人家当然不给面子。
  刘小娟想了想,就问公公,这件事涉及到那个部门和那些人,是不是只要秦书凯这个人肯帮忙,赵大奎的处分就有希望被撤销,或者说简单的走个过场。
  赵正扬说,以秦书凯现在的能量,以他和王耀中的关系,当然能做到这一点,现在关键是秦书凯那边,我从市里到县里找了很多人,听说是秦书凯的时候就没有人愿意出面,后来有人出面了,可是秦书凯他这个人很不给面子啊,现在我也是一筹莫展啊。
  刘小娟说,只要是秦书凯能有办法,你们就别着急,我在乡下的时候,秦书凯在我的乡里做过驻村指导员,做过秦书凯的两年几天领导,了解这个人,知道这个人的底细,我认识一个人。只要这个人能帮忙,那么秦书凯肯定会给面子的。
  赵正扬一听,连忙问,谁?谁有这么大的面子?心里也知道,秦书凯是普水人,关键他的亲戚都是农民或者工人,很少有官场的人。
  刘小娟说,这个人是我小时候一个老朋友,跟秦书凯有很深的交情,我就是告诉你们名字,你们也不认识,我现在就去找他看看,试试看秦书凯是不是能看在他的面子上,出面很王耀中说说,放赵大奎一码。

  赵正扬知道夜长梦多的事,就说,既然能有这么一个人,你就赶紧联系一下,需要什么尽管说,否则处分结果一下来,事情难度就更大了。
  刘小娟赶紧站起身来把刚换下的外套又换上,边穿鞋边说,你们也别着急,很多事顺其自然,船到弯头自然直,等我消息吧。
  刘小娟说完,就匆匆忙忙的出了门。赵正扬的老婆说,老头子,儿媳妇有这么个关系能能用上,我怎么没听她说过呢。
  赵正扬听出老婆话里的内容,很不满地说,任何人都有很多事说不准,这个秦书凯是普水本地人,刘小娟说不定有什么朋友跟他关系不错,反正是死马当活马医,随她去吧,不要多想。
  刘小娟出门后,并没有直接去找秦书凯,而是找了个茶吧,一个人静静的思考着眼下遇到的事情,该如何与秦书凯开口,如何让秦书凯出面帮助赵大奎度过这个关。
  当年在乡里,秦书凯做驻村指导员的时候,刘小娟跟秦书凯算得上熟悉,彼此并没有什么坏印象,后来,刘小娟和张富贵在乡里睡了两年,目的就是能够借种成功,可是张富贵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没有让刘小娟怀孕。很失望的刘小娟回城后,在秦书凯那里几次就借到种,怀上了现在的儿子,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也把这件事忘记了,可是秦书凯竟然做了普水的县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还因为公选的事情,要给自己的丈夫赵大奎处分。

  刘小娟知道秦书凯是个很重视情分的人,自己如果出面请秦书凯看在孩子的面子上,放过赵大奎,秦书凯会同意吗?如果秦书凯不是以前的那个人,已经变了,那么会有效果吗?
  刘小娟反复思考着,一时拿不定主意。
  一个人在茶室里坐了半响后,刘小娟心想,不管怎么样,这也是一个机会,自己一定要试一次才知道,何况,公婆还在家里眼巴巴的等着呢,再说自己可不想赵大奎受到什么处分。赵大奎明知道这个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但是这么多年来,从没问过刘小娟,孩子究竟是谁的种,对孩子疼爱有加,在普水县里,除了赵大奎的家人,没人知道孩子根本就不是赵家的种。
  刘小娟目的很简单,孩子现在还小,要是爸爸受了处分,以后在社会地位上出现变化,只怕孩子一时接受不了这种变化,为了给孩子一个很好的成长环境,也为了赵大奎这么多年来对孩子似若亲生的疼爱,希望秦书凯放赵大奎这一次。
  下定决心的刘小娟拨打了秦书凯的电话。有些事情并不一定要见面说,在电话里很多话说出来,反而容易出口些。
  秦书凯听到刘小娟的声音很吃惊,想到以前的事情,对刘小娟的身体还是很有想法,现在不知道什么事?当他听到刘小娟希望秦书凯对公选作弊的事情不要继续追究下去的时候,秦书凯不知道如何处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