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8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丽花带队来我们监区突击搜查。

  没有搜出什么利器,倒是搜出了一些不良的书籍,相片,女人用的自己diy的东西等等。
  这些没什么大事,就被罚一下,骂两句了事。
  我走到蒋青青身旁,问蒋青青:“蒋青青,昨天,你是看到了什么干呕?”
  她被我一问,又不舒服起来,看表情。
  我说到:“是不是看到,有个女人被割喉?”
  她表情都快吐了的样子。
  我继续刺激:“是不是喉咙被切开,血哗啦啦的流,然后。”
  我没说完呢,她就哇哇的蹲到一边的垃圾桶那里去呕吐了。
  哈哈。
  突然一人飞起一脚,把我踢得直接贴在了墙上。
  我摸着腰部:“疼啊。”
  是朱丽花。
  她拿着电棍过来就开打,我看她还上了保险了,我急忙喊道:“你可以打,但能不能别电我啊!”
  她拿着电棍左右开工,我左挡右挡:“够了,够了!好疼啊!”
  朱丽花骂道:“好玩吗!这么把人弄吐了,你觉得很舒服吗”!
  说着又敲下来,我急忙又挡:“我不玩了,我不玩了可以了吗!”
  朱丽花问道:“人家人都死了,你还拿来开玩笑,你有没有半点人性!”
  说着又打下来。

  我急忙伸手一抓电棍:“好了我知道错了,你够了啊,要打死我才行吗!”
  朱丽花就要按开电按键,我急忙一缩手,她狠狠捅了我一下,我直接抱着肚子,蹲到了蒋青青旁边,和蒋青青一起吐。
  她这下捅到了我胃部,让我直接胃痉挛,引起呕吐。
  我抢过蒋青青的纸巾,擦了擦嘴,妈的这个女人,真狠啊。
  谁知道刚站起来,蒋青青也给了我一棍打在我肩膀上。
  靠,都一个德性的人啊!
  她们终于走了。
  走吧走吧,不送你们。
  回去后,我抱着肚子,好好坐在办公室,找徐男来问问昨天究竟什么情况。
  徐男说还没知道,大家伙也都在问。
  好吧,不知道就算了。
  然后她说道:“沈月可能知道,她今早去d监区那边转了一圈。”
  我问:“去那里干嘛?”
  徐男说:“d监区增派人手,过去突击检查。”
  我说:“哦,叫来问问。”
  一会儿后,沈月来了。
  沈月告诉了我事件的经过,但好像并没有和戴菲菲有任何的关联,可也有关联,因为沈月提到了,她有反社会性人格。
  事情是这样,d监区的这名女囚姓梁,因为和另一名女囚长期的纠纷,动手杀了那名女囚。
  而她入狱的原因,和戴菲菲挺像的,也是为了情,也是雇佣谋杀。
  事情是这样的,这名姓梁的女士发现自己丈夫张先生行为异常,便派私家侦探暗中跟踪,发现丈夫外面有**,还生了孩子。妻子不禁气上心头,趁丈夫又一次幽会时向派出所报案,将丈夫和**捉奸在床。而这名**,竟然是一个比她老十四岁的下岗女工,她到律师事务所委托离婚。离婚后,心有不甘的梁女士,却还找人杀掉了自己丈夫和**对象的孩子。

  梁女士是那种光芒四射的女人,从本地一所大学毕业,还是校花,父亲是家族企业的董事长,不想子承父业的她选择了一份体面的白领工作,在一家外资企业做策划经理,应该不叫白领,叫金领了。
  她是在大学毕业后就与张先生订下婚约,一毕业便结婚生子,三十出头的她是一个五岁男孩的母亲,但身材、皮肤保养得很好,看上去像二十五六岁。认识的人都很羡慕她:自身条件好,家庭也和睦。
  但后来,她发现丈夫越来越肆无忌惮了,经常一连几天都不回家,打电话就说在外地谈生意,可事实上,这两年她丈夫年年赚不到钱。黄女士隐约觉得事态变得严重了。因此丈夫一回家,她便和他大吵大闹,但张先生死活不承认有**。终于,某一天,梁女士在他的衬衫领口里发现了一根长长的黑色头发,而黄女士的头发是时髦精致的棕色长发。
  之后,她找了一个私家侦探跟踪张先生。
  跟踪了两个星期,这个私家侦探给她看了几张照片,丈夫几乎每天早上出去后就围着几条路转一圈,或者去一趟超市,然后钻进一座小区的高层居民楼里。一待就是一整天,还有就是有的晚上也没有出来。
  张先生比梁女士大两岁,是梁女士的学长,虽然只是一个普通工人家庭的孩子,但他的稳重和成熟征服了黄女士,毕业后梁女士的父亲便资助他做点小生意,梁年后事业小成,梁女士也毕业了,两人顺理成章地结婚了。张先生当时在朋友圈里是很令人羡慕的对象。没想到,一团和气的背后,却是临近崩溃的婚姻。
  一天,梁女士暗中去到私家侦探所说的小区,找到了丈夫和**的藏身之地。晚上11点,妻子看到那家的客厅灯熄灭了,便拨打110报警。丨警丨察赶到时,张先生和**被捉了个正着。还没等梁女士骂出口,卧室角落里竟传来婴儿的哭声。
  梁女士看着屋里蒙着被单的女人:凌乱的黑发、臃肿的身材。当她得知这个所谓的“**”其实是个比她老十六岁的下岗女工时,差点昏过去。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什么都不如自己的黄脸婆比下去了!无法忍受这样戏剧性的结论,黄女士坚决和丈夫打起了离婚官司。

  她一直重复说,“像我条件这么好的女人,被一个比自己老十六岁的下岗女工夺走了老公,是一生的耻辱,必须离婚,而且必须离得痛快。”
  进入法庭时,梁女士指着他咆哮道:“你要钱我给你钱,你要工作我给你工作,你就算**也遇个漂亮点年轻点的,那个下岗职工比我老比我丑比我赚钱少比我文化低,你凭什么**她?你是在侮辱我吗?”
  张先生苦笑着回答:“你就只会趾高气扬地责备我,而她理解我,比你像女人。在我最低潮的时候是她安慰我帮助我,不是你!”
  梁女士忍不住在法庭上哭了起来。后来的程序不是很复杂。张先生没有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在财产分割上也没争什么。但是,梁女士心理气愤,彻底失去了平衡,直接雇佣人,伺机在婴儿奶粉中下毒,毒死了孩子。
  然后,无期徒刑。
  在狱中,这个女人还经常惹是生非,最后和另外一名女囚因为经常的纠纷,积恨在心杀了另外那名女囚。

  而沈月对我提出的一个,就是,她在杀人之前就经常说自己有反社会性人格特征。
  日期:2015-11-25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