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8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笑笑说:“人都是很复杂的,这一刻的想法,可能到了下一刻,就全都变了,你说是吗?”
  我说:“对,我觉得你说得对。”
  正说着,外面突然警报器响起。
  怎么回事?
  我急忙拨打了监区那边的电话。
  我们监区那边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好像是d监区那边出事了。

  不管那么多,我急忙让狱警来把戴菲菲带回去,而我等了一下。
  戴菲菲问道:“出什么事了?”
  我说:“不知道,好像是你们监区出了问题,我也正在问。”
  戴菲菲问:“不去看吗?”
  我说:“要去看的,怕出了什么大事。”
  又等了一会儿,我说道:“算了,你在这里等一下,会有人带你回去,我要去监区看看出了什么事。”
  戴菲菲说道:“好。”
  我急忙起身走了。
  然后去了我们监区,在我们监区的门口那里,见到了赶过来的黄苓等一帮人,黄苓看到我,以为我从监区出来的,问道:“监区出什么事了?”
  我说:“我刚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时,监区的门锁上了。
  如果监区里面出事,是要锁门的,就是担心出现越狱啊,或者罪犯伤人逃跑之类的事,预防逃跑。
  监区的门关上,我们都只能在门口那里等。
  而且还不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

  接着,一大批防暴队的过来,装备整齐,紧张有序的进去。
  出大事了。
  看到朱丽花也带了一个队进去。
  我们都只在门口看着。
  那个女囚,治病的女囚,戴菲菲,被狱警们押过来了。
  我看看她,走过去她身旁,她挺高的,真的很贤妻良母的类型。
  我过去问她道:“说你挑拨你们d监区闹事,好像你不在场,也有人闹起来。是不是d监区真的比我们想象中的乱?”
  戴菲菲说道:“d监区是重监区,每个人每一天都很绝望,心如死灰,她们没有任何希望,对生活已经彻底死心。想挑拨,很容易。”
  我说道:“这也需要一点技术含量的。可是我还是想问你,你到底为什么要挑拨她们?”

  戴菲菲说:“我不是说了,我有病吗”
  我说:“可是你怎么看都不像有病的样子啊。”
  戴菲菲说:“你怎么看,用眼睛看,用心看过吗?你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吗?”
  我没说什么了。

  这时候,黄苓叫我,我过去,黄苓问我:“你不是和防暴队的熟吗?”
  我说:“是和一两个熟吧。”
  黄苓说:“过去问问她们,怎么回事?”
  我说:“好吧。”
  看着一个防暴队的人守着门口,我正要过去问,她却关了门,进了里面去了。
  我无奈对黄苓摇摇头。
  又等了大概十分钟后,防暴队的出来了。
  我急忙过去,问她们:“怎么回事,怎么了?”
  我堵着了带队的朱丽花,朱丽花看看我,戴着钢盔还是那么帅气啊。

  我说:“花姐,怎么了?”
  朱丽花说:“等会儿你自己会知道。”
  然后我看见蒋青青,跟着身后的,我过去问:“哎,怎么回事了?”
  蒋青青咬咬嘴唇,然后干呕了一下,我急忙跳开:“我靠我太丑吗让你看吐了?”
  蒋青青摇摇头,然后说:“看到了死人。太,恶心。”
  我惊愕,然后问:“有死人?哪里死人了啊?”
  朱丽花回头:“走!跟上!别理他!”
  蒋青青急忙跟上去。
  后面一个女的,被蒙着头,一个女囚,被带出来了,她的囚服上,都是鲜血。
  被带着手镣脚镣。
  接着,救护车从侧面去的,抬出来,担架抬出来一个盖着脸的女囚,露着脚。

  死了?
  是死了。
  看来,真的是发生了大事,出大事了,死人了。
  然后我们进去监区里面了。

  听说,监狱长等人,全都在d监区了。
  到底怎么回事了?
  后来,又问了一下,是说,一个女囚,杀了另外一个女囚,用的是车间那里弄来的一片小铁片,自己把铁片给磨锋利了,直接割喉了另外一个女囚,具体细节不得而知。
  监狱一整天都在戒严了,晚上也不能出去。
  在办公室里,有个女管教来找我了。
  我看着她,有些眼熟,哦,认出来了,是柳智慧身边的那个女管教。
  我问道:“请问什么事?”
  她说道:“柳智慧有事让我转告你。”
  我问:“什么?”
  她说:“她说,今天那个在监区外和你聊天的女人,想杀你。”
  我一愣。
  今天和我在监区外聊天的女人,想杀我?
  我问:“和我聊天好多个女人,到底是哪个?”
  她说:“我们今天还在放风场,看到外面,见到了你站在那大石墩那里聊天的,那个女的。”
  我问:“大石墩,我和一些狱警聊,还有一名女囚,到底谁?”

  她说:“嗯,应该是那名女囚。”
  我问:“你说认真点好吗,到底是女囚还是狱警?”
  她说:“她就只这么说的,说让你小心那个和你聊天的女的,我那时候,没听清楚是女囚还是女狱警。”
  我说:“靠,你再去问问。”
  她说:“好吧。”
  这家伙,傻了吧。

  我问:“你是不是刚来的?”
  她点点头:“不是,可今天听到杀人的消息,我感到很可怕。”
  我问:“怕什么?”
  她说:“觉得女囚有天也会杀我们狱警管教。”
  我说:“少担心了,多点戒心就好了,你给我去好好问问一下,别害怕了。”

  她点点头走了。
  我心想,这说的有人要杀我,是有谁要杀我呢?
  黄苓!
  对,应该是黄苓,那家伙,神经病来的。
  原本我和她之间就有矛盾,历史纠纷了,自从这次集体逼她把分钱的权拿出来后,她更是恨我,认为我是主使,恨得牙痒痒啊。

  所以,应该就是她,想弄死我。
  柳智慧一般不会看错的。
  黄苓,连黄苓也想弄死我了。
  还有霸王龙。

  靠,这么多人想我死啊。
  但黄苓毕竟是在监狱里的,如果在监狱里,她也有机会的,我要小心啊。
  难道是说,黄苓和霸王龙这条线搭上了?
  这也很有可能啊。
  我挠着头,脑袋疼啊。
  第二天。
  昨天那个杀人的事件,好像平息了没事了?
  监狱里,自动消化解决就是如此,最怕事情闹大了。
  闹出外面去,媒体上级的全知道的话,监狱的领导都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一早上的,上面就命令我们对各个监区各个监室突击检查搜查。
  这种事情,经常干的,可无论你怎么搜怎么查,总有不少的女囚,能想尽办法把一些利器藏得你根本想象不到的地方。
  然后等着机会行凶。
  而有一些人,是根本留着自己防卫用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