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539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小乐和丁新华爬到了县大院的电动门柱上,一唱一和,五分钟时间,“平息”了事件。

  很快,门口小山似的垃圾被清运干净,包括大院里扔的那些,但是有两名环卫工人被警车带走了。
  “丁局长你放心,我马上找人,你的工人绝对不会有事。”马小乐边说边进了大院,去找周生强,这事找他比找甄有为更管用。
  “周书记!”马小乐装着猛擦额头的汗,“场面差点失控!”
  “不是差点失控,是已经失控了!”周生强好像很生气。

  周生强一生气,马小乐也不高兴了,他可不愿意在周生强面前窝这口气。
  马小乐先用怀疑的目光注视着周生强,尔后扭头往外走,“也许我不参与进来就不会失控了,我检讨,回去写检讨书去。”
  “你……”周生强没想到马小乐竟然还会在他面前搞软抵抗,“我没说怪你!”
  马小乐站住脚,回头道:“接到电话就赶过来,到现在腿没停嘴没住,好不容易把人群安顿好了,连口气还没来得及喘就来向周书记你报喜,结果还不落个好。”
  周生强叹了口气,背着手走了两步,“小马,我知道在动作调动上你有情绪,可以理解你的心情。”
  “那多谢周书记了。”马小乐道,“我这还急着去市里接朋友呢,来就是跟你说一声,事情解决了。”
  “啥朋友这么重要。”周生强道,“现在环卫工人的事这么紧张,你还是留下来的好。”
  “匡世彦,就是那个记者,昨天就打电话约好了今天去接他的。”马小乐叹道,“谁知道碰上这么个不省心的事。”
  “哦。”周生强听马小乐这么一说,沉默了会,“小马,你那朋友的笔头子很厉害呐,我看这事不能让他写呐。”
  “那当然,这事不是啥好事,对咱榆宁不起啥好作用,不会让他写的。”马小乐道,“不过周书记,人心都是肉长的,环卫工人这么闹腾固然不对,但作为我来讲,还是挺感激他们的,毕竟是为了我才这么做的,现在有两个人被公『安』带走了,希望周书记说说情,把人给放了,这事也就圆满结束了。否则,工人们再被激起来,那也不太好办。”
  “行行。”周生强道,“回头我就跟光波局长打个电话,不能再出乱子了。”
  “嗯。”马小乐道,“周书记,那我走了,在不走就来不及了。”
  “去吧,别怠慢了远客!”周生强摆摆手。
  马小乐出去了,心里乐呵呵的,事情还算是比较顺利吧,不过有点把不准的是,不知道这事会不会在市里引起一番影响。
  马小乐的担忧,宋光明帮他解决掉了,他告诉了方瑜,虽然他和方瑜之间没有什么特殊的交情,但还是多了这一嘴。在宋光明看来,多一嘴就多一个打击周生强的机会。其实在和周生强的抗争上,宋光明本没有这么强烈,无非是周生强退下来,他顶上去,当然前提是没有“空降”过来的。但是宋光明想到周生强之前对他并不好,甚至还一度遭受了很多打压,所以他想在周生强的末任之尾来个痛快的打击。

  其实这是宋光明小人了,当初周生强是打压过他,那只是因为他太差劲,不是什么权派斗争或个人恩怨。
  但小人总有小人的得意之处。宋光明打电话给方瑜的时候,刚好是在市常委会开会之前的空闲时间,宋光明把事情的前前后后大体都讲了下。方瑜对马小乐的境遇有点感叹,所以在会议结束时就随口讲了下,说榆宁县有群众为官请命,少见。
  市委夏书记很感兴趣,方瑜便把从宋光明口中听来的讲了一遍。梁本国听了心里稳不下来,因为一切都是他授意的,如果马小乐的去向被推翻或者或者事情严重追求起责任来,他都会不自在。开会前,吉远华也打过电话给他,把环卫工人堵门的事说了。
  “这分明是有人策划!”梁本国指间的香烟静静地燃烧,和他心里的不平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有人策划?”夏书记轻轻一问。
  “对。”梁本国道,“据我了解,那个叫马小乐的就是投机取巧拍马溜须,更懂得欺上瞒下,结果还捞到不少好处,蒙蔽了部分领导的眼睛。此次环卫工人围堵榆宁县大院,又是一次幕后成功的指使。”
  “哦。”夏书记缓缓点了下头,“我对马小乐不了解,不过听说工作上还有些能耐。”
  “那就是他善于投机的地方。”梁本国道,“搞表面工程,不注重实际,短时期内看是有效果,但其实并无益处。”
  梁本国的话,方瑜听得很受不住,“梁书记,马小乐的事情,我想我知道的比较多一些,去榆宁县调研的时候见过他,好像和梁书记说的有些出入。”
  梁本国对方瑜的话有些不屑一顾,“事情看到的往往只是表面,要了解、考察一个人,必须有一个长期的过程。”
  “梁书记说得不错,但不管怎么说,我至少是考察过了。”方瑜道,“而且我已经有段时间关注他了,从当初的沼气建设推广建设,到创卫工作的开展,再到现在县级市申报的准备,可以说,每件事情都很有成效,这个成效不是面子工程,而是实实在在的成效,现在到榆宁县城,看看变化,那不是能否认的。”
  “靠蛮干取得一点成效,并不值得提倡。”梁本国道,“效益最大化发挥不出来,也是失败。”

  方瑜不好再接着反驳了,否则火药味太浓。但是方瑜实在是受不了梁本国狭隘偏颇的心胸,便跳了个话题,“刚才我说了,这次榆宁县大院被围的事跟马小乐有关,但原因值得深思,马小乐刚到卫生局长的位子上,就遭受到接二连三的刁难,事实证明,确实有人幕后安排了一系列事件。正是因为这些事件,给他造成了些本不该有的影响,而这些影响,却导致了他现在被调离岗位,去了什么政协提案科,这里面到底有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即便是这样说,会场的气氛已然紧张起来。
  “好了,这个事情不在常委会议题。”夏书记呵呵一笑,他知道方瑜和梁本国之间向来有矛盾,在常委会上呛起来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不能让两人继续理论,“有时间再慢慢交流,散会。”
  散会后,方瑜回到办公室就打电话问周生强,到底是怎么回事。周生强支支吾吾,只好实话实说,调离马小乐,是梁本国的意思。方瑜没有说什么,她不能责怪周生强没有及时跟她讲。实际上,她和马小乐甚至都没有单独交流过,对他也没有什么需要特殊照顾的,只是因为梁本国的缘故,让她有种强烈的敌推我拉的感觉。不过马小乐的能干确实在在她脑海中留下过深刻印象的,这一点,也是她这次和梁本国对抗的原因。

  日期:2015-04-24 19: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