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46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去年年底,梁健拿到了莫菲菲给他的钥匙,他本想将父母都接来镜州过,可父母一直没有搬过来。梁健想把钥匙还给莫菲菲。莫菲菲说,你欠条都已经写了,这就是你的房子了。梁健说,我一个人也不用住这么好、这么大的房子。
  莫菲菲说,难道你永远是一个人啊?如果你把房子还给我,我就把房子给卖了!到时候你再想买个房子可就难了!莫菲菲如此威逼,梁健就只好接受。莫菲菲又说,你还是搬进去吧,你那个租房也要房租的,难道节省一点租金不好吗?如果钱花不完,可以请我吃饭啊!
  就这样,梁健从老家回来,就把租了好多年的房子给退了,搬入了莫菲菲卖给他的房子。俗话说,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莫菲菲装修的房子,各方面条件都比梁健以前的租房好多了,就是一个面积和装潢的升级跳跃版。梁健心想,这样的房子住惯了,以后再住差的租房,还会不会适应呢?
  梁健在路上的时候,就想给莫菲菲打个电话。然而,电话打到一半,没人接,他就挂了电话。

  假如,莫菲菲来了,孤男寡女两个人呆在屋子里,不知会发生什么,即便不会发生什么,让人瞧见他们进出一个房子,也不好。
  等到莫菲菲回电话过来的时候,他就没有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心里的那种变化。
  梁健开门进屋,烧开水,从窗口望着下面这个新小区的绿化和道路。忽然听到门铃“叮铃”响了起来。
  梁健奇怪,会是谁呢?知道他住在这里的人,也就莫菲菲了。难道刚才,她回自己电话没接,她过来看他了?

  梁健快步走到门口,猫眼都没看,就打开了门。
  不仅仅是奇怪,更是头疼,站在他门口的,不是莫菲菲,竟然是常月!
  常月这么快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此时身子裹在一套紧身裙中,肩上披着一件草皮,红红的脸、妖媚的眼,只要是个男人都会蠢蠢欲动。梁健当然也不例外,可他的警惕却越来越浓:“怎么是你啊?”
  常月笑着,靠在他的门框上:“你总不会让人家一直这么站在门外吧?”梁健说:“我一般不让外人进我的屋子。”“外人?”常月盯着梁健:“难道我是外人吗?”

  梁健不好回答,手依旧撑在门框上。常月也不管梁健,朝里面看了一眼,说:“房子不错哎,我来参观参观。”
  常月无视梁健拦着的手臂,自顾走进去,她圆鼓鼓的前胸触到了梁健的手臂,一种类似软糖一般的弹性让梁健浑身一动,如果不放手,这身体接触就会越来越强烈,梁健只好解除了设防。
  常月正好长驱直入,就如是梁健邀请来的女人,在屋子里参观起来。看完后,常月说道:“不错啊,简直跟新房一样啊!很不错啊!梁处长,你这么年轻,就已经拥有了这么一座豪宅,真令人羡慕啊!”
  梁健跟在身后,常月妖媚的身子犹如蛇女一般摇曳着,如果,常月不是一个那么复杂的女人,他或许会忍不住上去,双手放到她的腰间,将她纳入臂弯之中。但面对常月他不会。
  常月终于算是参观完了,对他说:“梁处长,难道你这么不好客吗?人家好不容易穿着高跟鞋,一路跟着你,走了这么远的路,才来到你的豪宅,你呢?却一杯水都不请人家喝?我真的很渴,梁处长。”
  梁健碰到这种女人,很是无语,他来到厨房,将刚煮开的开水,倒了一杯给常月。常月喝了一口,赶紧又把开水吐出来了,朝梁健娇声喊道:“梁处长,你这是想要谋财害命啊!这么烫的水!”

  梁健忍不住笑了:“不好意思,我没注意。”常月说:“我舌头都被汤破了,说着就朝梁健伸过舌尖来。”
  尤物就是尤物,她窄而细的舌尖,甚是好看。但是梁健没多看,他正色道:“开水是我的不对。另外,常月女士,请你直说吧,你到我家里来有什么事情吗?”
  常月不以为意地笑说:“来看看朋友啊!”梁健说:“你今天怎么没送宏市长回去?”常月说:“宏市长有人送,而且你不是不喜欢我跟宏市长太接近吗?”
  梁健一惊,看来常月也很敏感,早就察觉了梁健的意图。
  梁健装作不知:“我?怎么会呢?”常月不笑了,盯着梁健说:“梁健,你真以为我常月胸大无脑吗?”常月竟然会这么评价自己,让梁健忍不住想笑,他的目光却不由撇到常月那个“大”的地方。
  梁健说:“我一直以为,你两方面都很大。”常月瞥了梁健一眼:“没想到,梁处长也会油嘴滑舌,不过我喜欢。梁处长这么年轻,本来就应该风流倜傥,平时一本正经的样子,可没有现在这么有魅力。”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看来这句话真是不错,特别是对常月这种闲不住的女人。可是这个女人,梁健可不想让她爱上。
  常月又说道:“我知道,梁处长一直不想让我接近宏市长。上一次,在宏市长宾馆房间里,梁处长好像防着什么,特意让那个小美女服务员来打扰我们。”
  常月说得也算直白,她指的就是那天,常月和宏市长在宾馆房间,常月还准备了针孔摄像头,如果那次不是梁健让服务员金婧给下了泻药,搞得宏市长拉肚子,恐怕那天晚上,宏市长和常月就得走火,到时候事情可就大了。
  不过,常月应该没有任何证据,他也不会主动承认。梁健说:“我不知道常月女士在说什么。”
  常月从包里取出一张纸条,放在茶几上:“如果不是梁处长所为,那我只好去找那个小美女服务员了。”
  梁健敲了敲纸条,问道:“这是什么?”常月说:“那天,我记得那个服务员进来给我和宏市长送茶。宏市长才喝了几口就开始拉肚子了。我当时就想,会不会是这茶有问题。就特意将一些茶叶带走了。这是化验结果,有人在茶里下了厉害的泻药!你说,你需不需要我把这个情况告诉宏市长?”
  日期:2015-04-24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