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534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知道。”窦萌妮点点头,眼珠子一转,道:“你那晚还对我动粗了,忘了没?”
  “我,我怎么对你动粗了?”
  “你说我要是再磨蹭,就要暴了我。”窦萌妮道,“后来我想了很长时间,不明白‘暴’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能告诉我吗?”

  马小乐心里一声叹,这窦萌妮是咋了?不过在她面前不能失态,“暴嘛,就是暴打的意思。”
  “哦,我还以为是那个呢。”
  “哪个?”马小乐想看看窦萌妮到底能说出啥来。
  “**啊。”窦萌妮道,“男人对女人最痛快的惩罚,不就是**吗?”
  “瞎扯!”马小乐道,“窦萌妮,你还小,不要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建议你不要在宾馆干了,去学点技术嘛。”

  “我已经不干了。”
  “哦,已经不干了?”
  “是啊,自从你那事之后就不干了。”
  马小乐听到这里,猜出了个大八分,“是因为我撬柜子拿摄像机的事吧。”
  “你怎么知道?”窦萌妮很吃惊。

  “呵呵,你被开除了,或者受到批评处罚,心里气不过,不干了。”
  “嗯,是气不过,凭什么只处罚我。”窦萌妮道,“拣了客人的东西不好好交接,自己锁到柜子里算什么,对吧?”
  “也不能像你那么说。”马小乐道,“也许是人家有急事忘记说了,暂且放到自己柜子里保存起来啊。”
  “才不是!”窦萌妮道,“我知道那服务员是怎么想的,又不是一次了,就是耍小聪明。”
  “哦,怎么个耍法?”马小乐问。
  “她就是玩那一招,自己放起来故意不说,如果不被问到,她就自己拿了。如果被问到了,就说自己先保存下来忘了交接。”窦萌妮说得很气愤,“她就用这法子,得过人家一部手机呢!”
  “哦,要是这样的话,那就恶劣了!”
  “就是嘛,如果她不是那样,你以为我会拿螺丝刀给你撬?”窦萌妮道,“我就不信你真能把我暴了。”
  “呵呵。”马小乐歪头笑了,“窦萌妮,不错。”
  “小乐哥,你别夸我了。”窦萌妮道,“还是你好!”
  “你说我好,那是因为还不了解我。”马小乐道,“等你了解我,就不会说我好了。”
  “那你就让我了解了解你吧。”窦萌妮的表情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样子。
  窦萌妮的这个要求让马小乐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你,你了解我干啥,你该了解你该了解的人。”
  “我觉得吧,你就是我该了解的人。”窦萌妮边说边点头,马小乐看着想发笑,“你咋就觉得我是该了解的人呢?”
  “觉得就是觉得,说不出来具体的理由。”窦萌妮道,“不过你要是不愿意我也没法,不赖着你,但我会尽我的所能。”窦萌妮站起来,“小乐哥,那我走了,以后有事再找你,没事就不找了。”
  “哦。”马小乐又不知该怎么说了。窦萌妮看看他,笑了笑,转身向门口走去。
  “嗳,窦萌妮,停一下。”马小乐喊住了她。
  窦萌妮一听,一下就站住了,回头惊喜地看着马小乐,“小乐哥,什么事?”

  “你现在干啥?”
  “还没找到呢。”
  “你想干啥?”
  “我能干啥。”窦萌妮道,“都没上过什么学,呵呵,还好会写自己的名字。”
  “那也不是说不上学就不能干事。”马小乐道,“我给你介绍个事,愿不愿?”
  “愿意!”窦萌妮飞快点着头,“小乐哥,你介绍什么我都愿意做!”
  “嗯,不过我也没有太大把握。”马小乐道,“我先问问人家,看缺不缺人,到时我再给电话吧。”
  “行,那我等你电话!”窦萌妮跳着步子走了。

  马小乐先是一个深呼吸,尔后笑了笑,摇摇头,“这丫头,看来是蛮喜欢我!”
  这让马小乐有些得意,不过现在不是得意这事的时候,看了看时间,打了电话给米婷,告诉他晚上到榆宁大酒店吃饭。米婷问吃啥饭,马小乐说吃局长下台饭,到时把几个比较熟都喊过来。
  马小乐邀请的人不多,岳进鸣、伍家广、丁新华、栾大松,还有张浩,有些小事得让他前后跑跑腿。本来马小乐还想让甄有为、庄重信等人过来的,但觉得那动静有点大,就没喊,而且最后也把张浩给排除了,怕万一这事让吉远华知道了不好。但马小乐把闫波叫来了,毕竟因为甄有为的介绍,现在他也算是圈子里的人了,而且追溯到老早以前,米婷为了他也找过闫波帮过忙,算是有渊源吧。
  晚上,酒席开始,大家对米婷都非常恭敬,而且赞不绝口,说马小乐有福气。马小乐心里跟吃蜜一样,瞧着米婷发笑。此时的米婷完全没有独处时的霸气和脾气,很柔和,还很小鸟依人,让马小乐无比幸福!
  当然,酒桌上米婷的话题并不是主题,闫波跟其他人不太熟,马小乐先介绍了一番。闫波头脑活套,在座的就属他排不上号了,非常恭敬寒暄了一圈。接下来,岳进鸣代马小乐讲了要去政协提案科的事。

  此话题一出口,大家都不说话了。
  “都给我出出主意嘛。”马小乐笑道,“现在我有个很好的想法,想回乡里搞点事。”马小乐把创业计划大概讲了一下,伍家广第一个发话,说农业局一定会大力支持并给足便利条件,这也算是新型农业的一个方面,到时在土地、资金等方面会绝对支持。闫波跟着发话,说有人闹事找茬,一个电话就直接带走,好打好关,把人弄个半死。
  栾大松是说不上什么的,老实人,干实事可以,但八面圆滑的事做不来。
  丁新华闷着头,自饮了一玻璃杯白酒,说是谁决定把马小乐给弄到政协提案科的。岳进鸣说是县里的意思,开过会研究了。
  “县领导都瞎眼了?”丁新华道,“咱不说别的,就说马局长经过的几个岗位上,哪一个没做好?”
  “具体地说,应该是市里的意思。”岳进鸣笑笑,“丁局长,别激动,事情都是原因的嘛。”
  丁新华给岳进鸣面子,比较平静地说道:“岳部长,肯定又是吉远华那小子作怪了是吧。”
  日期:2015-04-24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