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534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个下属的关系,很多时候是要和领导共享的。
  钱保国让冯九阳操着高飞作弊的事情没有和鲁萧白说,但是却和鲁萧白说了高飞这个人是一个退休副县长的儿子,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钱保国知道鲁萧白会怎做。
  上午的答辩结束后,一些考生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都认为,答辩题出得好,不偏、不怪,主要考察分析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临场反应、随机应变能力以及对工作的适应能力,都很重要,题目看着平实,但要答好却有难度,与工作对接很紧密,若之前没有精心准备,仅凭一晚的认真思考,想要答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些考生也说,隔断任何通信,独立思考,这样确实可以反应一个人的平时能力,否则,如果每个人手里能有个电脑或者是有些资料可查的话,估计思路会开阔很多,但是很多地方可能就是一样的回答。
  考生答辩的程序结束后,秦书凯陪着专家到普水宾馆,晚上普水要举办晚宴表示对专家的答谢。同时要求孙副部长带着下面的人,把这次答辩的结果和以前的笔试面试成绩尽快综合,将综合成绩前三名的考生明天在普水新闻和普水电视台公布。
  秦书凯同时要求,尽快安排考虑下面的考察环节,等公示结束后就立即组织对考生进考察。秦书凯这样做的目的很明确,主要是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尽管自己的心里有数,本次公选的全程绝对是透明的,公平的。但是,外面的很多人都在怀着怀疑的态度。
  在很多人的思维,只要是涉及到干部调整,那就有弊端,已经是一种不成文的惯性想法,认为提拔的背后肯定有一些不可示人的关系网在暗地里操作,现在这年头,哪里还有纯粹公平,透明的公选存在呢。
  秦书凯也知道,受到这个方面的影响,很多地方很多调整确实存在问题,所以这次公选,只要一天不公布公选结果,这里头的事情就永远没完。
  很多事不是按照人的想法进行了。这次公选,预料不到的麻烦还是发生了,正当秦书凯认为此次公选已经即将划上圆满的句号的时候,马成龙亲自打来电话,让秦书凯立即到他的办公室去一趟,关于公选领导干部的事情,有要事和他谈。
  秦书凯心想,这个时候,马成龙想要找自己单独谈谈公选的事情,无非是要出手干涉公选领导干部的人选,难道这次公选中即将选拔出来的不少人是马成龙有想法的,或者说对哪个岗位是有想法的。秦书凯心里就想,如果真是这样,对不起,自己做的事一定保证公平。

  为了保证公选整个过程的公平性,秦书凯决定对上级领导的所谓谈话邀请,采取打太极的态度来应付,只要是公选结果公布出来后,马成龙想要跟自己谈多长时间,自己都愿意奉陪。
  秦书凯说,马书记,我现在正在开会,组织部干部科的同志已经对公选各位考生的总成绩进行统计后。公示后即使考察,对于入围的前三名尽量争取在明天开始考察工作,稍候我会议一结束,立即到您的办公室去。
  马成龙说,秦书凯,你立即停止所谓的考察会议部署,先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这是命令,也是保证公选领导干部公正性的条件,如果现在就安排考察,出了问题,你能负担起来吗。
  马成龙说完这话,立即把电话挂断了,不给秦书凯一丁点的拒绝机会。听着电话里传来的“滴滴”声,秦书凯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难道公选领导干部的事情出事了?
  秦书凯的预感是正确的,马成龙要是手里没有两把刷子,也不会这么牛逼的跟秦书凯撂脸色,毕竟秦书凯是县委副书记,而且上次想调整他的组织部长位置都没有成功,说明那是有几把刷子的。现在有所谓的把柄抓在马成龙手里,马成龙当然要发威。
  那是公选领导干部考试答辩刚结束,有人写举报信到县委办公室,信里的主要内容就是举报这次的公选调研和答辩环节中,有人作弊的实事情,举报信中,列出的具体作弊人正是报考财政局副局长的高飞,而是说出作弊的手段。说如果不对这件事负责,讲举报到省市考试中心和纪委,这样对全县关注的公选事情负责,对百姓负责。
  县委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一看完这封举报信,就知道在这特殊时期,这封信的重要性,赶紧把信直接交到县委书记马成龙的手里。马成龙见到举报信后,心里真是乐开了花,心想,本来想要把秦书凯的组织部长位置给调整了,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都怪自己一时嘴碎,把这消息提前透露出去,让秦书凯有了对策,不仅事情没办好,还被市委组织部长责怪了一番,现在,既然有了这么好的机会,让秦书凯肯定吃不了兜着走,马成龙自然不会放过。

  秦书凯进马成龙办公室的时候,看到的是马成龙的另一番嘴脸。马成龙热情的招呼秦书凯坐下后,问秦书凯,此次公选领导干部的事情,现在进行到什么步骤了?
  秦书凯不知道马成龙说这件事的目的,如实汇报说,现在是公示阶段,只要公示结束就开始考察,考察结束就等常委会议票决,票决后公选全程就算是顺利结束了。
  马成龙笑眯眯的说,秦部长,我看考察这一步,还是先放一放吧。
  秦书凯听了这话一愣说,马书记,这好不容易饭熟菜香的时候,正好热腾腾的端出来吃完就结了,怎么又要把饭菜放一边呢。要是公示结束不考察,那么就会有很多的议论。
  马成龙说,秦部长,有些事其实你是可以跟我说实话的,我马成龙这个人,做事一向是很顾忌下属的利益,只要你跟我实话实说,有些事我还可以帮你挡一挡,否则,只怕就晚了。
  秦书凯看着马成龙的那张马脸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心里一时有些迷糊,今天这个马成龙究竟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想要自己跟他说的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秦书凯说,马书记,您有话就直说吧,我秦书凯一向坐得正,行得正,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隐瞒领导,也没有必要隐瞒。
  马成龙听了这话,脸色立即变了。马成龙说,既然我已经给了秦部长机会,秦部长不珍惜,对于公选领导干部事情中出现严重舞弊问题的事情,我只好直接向市委反映,听听市委领导的处理意见了。
  其实,不管秦书凯说什么,马成龙都是打定了主意要利用这件事好好的整一整秦书凯的,只不过,他想要秦书凯先向自己服软,自从秦书凯到了普水工作以来,还从没跟自己这个一把手低头过。

  听到“舞弊”这两个字眼的时候,秦书凯的第一反应是想要发笑,然后是担心。这次的公选全程组织的如此严密,基本上所有程序都是公开透明的,在这样透明的环境里,考生想要舞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看着马成龙一副慎重其事的样子,秦书凯就想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
  秦书凯说,马书记,这么严重的话不是随便可以说的,首先要有证据才行,否则,说出去对这件事关干部工作严肃性很有影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