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52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钱保国知道马成龙说的是什么意思,就很不甘心地说,我知道,马书记说这话也是为了我好,可是这后面使坏的人一天找不出来,我这心里一天就不踏实啊,俗话说的好,不怕贼上门,就怕贼惦记啊。
  马成龙沉默了一会说,你说的也是实话,这样吧,我的意见是私底下的调查也是可以的,但是尽量不要闹出什么动静来,毕竟你的提拔还在公示阶段,等正式的任命下来后,再动手对付背后使坏的人也不迟。
  钱保国说,行,我就按照老大说的办,暂时情况下,只调查不动手,等到我查到了这个人到底是谁,只要是在普水的地盘上,不管是谁,一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从马成龙的办公室里出来后,钱保国心里很感动,在最关键的时候,才能看出,到底谁是真心对自己好。

  马成龙这个人,十兄弟在私底下也会学习普水的老百姓,称呼他为“马大草包”,意思是马成龙这个人,对工作总是马虎交差,不求甚解,反而对呼朋唤友更加感兴趣,尤好女色,在普水官场流传着这么一句话,马书记不是在上班的路上,就是在处的身体上。
  但是,马成龙的优点也是很明显的,此人极重义气,尤其是跟一帮所谓的“兄弟”之间,尽管在普水的地盘上,马成龙的级别最高,职位最重要,但是底下的很多兄弟仗着他的庇护,捞到的实惠往往比他还多。
  这也是很多“兄弟”对他一直忠心耿耿的原因,尤其是钱保国和赵王道,刘猛将几个人。
  钱保国一边慢慢的往楼下走,一边在记忆里搜索,此次自己跟罗老板到市区拜访副秘书长到底还有谁是知亲人。想了半天,他得出结论,除了自己的司机,知道内情的就只有杜老板一个人,自己的司机当然是自己人,此人跟着自己也有几年了,按理说不会背着自己做出什么不忠心的事情来,这样用排除法一推理,就只有杜老板是唯一的查明真相的线索了。
  钱保国走到楼下,找了个僻静的地段,拨通了杜老板的电话。杜老板可能是已经看到了报纸上的公示,一接通电话就连连恭喜说:
  “钱书记,恭喜啊,有时间一定要好好请钱书记吃饭,庆贺一下钱书记的升迁之喜,同时,表示兄弟的恭贺之意。”

  钱保国冷冷的说,吃饭的事情,以后再说吧,现在自己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问杜老板,还请杜老板说实话。
  杜老板见钱保国语气有些不对劲,赶紧收住笑问,钱书记,都是兄弟之间,有什么事就说,自己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否则,也就不是兄弟了。
  钱保国说,杜老板,痛快就好,我喜欢这样个性的人,也喜欢和这样的人做朋友。
  杜老板就说,那是,钱书记有什么尽管吩咐。
  钱保国把自己跟罗老板在市里跟副秘书长见面的时候,出现纪委和反贪局的人的事情,以及后来发生的事情跟杜老板说了一遍。
  说完后,钱保国依旧是冷冷的语气说,杜老板,那天知道我到市里办事的人,只有你一个,不知道你听了这件事有什么想法?
  杜老板一听这话慌了神,钱保国的语气,明摆着是要把这个屎盆子扣在自己头上了,也知道钱保国和马成龙的关系,如果得罪了这个大爷,以后就不要在普水发展了。
  杜老板赶紧指天指地的发誓说,钱书记,我们认识也不是一两天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再说了,这人做事总是要有个目的的,尤其我们这样的生意人,我做这件事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钱保国觉的杜老板说的话也很有道理,于是问杜老板,罗老板的女儿找工作来请自己帮忙的事情,还有谁知道?罗老板这个人底实吗?
  杜老板想起了什么似的说,听罗老板说,为了女儿工作的事情,他自己在委托自己找钱保国之前,已经找过了金大洲和鲁萧白等人,但是这些人也都说很难办,所以,没有办法才会委托自己到钱书记这儿求得帮忙,但是罗老板跟钱书记到市区办事的事情也是罗老板和自己无意中说出来,但是自己真是滴水没漏,连自己的老婆都没敢说呀。

  钱保国听到金大洲的名字,心里一咯噔。
  钱保国本能的把这件事往金大洲身上怀疑,毕竟两人在这次的提拔中还是有一定竞争的,但是金大洲也不是顺风耳千里眼,他怎么就能知道自己那天跟副秘书长见面呢。
  难道,金大洲早就安排人在背后跟踪自己。
  这样一想,钱保国忍不住回转身往自己的身后看了一圈,周围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他感觉自己有些草木皆兵了,但是这里头实在有太多的疑问,让他一头雾水,无法解开。
  那么就是罗老板这个人有问题,估计设局让自己套进去,摇了摇头,似乎不会是这样,因为他女儿的工作还希望自己能够帮忙,那么只有金大洲等人了。
  说起来,这件事也怪钱保国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命中注定此次的提拔必定是要有波折。
  这件事确实是金大洲所为,但是金大洲并没有处心积虑的非要跟钱保国过不去,去抓住钱保国的什么把柄,把钱保国拉下来,而是机会主动掉到了他的眼前的。
  罗老板为了女儿工作的事情,多次缠着金大洲帮忙,但是金大洲都严词拒绝了,金大洲的心里清楚的很,这阵子秦书凯和张富贵正为编制的事情紧锣密鼓发的在核查呢,哪里会再开这个口子呢,自己是不会让秦书凯为此事为难的。
  金大洲知道,秦书凯等人这么做肯定后面会有一些大的动着。
  钱保国和罗老板到市区办事的那天晚上,金大洲也在市区活动,而且跟钱保国他们在一个酒店,钱保国和罗老板进酒店的时候,金大洲正坐在酒店大厅角落里的沙发上跟朋友边聊边等着人。

  金大洲眼角的余光看见钱保国跟罗老板进来,就知道罗老板必定是找钱保国帮忙办女儿工作的事情,于是坐在那里纹丝未动。
  官场就是这样,虾有虾路,自己这边的路,罗老板没走通,你不能阻止人家继续选择走别的路。
  本来罗老板跟钱保国已经进了电梯了,金大洲也就把目光收回来了。
  没想到,罗老板和钱保国又从电梯里出来了。

  从电梯里出来后,罗老板跟钱保国说的话,一字不漏的全传到了金大洲的耳朵里,大厅里当时空空荡荡的没几个人,金大洲坐的沙发离电梯口又不是很远,金大洲很清楚的听到,罗老板让钱保国送礼物给副秘书长,但是钱保国又没有准备,于是罗老板主动提出从自己的车后备箱里拿准备好的礼物给钱保国用。
  金大洲见罗老板出门拿礼物的时候,一个念头出现在脑海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