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42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秘书长不太爱听肖秘书长这些话:“肖秘书长,没其他事的话,我先过去了。”肖秘书长问道:“今天找你们碰头为的是什么事情啊?”舒秘书长说:“不过是一个稿子。具体的情况,还是肖秘书长自己问宏市长吧。”
  梁健故意敲了敲门:“肖秘书长,宏市长让我把茶叶拿回来还你。”肖秘书长强笑:“茶叶还什么啊!”但梁健不多解释,放下茶叶就出来了。
  市长的活动安排得很满,大大小小的活动都得参加,上午开始,梁健跟着宏市长,参加了一个招商会议,走访了一家规模企业,中午稍事休息,下午又有一个电视电话会议,之后有一个县长说要来拜访,一直谈到快下班时间,晚饭在宾馆宴请招商会议上的温州企业家,一天下来几乎没有自己的时间。作为市长很累,作为秘书,梁健奔来跑去,干的是开车门、关车门、记录、录音、端茶泡水、打电话、接电话、在宴会外等待、送领导回家等一系列的活。

  到晚上九点多,才把宏市长送入了镜州宾馆的贵宾楼,宏市长喝了点酒,梁健就帮宏市长摁电梯,上了二楼,找到了201套房,看着宏市长由专职服务员郭雅接进去了,他才算放心。
  离开之前,宏市长忽然问梁健:“今天是第一天当我的秘书,感觉很辛苦吧?”梁健笑笑说:“不辛苦,都是应该做的。”宏市长看着梁健点了点头说:“适应就好,我害怕你不适应。”梁健说:“如果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还请领导直接给我指出,便于我把工作做得更好。”宏市长难得嘴角一咧,算是笑了笑:“赶紧回去吧。”
  到了车里,驾驶员小刘问:“回家?”梁健说:“去单位,今天匆匆忙忙,明天事情的头绪都还没理出来!”小刘说:“没必要这么拼命!”梁健说:“笨鸟先飞啊。”
  小刘把梁健送到市政府大厅,放下了他。梁健又瞥了那本镜州诗集一眼,本想问些什么,想想还是算了。小刘看梁健上楼了,嘴里说道:“假装敬业,看你坚持到哪天!”
  梁健在电梯里,还能感觉到小刘对自己的不友好。他奇怪,自己并没有得罪他的地方。跟领导驾驶员的关系一定得搞好,否则不是个事,梁健脑子里打着主意,电梯就“叮”地一下到了。
  梁健走出楼梯,忽然见到两人等在电梯口。定睛一看,是副秘书长舒跃波和人事处处长祁芸。两人见到是梁健,都是一愣。舒秘书长先说:“梁健,这么晚还回办公室啊?”
  梁健瞥了眼祁芸,见到祁芸脸红了,像做了错事的小孩子,梁健心里就如被刺了下。梁健看着舒秘书长说:“刚送宏市长回去,明天的事情还未梳理,到办公室理理思路。”舒秘书长说:“辛苦了!那我们先走了。”
  祁芸也低头说了句:“我们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去。”梁健看着他们,说:“你们慢走。”
  直到电梯下去,梁健才转身回办公室。

  在整理第二天工作时,梁健脑海里短路一般老是冒出舒跃波和祁芸的脸。特别是祁芸那一点头、那一脸红!难道舒跃波和祁芸有一层突破上下级关系的关系?这让梁健很不是滋味。少年时候的那些疼痛,仿佛被重新兜底翻了出来,这种感觉特别不好!
  梁健起身去倒水,大大喝了口,稳了稳心神,才重新开始干活。这才将效率提了上去。将近十一点半,梁健才完成工作,把明天要干的活给理顺了。刚要走,手机响了起来。
  一看,是任坚的电话。梁健笑着接起了电话:“任处长,怎么这时候想到我了啊!”任坚说:“还在办公室吗?我看你办公室灯还亮着。”梁健笑说:“你怎么知道我办公室的灯啊?”任坚说:“你不是宏市长原秘书向处长的办公室吗?”梁健说:“是啊。”任坚说:“那我就知道你是在哪个办公室了。”
  看来任坚也还在这里,梁健一边关门,一边道:“你也加班到现在?”任坚说:“常事,我老大是夜猫子,我也只能奉陪到底。”遇上喜欢加班的领导,秘书就惨了,但如今爱加班的领导可不少。梁健说:“你也辛苦。”
  任坚说:“既然知道我辛苦,何不请我吃宵夜呢!听说你已经荣升宏市长秘书了,这点小血应该出得起吧。”梁健不是不愿意请客,就是感觉时间有些晚:“这都快凌晨了。”任坚笑说:“当秘书,要学会的第一件要紧事,就是吃宵夜。你要从现在开始锻炼。”
  梁健摁了电梯,问:“为什么?”任坚说:“降压啊。”梁健笑说:“降什么压啊。”任坚说:“那是因为你才开始当秘书,还有新鲜感,像我这样当了几年,早已经审美疲劳,不找个方法降压,早晚要出事。愿闻其详的话,就请我吃宵夜吧。”
  既然任坚要求,梁健也不好推脱,毕竟是大学校友,上次他还请吃过饭,请他一次宵夜也是应该的。便说:“没问题,我已经在电梯里了。”任坚说:“那我让我们张师傅重新开上来接你。”
  梁健和任坚记秘书,请他出去吃宵夜,他必须得到场,就跟老婆解释了一下,赶了过来。
  朱怀遇跟任坚握了握手,笑说:“两位大秘,怎么这么有兴致,这么晚了还宵夜!”任坚说:“你不知道我们的苦啊,领导喜欢加班。”朱怀遇说:“韩正阳书记是有名的敬业啊,跟着他肯定也要比一般的秘书辛苦。不过,据说韩书记也很能提携人,任秘书上升肯定很快了!”
  梁健笑说:“那是肯定的。”仿佛两人的话,给了任坚一些动力。任坚说:“什么快不快,也就这么回事,我们混个副处级,最好也就处级干部到顶了。”朱怀遇说:“能到处级干部,我们基层干部都不敢想呢!”任坚笑说:“朱主任谦虚了,朱主任现在是区委办主任,这个岗位是很出干部的,到副处是一步之遥,如今又跟着胡书记,我们都知道胡书记还要上的,以后说不定朱主任能达到副厅的高度。”朱怀遇说:“算了算了,想都不敢想。我们喝酒。”

  喝了几分酒,梁健问任坚:“你平时一般都这么晚回去?”任坚说:“差不多吧,回去晚了也麻烦。”梁健问:“怎么就麻烦了?”任坚说:“家里麻烦,我老妈老是催我结婚。”
  朱怀遇奇怪道:“任处长到现在还没有结婚啊?”任坚说:“没有女人缘啊,朱主任有没好女孩可以介绍给我?”朱怀遇笑道:“当然有了,就怕我们长湖区的女孩子,达不到任处长的标准啊,任处长这么好的条件……”任坚说:“有什么好的啊!我老爸老妈都是农民出生,老家前几年拆迁了,分到一笔钱,才买了个房子。”
  朱怀遇说:“任处长自身条件好,市委副书记秘书,人家一听,女孩子还不是如飞蛾扑火啊!”任坚笑了起来:“朱主任,你还真会打比方。”朱怀遇说:“我一定放在心上,有机会就给你介绍、介绍。”任坚敬朱怀遇酒:“那就有劳朱主任了。”梁健也加入进来:“任处长的事情,就靠朱主任了!”朱怀遇客气了几声,爽快地把酒喝了。
  三人喝酒,很快喝大了。迷迷蒙蒙之中,梁健也把自己不爽心的事情吐露出来:“我有个烦心事,两位兄弟帮我出出主意。宏市长的驾驶员,好像不怎么待见我,今天都没给我好脸色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