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7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娃娃认干爹,干爹干的是男娃他娘;女娃娃认干爹,干爹干的是女娃。干爹没有白当的,要么**娘,要么**女儿。自古干爹都很忙,干爹其实是**。
  我把烟头丢掉,奴颜媚骨的问:“花姐有什么吩咐。”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我在店里忙得要死,你倒是闲的很,躲在这里偷懒抽烟,没点上进心,难怪你女朋友跟有钱人跑了。”

  看着她上下开合的两片薄薄殷红嘴唇,我已经在心里把它骂了一百遍。
  女友的出轨对我打击无疑是巨大的,偏偏每天来上班还要受到店长的好心提醒:这点事都干不好,难怪你女朋友跟人跑了!给狗洗澡都不会洗,难怪你女朋友跟人跑了!拖地都拖不干净,难怪你女朋友跟人跑了。
  我女朋友跟人跑了,跟拖地干不干净有毛线关系。
  “有个客户打电话来,要我们上门给它宠物洗澡!手脚利索点!”她把服务单塞给我。
  在这家绝望的宠物店,做着绝望的工作,领着着绝望的工资,老板心眼太多,手下心眼太少;加薪是个童话,加班才是现阶段的基本国情。
  行,干脆就辞职吧。咬咬牙想半天。唉,还是算了,等找到新工作再说。
  拿着服务单,我到了那个很豪华的小区,经过了保安的两层盘问,找到了客户的门前。

  门开了,我一愣,一个漂亮的美女,一套名贵丝制睡衣,头发**的披散着,身材高挑,丰满,成熟中带着一股子媚劲,随便看上一眼都会动坏的念头。一股酒味和着她身上的体香味扑面而来。
  我一身脏兮兮的工作服,手拿着洗宠物的盆等洗具用品,站在她面前,莫名涌起一阵自卑,自卑到尘埃里去,开出一朵烂菊花来。我低声跟她说我是宠物店的员工。
  “打了三天的电话,到现在才来,你们宠物店什么服务态度?”她盯着我抱怨道,那双眼睛,**却又凌厉逼人。
  我低声道歉:“不好意思,小姐,我们最近这段时间比较忙,店里也缺人手。”
  “你把鞋子换了,那只猫在厨房,你自己进去找。”她鄙夷的看着我的脏鞋子,用命令的语气。
  换上了拖鞋,我进了她家,她家装修华丽,高端大气,巨幕墙壁电视,大沙发上有一套洁白的婚纱,茶桌上一些吃的,还有一瓶喝了一大半的洋酒。
  我进厨房,厨具上有好几个麦当劳的外卖纸袋,在那个豪华的大厨房角落,一只白色博美犬正在吃麦当劳鸡翅,这世道,狗都吃得比我好。

  我等它吃饱,抱过来,看着狗盘子里吃剩的两个鸡翅,我咽了咽口水,是到了晚饭的时间了。抱着它进了卫生间,开始给小狗洗澡。
  那个女的在客厅,打电话和她男朋友吵架:“你把你的狐狸猫给我弄走,不然我把它送给兽医。你要搞清楚,这是我家不是你家。抱歉,我不可能原谅你。你外面漂亮女人多的是,你愿意和谁结都行,别再找我!”
  我偷偷往大厅瞥了一眼,她把往沙发一扔,拿起酒瓶子喝了几口。
  又是个为情所困的。

  她突然扭头过来看我,犀利的目光咄咄逼人,吓得我急忙低头继续给小狗吹干。
  “那个兽医,那个兽医!”她在叫我。
  “什么事?”我心里很不舒服,我和女友都是学心理学的,这个冷门专业很难找工作,一天应聘遇到了我们宠物店老板,说你们学心理学是医学,我们搞兽医的也是医学,差不多都是一样的。我们老板太有才了。
  我洗手,走出来问她什么事。

  “有烟吗?”
  “有。”
  “给我一支。”她的声音不对劲。
  我走过去,从裤兜里掏出软白沙,把烟递给她,她伸手过来接烟,我心里咯噔一下,烟掉在了地上,她的眼圈红红的有些肿,原本明亮的眼珠子里有血丝,明显是刚哭过。
  我赶紧把视线移开不敢看她。
  烟掉在地上了,我急忙又拿出一支烟给她,她接了过去:“打火机。”
  我给她点上。

  她的手上,有一条很长很深的伤疤,新伤,血迹还不是很干,另外一只手,也有一样的一条伤疤。
  我跟她说我干完活了,意思就是叫她付钱。
  她不说话,一直看着发着短信抽烟,我不敢坐下,怕弄脏了沙发。
  我看着她,靓丽丰满,**圆滚,**深深,浑身雪白,禁不住咽了咽口水。

  差不多抽完了一支烟,她把烟头往地板上一扔,说:“什么烟那么难抽!”
  我心里一股火气,要是有钱的话,谁愿意抽五块钱的烟,我不高兴的说:“要么你就别抽,抽了就别嫌。”
  她瞪着我,我不敢和她对视,把视线移开了。
  “猫洗好了?”她问我。
  我说洗好了。不知道她为什么叫那只博美犬是猫。

  “我。去拿钱给你。”她站起来,一步三晃悠的走向房间,她已经把那瓶洋酒喝完了。
  走到卫生间门口,她往里面看了一眼,进了卫生间,然后大声叫我:“兽医!过来!”
  我急忙过去:“怎么了?”
  “你拿我的浴巾给猫洗澡了!”她气势汹汹问我道。

  “刚才拿着花洒调水温,不小心洒到浴巾了。”我实话实说。
  “这上面还有毛!你还狡辩!”她怒道。
  浴巾上面果然有狗毛,我不知道怎么会有狗毛,但这真不是我弄上去的,我解释说:“我没有用你的浴巾给猫洗澡,我们有自带的毛巾,每次用完都带回去洗干净消毒。”
  “那浴巾上面为什么会有毛?”她大声打断我的话。
  “我说了我们有专用的毛巾!你是不是找茬的!”我也发了火。
  “你敢凶我?好,我马上投诉你。”她推开我出了卫生间,拿起沙发上的给店里打电话,“你们上门的兽医,什么服务态度?把我的浴巾给猫擦身体,还死不承认,居然敢骂我。”

  我听见电话那头我们老板一个劲地道歉说对不起。
  完了,我回去又要被骂了。
  打完了电话,她进了房间拿出钱包,从钱包里掏出一沓零钱厌烦的甩在我身上:“拿去!”
  她的眼里,我连条狗都不如。我看着那些钱一张张的飘散,就像我支离破碎廉价的自尊,散了一地。我的火气噌的冒起来,我走上去,一巴掌狠狠扇她脸上,一声清脆的巨响,打得我手都震得发疼。

  她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爆发了:“你敢打我!我从小到大没人打过我!我打死你!”
  想不到她直接就和我动手,拿起茶桌上的酒瓶子就砸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